_万分温暖

不要摘下有色眼镜,就戴着它挨揍吧。

驾校的一天

金南俊报名了驾校。驾校在山里,山清水秀的,转完两趟公交还要徒步一段山路,路上有五六只中等体型的狗卧着,金南俊一一打了招呼,到达训练场时就迟到了。

教练是个脸很好看的年轻男人,正在吃早饭,比他矮一点,宽肩窄腰,其实他穿着宽松T恤也看不出身形,但金南俊一眼扫过,认定了他宽肩窄腰。

“教练,不好意思,迟到了。”

“没事。表填一下,交钱,摁指纹,照相。”

“好的好的,怎么交钱?”

教练甩出一张纸:“我的卡号。”

金南俊愣了:“这么直接吗?不用走什么程序吗?”

教练说:“驾校是我开的,走什么程序。”

金南俊交钱,摁指纹,照相,照相的时候他忍不住笑,教练说:“你别笑,你这样不太严肃,这个照片是要贴驾照上的,你这么笑了交警查起来看着火大。”

金南俊揉揉脸说:“不好意思啊教练,你给我照相,我看着你就想笑。”

教练说:“行,那我把自己挡上吧。”

挡上后他发现自己照不了相了,正好办公室又走进来一个小年轻,教练说:“朴智旻,你来挡一下我的脸。”

“怎么了硕珍哥?”朴智旻说,“你还有对你脸有意见的时候吗?”

“他看着我的脸老笑,照不了相。”

朴智旻说:“那我来照吧。”于是金南俊照好了相。

办完手续,教练说:“行,你就跟我了,我叫金硕珍,这是我的手机号,没事不要打。”

“好的金教练。”

“那我们现在就下去。”

“好的金教练。”

金硕珍跟他前头走着,金南俊看到他的屁股一扭一扭。其实他T恤挺长也看不出扭没扭,但金南俊一眼扫过,认定他扭了。

他忽然转身,金南俊以为被发现了,停了一下,结果他说:“朴智旻,别偷我吃的。”

“哦哦。”小年轻朴智旻从金硕珍的办公桌前挪开。


金硕珍给他介绍:“这是我的车,这是我的库,你就在这练,现在上吧。”说完他就钻到副驾驶,金南俊上了车,一关门,“砰”。

金硕珍一手捂着胸口。

“对不起对不起。”金南俊说,“我手劲比较大。”

“没事,”金硕珍说,“我见多了。”

然后给他介绍,这是手刹,这是操纵杆,这是离合,这是刹车,钥匙插进去踩离合打火,油门线给拆了,训练场上不准踩油门。

这时旁边一辆车轰着油门过去了。

金硕珍探出脑袋大喊:“朴智旻!我不是让你把金泰亨的油门给管上的吗!”

朴智旻的声音从风中传来:“我管不住他啊啊啊啊啊!”

金南俊说:“知道了,我不踩油门。”

“好,现在试试手刹。”

金南俊试了试,金硕珍说:“行,我们先拉直线,你离合轻轻地抬,别高,高了就窜出去了,再高就熄火了。”

金南俊抬离合,车子嘎吱地响。

金硕珍说:“手刹没放,我帮你放。”

然后他一拉,没拉动。“怎么回事?”他又一拉,还是没动。“你把我手刹怎么了?”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手劲比较大。”金南俊握着金硕珍放手刹上的手,一拉,手刹下去了,脚上离合还抬着,车就窜出去了。

金硕珍说:“你冷静一点。”

“好的好的,教练你别生气。”

“我没生气。”金硕珍把手抽出来,“但你下次别拉我手。”

金南俊把手又放回方向盘上。

“挂倒挡,退回来。”

“倒挡怎么挂?”

“你手放操纵杆上。”

金南俊放上去了,金硕珍手也放上去了,握着他的手,往下一拉,往右一拉,往下一拉。“记住了吗?”

金南俊说:“刚走神了,能再来一次吗?”

金硕珍:“不能。”

金南俊倒车,很顺利,金硕珍礼仪性地表扬了一句,金南俊开心了,挂一档,蹭地就出去了,金硕珍猛踩刹车,堪堪没撞上前面的柱子。

“对不起对不起。”金南俊脚一抬,熄火了。“教练你没事吧。”

金硕珍拍了拍胸口:“我习惯了,你继续。”

金南俊说:“教练那你把脚从刹车上抬一抬呢。”

金硕珍把脚抬起来,手肘支着车窗看风景。

金南俊挂倒档,往后退,挂一档,往前冲,几次之后,金硕珍说:“你下来,我们换个车。”

金南俊说:“怎么了,可以开始下一项了吗?”

金硕珍说:“不是,这车好,我怕给你玩坏了,我给你换个破车。”

破车的钥匙被金硕珍藏在车棚栏杆缝里,他踩在椅子上去取,T恤跟着手往上带,差一点就能看到腰了。金南俊想,这破车钥匙藏这么严,是不是还挺贵啊。

上车的时候关车门轻轻的,金硕珍说:“这就对了。”金南俊说:“我怕赔不起。”

金南俊继续拉直线,后视镜里小了往右大了往左,他脑子好,一下记住了,但手上脚上动作粗暴,一辆破车被晃得吱呀作响,有如车震。

天气太热了,金硕珍的脸被晒得通红,他喝了一口水,金南俊一个急刹车,水全泼金硕珍胸口了。

金硕珍缓缓拧上瓶盖,说:“你故意的吧?有你这样的吗?还学不学啊?你这刹车踩得比我还猛啊?撞到猪了啊?”

如果不是他嘴巴红红湿湿的下巴上还挂着水,这话应该挺烦人的。

金南俊从口袋里摸出纸巾给他擦胸口:“不好意思教练,真的不好意思。”

金硕珍开了车门:“你自己练吧,撞坏了再来告诉我。”

金硕珍走了,金南俊安心练车,拉个直线而已,他很快拉好了,车上太热,就去车棚里休息。

过了会来了个绑着发带的小子,主动和他打招呼:“嗨。”

“嗨。”

“第一天来?”

“对。”

“看到路上的狗了吗?”

“看到了。”

“他们只有这么大的时候我就来了。”发带小子手比了个面包大小。

“哦,前辈,”金南俊伸出手,“失敬失敬。”

“喝水吗?”

“有带,谢谢。”

“朴智旻去买冰淇淋了。”

“啊?”金南俊想,这个驾校服务还不错,教练还带给买冰淇淋的。

说着小朴教练就来了,在发带小子面前拍下一个冰淇淋:“金泰亨我告诉你,快点给我吃!吃了老实练!”

金泰亨边拆冰淇淋边说:“我练得很好啊,你知道的嘛,我科二科三不都超飒的吗?”

朴智旻疯狂拍着桌子:“那你倒是把科一给我考过了啊!!!”

金泰亨挖了一口冰淇淋递到他面前:“吃吗?”

“不吃。”

“真不吃啊?”

“吃。”

变成朴智旻在吃冰淇淋了,金泰亨一口一口送到他嘴里。

金南俊问:“怎么了弟弟,科一没过?”

朴智旻说:“这小子在乡下无证驾驶很多年了,车开得比我还好,就是科一过不了。”

金泰亨说:“人都是有弱点的。”

朴智旻推着他:“所以你别练车了,真的,给我去做题,去我办公室做题。”

金泰亨说:“我做了啊。车让车,让出一份秩序,车让人,让出一份安全,人让人,让出一份有爱,人让车,想都不要想,很简单嘛。”

朴智旻抓狂道:“你给我!整天!做!驾驶道德!算怎么回事!”

金泰亨戳了戳金南俊,说:“哥你看起来很聪明。”

金南俊:“还好还好。”

金泰亨说:“哥你替我考科一吧,后面科二科三我给你解决。”

金南俊说:“不好吧,我们长得也不像,你不如找个希腊人替你考。”

“想都不要想!”朴智旻吞了一大口冰淇淋,“你不准每来一个人就想着替考。”

金泰亨撇嘴。

这时远远看到金硕珍走过来了,金南俊赶紧钻到车里,老老实实拉了几把直线。

金硕珍走到车边,说:“不错,现在我教你倒库。”

金南俊说:“教练你不上车吗,我现在能控制离合了。”

“不了,”金硕珍说,“倒库要在外面教。”他站在车旁,一手搭在车窗上,俯着身在金南俊耳边说:“抬离合,往前直走,车头没过白线了没有?没过了?好,向右打死,我是说打死方向盘,转就行了别给拧下来!好,慢慢地,再往前……”

金南俊晕晕乎乎的,脑子里就四个字:呵气如兰。

“看右边后视镜,看到角了吗?对着车把走,回直走,别激动,回直,回直!”

金南俊品味着“回直”这个词,真是奇妙的词。

在金硕珍的带领下完成了第一次倒库,金硕珍站在车边,说:“好,现在你自己来一次,往前直走,车头没过白线打死。”

金南俊一抬离合,车窜了出去。

“白线呢?”他满心疑惑。

“行,回来吧。”金硕珍说,“继续拉直线。”

金南俊有些沮丧,金硕珍头钻到车窗里,说:“万事不要操之过急。”


金硕珍教了一会又走了,金南俊自己练。练了几把汗出了一身,这时一个走路慢悠悠,个子还不太高的人走过来,直接打开车门坐上副驾驶。

“嗨。”金南俊打招呼,“您要练吗?”

那人说:“金硕珍去吃饭了,要我来教你。”

“他不是才吃的吗?”

“他一天吃八顿。”

“好,教练好,您怎么称呼?”

“我不是教练,我学员,我闵玧其。”

“哦您好您好,也是前辈。”

闵玧其靠在椅子上,拧开了空调,拧开了音响,说:“开吧。金硕珍说你开车挺急的。”

金南俊不负众望来了一个飞窜,闵玧其一记眼刀飞过来,金南俊怎么还有点怕。

“慢点。”结果他倒没有骂人。

在闵玧其的指导下,金南俊进步飞快,闵玧其很满意,掏出手机开始放歌。

“您也喜欢EpikHigh?”金南俊听着他的歌问。

“喜欢。”

“喜欢Tablo?”

“喜欢他女儿。”

“行。”

金硕珍又过来了,嘴角还有一点面包屑,非常可爱。他看着金南俊来了两把,觉得不错,夸奖了一番。又和闵玧其说:“你还不走?”

闵玧其说:“一会郑号锡来给他打卡不?”

“打啊。”

“那不就得了。”闵玧其像一尊佛一样一动不动。

金硕珍打开车门拽他:“快下来,别讨人厌了。”

“他讨厌了?”

“讨厌得很。”

“好吧。”闵玧其乖乖下了车,金硕珍坐了上去。“再倒两把我看看。”

金南俊挂档,把车开出去。

金硕珍边发短信边说:“这几次都没熄火了?”

“没熄了。”

“不错。”

“教练。”

“嗯?”

“你好香。”

金硕珍放下手机,说:“闵玧其还教你这个?”

“什么?”

“这不是他泡郑号锡的招式吗?”

“啊?”

“没事。”

金南俊借着看后视镜的机会瞥了一眼金硕珍,他脸也晒红了耳朵也晒红了。

“教练,你嘴角有面包屑,我手不干净,你自己弄弄。”

金硕珍手一擦:“金南俊。”

“啊?”

“你要倒不进去了。”

金南俊一个急刹车,车屁股差一点又怼上柱子。


上午快下班的时候,金南俊终于见到了郑号锡的真身。他来给金南俊打理论课的卡,郑号锡为人笑眯眯的,他说等金南俊打完五次卡,就可以帮他约科一了。

郑号锡下车的时候正碰上闵玧其晃过来。闵玧其说:“嗨,你来了。”

郑号锡冷静道:“你怎么不约科三还整天泡驾校。”

“暑假了嘛。”

“趁早约吧,早拿证不好吗?”

“你不陪我出去转路考我怎么约。”

“你不是都练好了吗。”

“没有,我又忘了。”

“那你别约,也别来了。”

“不约科三约别的行吗?”

“别的什么?”

“周末看电影吗?”

“不看,再见。”

郑号锡走了,闵玧其坐上车,把金硕珍刚才拧上的空调又拧开了。

金南俊说:“金教练不让开空调。”

闵玧其说:“他很有钱你别理他。”

金南俊问:“郑教练怎么了?他不让你约科三?”

“没有,我不想约,他巴不得我快考完快走人。”

“嗯……”金南俊觉得这个驾校教练和学员的关系挺那个的,挺奇怪的。

闵玧其说:“你是不是倒库有时一把进有时还得修第二把?”

“是的。”

“人生就是这样。”闵玧其手肘支着车窗,“有时一把有时得两把。”

“嗯…什么?”

“郑号锡是我前男友,”闵玧其说,“我正在修第二把。”

“好。”金南俊心想,可我没问啊。

闵玧其陷入了告解后的忧郁,金南俊想了一个别的话题:“您放暑假,您是学生?”

“我是老师。”闵玧其说,“小学老师。”

行,金南俊想,这样的老师也是有的。


中午时间金南俊不想下山,跑去办公室,金硕珍正在吃饭,金南俊问有没有多他一口饭吃。

金硕珍囤了很多泡面,金南俊拿了一桶,坐在金硕珍办公室吃,金硕珍在看搞笑节目,咯咯直乐。朴智旻走进来,说:“硕珍哥又不回家啊。”

“不回。”

“那我去哥家睡午觉好不好呀。”

金硕珍从抽屉里摸出一把钥匙,丢给朴智旻。

“嘿嘿谢谢哥。”

“那个金泰亨呢?”

“丢下山了。”

“他自己开车下去的?”

“…嗯。”

“下次你带他一起去我家午睡好了。”

“真的吗?”

“不然呢,无证驾驶被抓住吗。”

“好耶,谢谢哥。”

朴智旻一蹦一跳地走了,金南俊开口:“金教练家很近吗?”

“训练场旁边那个。”

“啊?”

“那个别墅。”

金南俊在心里哇了一下,说:“那怎么中午不回家?”

“没装电视卫星。”

“就这么爱看电视吗?”

金硕珍抬头朝他眨巴两下眼睛,金南俊说:“那我和你一起看。”

“不用,你得睡个觉。”

“啊?”

“下午会没精神。”

“那我去哪睡?”

金硕珍站起来,把沙发一拖,变成了一张沙发床。“你就在这睡。”

金南俊一躺下,金硕珍就把电视声音关掉了,把搞笑节目看成了哑剧,但是他自己还在笑,不笑出声,笑得抖抖抖的,像一片树叶。


下午金南俊去训练场,郑号锡又来给他打卡,闵玧其还没来,郑号锡打完卡又回办公室了,但一会一会下来一次,问问这个问问那个,没话找话,等闵玧其来了,郑号锡又跑回去,不下来了。

“他好像真的很讨厌你啊。”金南俊说。

“没有的事。”闵玧其说,“你不懂。”

“那你给我讲解一下。”

“这个只可意会。”

金南俊还在倒库,下午太热了,他时不时搞出一个熄火来,金硕珍坐在车棚里泡茶,不住地摇头。

过了会一辆车直冲过来,一个大漂移停在朴智旻的库前,车门打开,金泰亨走下来。

“下午好。”他和朴智旻说,“我给你带冰淇淋了,还给你带了个人。”

副驾驶上下来一个人,扒着车门要吐不吐的,年纪很小,看着比金泰亨还小。“田柾国他在路上走,我就捎上来了。”

闵玧其给金南俊介绍,田柾国今年刚高考完,学得很快,才来几天就可以约科二了,金泰亨大他一岁,大一暑假。

“小朴教练呢?”金南俊问。

“他要是能考上大学,他也是大一暑假了。”

朴智旻在陪田柾国绕圈,金泰亨本来要坐后座的,朴智旻讨厌他张嘴比自己还能指挥,把他赶下来了,金泰亨来车棚和金硕珍喝茶。

田柾国是一个大力出奇迹的小孩,金硕珍叫他黄金助教,他曾经在半坡上徒手拉住别人后溜的车,而且开车时如入无人之境,满嘴釜山方言给自己打气:“稳住稳住稳住稳住稳住,你可以你可以你可以你可以你可以,不会熄火不会熄火不会熄火不会熄火不会熄火。”

田柾国转了两圈没油了,朴智旻把车开去加油,田柾国也坐到车棚里,金硕珍分了他一杯茶。

田柾国问金泰亨大学好不好玩,金泰亨说不好玩,你上了就知道了。

田柾国又问那朴智旻好不好玩,金泰亨一口茶差点喷出来。过了会他说,那我暂时还不知道的。

金硕珍默默给他们添茶。

金泰亨邀请田柾国考完科二去他大学里玩,这时候朴智旻车开回来了,金泰亨换上,田柾国坐副驾,朴智旻本来不想陪金泰亨练了,又被两个人摁到后座上。

朴智旻大喊:“硕珍哥救我!”

金硕珍摸摸鼻子,决定不管他们的事。

闵玧其从金南俊车上下来,觉得很无聊,开了一辆别的车开始在训练场蛇皮走位,没一会广播响了,郑号锡的声音念了闵玧其在开的车的车牌,让他停止这种捣乱训练场秩序的事。闵玧其停好车,和金硕珍说:“我去找他写检讨了,还有,金泰亨好像又把车开出去了。”

“他肯定又说带田柾国去练路考。”

“我看小朴教练悬了。”

“那不能够。”金硕珍坐上金南俊的车,“你得相信人性。”

“我就是太知道人性了。”

闵玧其又晃去办公室了,金硕珍和金南俊说:“来,我教你左倒库。”

“不下车教吗?”

“左倒库简单,不用下车教。步骤一样,往右打改成往左打就行了。”

金南俊于是开始往左打,但他左边后视镜没调,金硕珍看到了,就越过来给他调,他半个人横在金南俊前面,脑袋上的头发都快蹭到金南俊的下巴了。

我得相信人性,金南俊告诉自己。

没一会金硕珍接到郑号锡电话,说明天请假。

“你明天不来啊,那你告诉闵玧其也别来,晃得人心烦。哦他也不来啊,就是他让你没法来啊,行吧,那行。”

挂了电话,金硕珍说:“这事还能预定呢,他怎么就预料到能到没法来的程度呢。”

金南俊说:“教练你在说什么呢,没准他们就是约了明天去看电影。”

“不能的,”金硕珍说,“那是你不够了解人性。”


金南俊练了一下午,觉得自己不太好,和金硕珍说,教练,我好像中暑了。

金硕珍围着他转了两圈,说:“我看是,你来我给你吃药。”在办公桌上找了两圈,又说,“忘了,药放家里了,不然你跟我回家拿顺便休息一下吧。”

金南俊说好。

金硕珍领他回家了,领到卧室,说:“你先躺下,我给你拿药。”

金南俊说:“教练,这是你的卧室吗?”

金硕珍说:“对。”

金南俊说:“多不好意思啊,我躺客房就好。”

“没有客房。”

“那小朴教练中午睡哪?”

“他睡客厅。”

“他怎么睡客厅呢?”

“他爱睡客厅。”

“那我也躺客厅去吧。”

“你给我闭嘴老实躺着。”

“我不闭但你可以堵。”

金硕珍把药灌他嘴里去了。“快点睡觉。”

金南俊睡了一觉,醒来都八点多了,看到金硕珍坐在床边玩手机。

“嗨教练,你怎么还在家?”

“我不在家我在哪。”

“你家不是没有电视卫星吗,现在应该是你喜欢的那个节目的直播时间。”

“不看又不会怎么样。”

“你刚一直坐在这儿?”

“我在玩手机。”

“哦,”金南俊坐起身,“我好像好了,我现在是不是要回家。”

金硕珍放下手机:“那随便你。”

金南俊说:“教练,你相信人性吗?”

“啊?”

金南俊说:“我不回家行吗?”

金硕珍站起来,在自己卧室里绕圈圈,绕了二十几圈,才站定,说:“你是不是手劲挺大的?”

“是啊。”

金硕珍说:“那你轻点。”

“啊?”

于是关于金硕珍的疑问,比如宽肩窄腰,比如走路扭屁股,金南俊都确认了,没有错。


夏天快结束了,这期间金南俊考了一次科二,挂了,为了在金硕珍面前找回自尊心,他主动承担起帮金泰亨补习科一的重任。

旁边的桌子趴着闵玧其,他每冷笑一声,金泰亨心里就凉上一分。

金泰亨问:“玧其哥,你是不是看不起我。”

“没有啊。”

“那你为什么一直发出嘲笑。”

“我在改作业啊。”闵玧其把小学作文本摊在他面前。

“你怎么连小学生都嘲笑!”

“那不然呢,嘲笑你吗?”

于是又一次记错交警手势的金泰亨被闵玧其如约嘲笑了。

在金南俊和闵玧其的双重督促下,金泰亨历时一年终于考过了科一。当晚他请吃夜宵,朴智旻趴在金硕珍肩膀上哭诉人生的不易。

郑号锡默默了一口酒,说:“我还有能帮你预约科二的一天,真的没想到。”

田柾国问金泰亨:“那你和我一起考科二吗?”

金泰亨点点头。

田柾国把脸埋在果汁杯里偷偷笑。

朴智旻有不好的预感。


朴智旻的预感总是没有错的。

比如他每次看到闵玧其一脸淫邪地背着手在办公室门口走来走去,他就预感郑号锡明天不请假也得迟到。放在他自己身上也一样。只有金硕珍,雷打不动地来上班,让朴智旻一度以为金南俊谦谦君子。

金南俊的回答是:“他爱我,更爱钱。”

金泰亨和田柾国一起练车,首先的危害是耗油特别快。其次有了金泰亨,朴智旻的话就不算话了。

半坡的时候,朴智旻:“离合稳住,别的不动,等车抖了慢慢过去。”

金泰亨:“踩油门,冲啊!”

田柾国一踩油门:“刺激。”

弯道的时候,朴智旻:“速度放慢,看着后视镜调整大小。”

金泰亨:“方向盘甩起来!”

田柾国一阵盲打:“舒服。”

朴智旻:“金泰亨你给我滚下去。”

朴智旻和田柾国谈心:“柾国啊,你知道开车和考驾照其实不是一回事吧。”

田柾国说:“知道啊,可是这样泰亨哥好像很开心。”

朴智旻觉得很心烦,全方面地心烦。虽然田柾国总体还是很乖的,倒车时总是虚心问他:“教练,这样会太靠后吗?”

朴智旻没好气:“不会,再退两步正好上墙。”

田柾国把车窗摇下来,冒出个脑袋:“你不开心?”

“一般般开心。”

“下班了请你喝可乐?”

“…不用了吧。”

“加炸鸡?”

朴智旻把田柾国脑袋摁回去:“别想泡我!你这个高中生!”

田柾国继续问:“那大学生是怎么泡你的?”

朴智旻闭麦。

“你们每天中午在金教练家里做什么呢?”

“反正不是写暑假作业!”

田柾国不说话了,沉默地倒库,朴智旻忽然又心虚了,想解释又不知道怎么解释,毕竟和金泰亨在金硕珍的豪宅里玩捉迷藏也不是很值得炫耀的事。手足无措的时候,田柾国停下车,探出身子:“朴教练,你站我库里了。”

另一个库旁,金泰亨趴在金南俊车窗边,递上一根项链:“哥这是不是你的。”

金南俊惊喜万分:“我刚丢的,你怎么找到的?”

金泰亨说:“在金教练家里捉迷藏时候找到的。”

金南俊:“行。”

“在储藏室找到的,哥你什么爱好?”

金南俊说:“金教练有一点幽闭恐惧症,我在帮他克服。”

金泰亨:“行。”


由于金硕珍太爱赚钱,没有大把地时间陪金南俊练车及其它,金南俊被扔给了闵玧其。闵玧其在郑号锡的以死相逼下考完了科三科四,拿到了驾照,以社会闲散人员身份继续常驻驾校。

闵玧其坐车不坐副驾驶,理由是晒,所以他一年四季肤如白雪。郑号锡想在肤色上压过他一头,穿着背心四处晃,闵玧其说:“亲爱的,别这样,脱了衣服总给我还有一件背心没脱掉的错觉。”郑号锡沉默地穿上长袖外套,扣子扣到喉咙口。

闵玧其不止不坐副驾,他在后座也是躺着。

金南俊看着后视镜:“哥,你痛经吗?”

“揍到你痛经。”

“那你怎么那么躺着。”

“坐着累。”

“哥,可是这样看着好像我绑架你了。”

“那我不该在车里,该在后备箱。”

金南俊觉得有道理。

“你快点给我开车。”

金南俊缓缓滑出,正逢金泰亨轰着油门飞过,金南俊一个急刹车:“哥对不起,你没撞着吧!哥,你人呢?”

闵玧其从座位下爬起来:“金泰亨,我要你即刻就死。”


金南俊和金泰亨田柾国一天考科二。清晨六点他们就到驾校最后练两把。金泰亨还困得不行,半靠在田柾国身上。田柾国一反常态地紧张,紧紧握着朴智旻的手。

“教练你看我的手在抖。”

“我感觉到了。”

“我怎么这么紧张。”

“你别听金泰亨的听我的就一定没事知道了吗?”

“可我都被他洗脑了。”

朴智旻甩开手:“你看我同情你吗?”

田柾国说:“教练你抱抱我吧。”

朴智旻见不得高中生装可怜,张开双臂说:“来抱吧。”

田柾国抱了,金泰亨摔了。金泰亨说:“地震了?”站起来一看,田柾国胳膊环在朴智旻脖子上。

金泰亨凑上去说:“教练,没有要交代我的吗?”

朴智旻说:“你不是天生车神吗?交代不起。”

金泰亨转身背对他,朴智旻又心软了,把田柾国的胳膊拿下来,和金泰亨说:“上车之后,先调座椅,后视镜,一定记得安全带,插好了就别拔出来,知道了吗?”

“嗯,插好了就别拔出来,我知道了。”

“你给我闭嘴。”

田柾国在旁边说:“教练,你怎么不交代我这个。”

朴智旻说:“你让金泰亨和你说,反正你只听他的话。”

“不是的,”田柾国又从背后抱住朴智旻,“现在我需要教练给我力量。”


金南俊跑完两圈下车,金硕珍说:“紧张吗?”

“紧张。”

“别紧张。”拍了他肩膀两下,“坡过不去的时候别拽方向盘,没用,我不想再赔钱了。”

“嗯。”

金南俊举起手机:“教练,我要带这个进去。”

“不行,考场不能带手机。”

“我关机。”

“那你带了干嘛。”

金南俊把手机反过来:“我手机壳是你照片。”

金硕珍目瞪口呆:“你什么时候换的。”

“昨天。”

“你怎么这样。”

“护身符。”

“说了别带杂七杂八的。”

“你又不是杂七杂八的。”

金硕珍说:“要是让别人看到你就死定了。”

金南俊把手机插裤子后兜:“没事,看不到。”

金硕珍说:“你给我拿出来,我不要趴在你屁股上。”

金南俊又把手机放到胸前兜。

金硕珍说:“我也不要趴你胸上!”

金南俊说:“那我攥手上吧。”

金硕珍别扭了半天,说:“那行吧。”


金硕珍开车送他们去考试场地,金南俊坐副驾,朴智旻被他两个学员挤在后座。

“教练我好紧张。”田柾国握着他的右手。

“我也是。”金泰亨握着他的左手。

朴智旻说:“你俩能不在我背后牵手吗,硌着我背疼。”

“我们要互相加油。”金泰亨说。

“不准加油!”朴智旻尖叫,“考场上不准加油!”

金硕珍从后视镜看了他们三个一眼:“好好考啊,拉低我通过率你们都死了。”

朴智旻哭丧着脸:“我这么可怜了哥怎么还威胁我。”

金南俊沉默地攥着手,金硕珍看到了,想去拍拍他安慰一下,眼尖地发现他的大拇指在抚摸着手机壳上印着的自己的脸,又默默装没看到了。

男朋友太痴汉怎么办。好可怕。

金硕珍在考场前将他们扔下,考过一次的金南俊带两个弟弟进去,朴智旻站在场外反复喊着“不准加油”,引起广大群众纷纷侧目。

候考室里,金南俊坐着看书,金泰亨和田柾国在一旁猜拳掰手腕糖醋肉,把所有不借助工具能玩的游戏都玩过了,又开始玩断手指。

金泰亨:“我小时候被猪追过。”

田柾国默默收一根手指。

田柾国:“我单手举起三张椅子。”

金泰亨:“你牛逼。”

金泰亨:“我考挂过八次科一。”

田柾国:“心服口服。”

田柾国:“我和男生接吻过。”

金泰亨愣了愣,没动。

换田柾国愣了愣。

金泰亨:“我和朴智旻接吻过。”

田柾国瞳孔地震,没动。

换金泰亨瞳孔地震。

田柾国:“额…我和朴智旻之外的男生接吻过。”

金泰亨:“……”

永不服输的金泰亨凑上前亲了田柾国一口,手指没动。

目击全程的金南俊默默瞳孔地震。

田柾国拍着大腿说:“这样不行,你耍赖。”

金泰亨说:“我怎么耍赖了,又没说你说完之后的不算。”

田柾国说:“这样碰一下不算接吻!”

眼看着田柾国要凑上去演示一下什么叫接吻,金南俊一个伸手挡在他们中间:“公众场合,胜负欲不要这么强。”

田柾国缓缓冷静下来,收起手不玩了。金泰亨戳了他一下,说:“哎,你真的和别人接吻过啊?”

田柾国说:“没有,碰一下不算接吻。”

金泰亨说:“那你和谁碰了啊?”

田柾国说:“我爸,我两岁的时候。”

金泰亨扇了他后脑勺一巴掌:“那不算啊,你这不是耍赖吗,你输了!”

金南俊想给金泰亨后脑勺一巴掌,这他妈是哪门子的重点。田柾国也一脸“泰亨哥大笨蛋”的表情。为了金硕珍驾校的通过率考虑,金南俊默默坐到他们中间,说:“别玩了,你们还是看看两边墙上车祸视频冷静一下吧。”


金泰亨和田柾国先后被叫到名字上了考场。金南俊上了两趟厕所才轮到,来回紧张了好多遍。一到车上,手机放副驾,按照金硕珍交代的,调整座椅后视镜,插好安全带,试了试离合,自己默念:“加油啊,金南俊。”想了想,又拍了拍方向盘:“靠你了兄弟,这次我真的不把你拽下来。”

等前车完成倒库往前走,金南俊点火发动,放手刹松离合,对着线缓缓往前,速度OK,方向OK,停车线到肩,踩刹车挂倒挡,一切顺利,金南俊在心里给自己点了个赞。

之后是向右打死,后视镜确认库角,金南俊偏过头,他的视线中没有库角。

库角呢?!我后视镜调错了?!金南俊智商148的大脑飞速分析局势,发现自己没有直线倒退一定距离就右打方向盘了,这是在他几千次倒库过程中从未出现过的错误。要不要救一把?挂一档前进的瞬间,机械音响起,宣告该项目不合格,考试不合格,请开回起点补考一次。

好棒,金南俊想,还有这么虚无的死法,他整个夏天的血汗泪终究是错付了。

金南俊冷漠地驶离了倒库区域,在前方“合格”与“不合格”的指路牌前停了一下,然后开向了“合格”方向。

不行,我不能这么白白死掉,我要做一套真题。

这么想着,金南俊若无其事地继续完成项目,并且气人地一切顺利,期间心态平稳地宛若修禅,完美完成侧方后,金南俊感到有些委屈,分明有阿珍护体来着。哀怨的目光投向副驾,发现,嗯?阿珍呢?

这才意识到自己把手机屏幕朝上地放了,翻过来后,金硕珍的笑脸对着他。金南俊更委屈了,像一个离家出走后吃了苦的孩子。

走完一圈项目,金南俊开回起始点,告诉自己这是最后一次机会。重新进入车道后,平静的心又上下翻腾起来,看了一眼副驾,说:“Let's Go,阿珍。”

右倒库很顺利,左倒库时,他多余地修了一把,后视镜中眼看就要压到线,金南俊心如死灰,准备好接收宣告不合格的机械音,怀着百分之一的希望转了一圈方向盘,然后看到后视镜里车轮微妙地偏离了黄线。

能活吗?金南俊嘴里念着“拜托拜托拜托”,一边继续斜插入库,再小心地倒出来,机械音始终没有响起,直到开出考试区域,掉出“通过”两个字。

金南俊一个急刹车,感到全身麻痹,双手颤抖,他抓起手机,在金硕珍脸上亲了一口。

之后每个项目之前,金南俊都停车祈祷,而后对着手机壳说一句“我们走”,才开进考试区域。直到最后一个弯道,金南俊还在想着是否要修正一把,耳边响起了“通过”的机械音,而后是“本次考试合格”,金南俊才意识到自己一直在念着金硕珍的名字。

那一瞬间一米八一的男人眼睛湿了。

下车走出考试场,在合格单上签字,金南俊抹了抹眼睛朝外走去,远远看到金硕珍双手放在胸前正在踱步,他走上前,金硕珍抬头看他,嘴巴微张。

“怎么样?”

金南俊嘴巴一撇,差点哭出来。

“啊……没事的其实。”

金南俊一把金硕珍抱进怀里:“阿珍,我爱你,我要娶你。”

“???”金硕珍要推开他但无果。

“有人说过你旺夫吗?”

金硕珍终于成功挣脱,扯了扯自己的衣服,说:“我现在宁愿听到你告诉我你又拧坏了人家的方向盘。”

金南俊掏出手机,亲了一口,举在金硕珍面前说:“我考过了,阿珍。”

金硕珍默默把他手机摁下来:“不,这太痴汉了。”

“好吧。”

金南俊低头亲了真人一口:“这样就可以了。”


走了两步看到金泰亨和田柾国并排低头站着,朴智旻在他们面前转了两圈,忽然一下蹲在地上了。

金泰亨拽了拽他的衣服:“你别哭呀。”

朴智旻喊着:“你别碰我,我讨厌你!”

金硕珍走过去,拍了拍金泰亨肩膀:“挂了?”

“嗯,我开飞了,坡道没停住,直接下去了。”

“你怎么还挺自豪。”又问田柾国,“你呢?”

“我考过了,但我看泰亨哥没考过,就没签字,成绩不作数了。”

蹲在地上的朴智旻发出了一声哀嚎。

金硕珍告诉自己这是交了钱的客户,不能上手打。把朴智旻拎起来,两个人的头低得更低。

金硕珍商业安慰道:“没事,下次再考就行。”

朴智旻说:“我不教了,我不想教他们俩了。金泰亨根本不听我的话,田柾国只听金泰亨的话!”

金泰亨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发:“我错了,我以后一定听你的。”

田柾国说:“我不叫你请我吃冰淇淋了,我给你买冰淇淋。”

朴智旻吸了吸鼻子,说:“你们走开,我不教了。”

金南俊说:“不用担心,我给他们俩一人印一个你照片的手机壳,就能考过了。”

金硕珍说:“你走开,我真的不教了。”

回去的路上,金南俊依旧攥着手机,金泰亨田柾国依旧一人握着一只朴智旻的手,朴智旻一直沮丧地低着头,没一会就睡着了。金硕珍不小心踩了个刹车,朴智旻头眼看要撞到座椅背,金泰亨和田柾国都伸出手去挡,手正巧叠在一起,朴智旻一睁眼看到这一幕。

金泰亨说:“嗯,你误会了。”

田柾国说:“对,怕你撞到而已。”

金泰亨说:“我们没什么的,都没接过吻。”

田柾国说:“对,碰一下不……”

金南俊剧烈咳嗽了一声,金硕珍默默把车载音响开大。

朴智旻看看金泰亨,看看田柾国,把额头抵在他们交叠的手掌心上,又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金泰亨对田柾国说:“下次我们一起考过吧。”

田柾国点点头。

金泰亨说:“南俊哥,你做手机壳的店铺链接可以发给我吗?”

金硕珍恨不得表演一套连环十八刹。


金南俊有一阵没去驾校了,研究生开学忙,金硕珍赚钱更忙。等金泰亨和田柾国补考过科二,郑号锡给他们一起约了科三,打电话让金南俊来驾校。

金南俊先和朴智旻打招呼:“嗨小朴教练,好久不见。”

朴智旻斜他一眼:“不是前两天硕珍哥家里才见的吗?”

金南俊说:“是吗?还以为我打扮了一下你认不出来呢。”

驾校里人人平等,灰头土脸,没有帅哥。

朴智旻说:“我没认出你,我认出了被你烧坏的锅。”

田柾国和金泰亨也来了,金泰亨坐田柾国的电动车上的山,朴智旻问他怎么不开野车了,金泰亨说:“你不是不喜欢吗?”

朴智旻有一丝丝地感动。

金泰亨拉住他的手:“你不喜欢的事我都不会做的。”

田柾国在一旁凉凉道:“没有,他车半路爆胎了。”

等朴智旻去办公室了,金泰亨掏出手机对金南俊说:“哥,谢谢你的秘籍,顺顺利利。”

田柾国也掏出手机,两个手机壳上的朴智旻对着金南俊。

金南俊说:“你们没有他正常点的照片吗?”

金泰亨说:“不正常吗?”

金南俊说:“表情包和偷拍在哪个平行时空里是正常的了?”

田柾国说:“没办法,不是所有人都和金教练一样,随身准备十张写真照。”

郑号锡领着闵玧其来了,金南俊说:“嗨玧其哥,你怎么还赖在这呢?”

闵玧其说:“慢慢来,不着急,早晚是我的囊中之物。”

郑号锡说:“你说什么?”

闵玧其说:“我说驾照。”


郑号锡负责教加减档,金南俊坐在驾驶位,按照要求握住操纵杆。

郑号锡看着他青筋暴起的手,说:“南俊啊,放松点,这个杆没脚,不会跑的。”

“好的。”金南俊握得更紧了。

郑号锡:“好吧,12345的位置记住了吗,记得过空档再换。”

金南俊严阵以待:“好。”

郑号锡指挥:“换1档。”

金南俊猛一推:“哈!”

“2档。”

又一扯:“哼!”

“3档。”

一推:“呵!”

“4档。”

一扯:“呀!”

郑号锡默默道:“开起来你还要唱Rap吗?”

金南俊说:“你怎么知道我会唱Rap?”

郑号锡:“没事,打扰了。”

金南俊后来安静了,但手仍然紧拽不放。郑号锡说:“这样吧,你把这个当成硕珍哥的,可以温柔些了吧?”

金南俊疑问:“硕珍哥的什么?”

郑号锡说:“没事,继续吧。”

教完加减档,郑号锡让闵玧其来演示科目三的项目,金南俊坐在后座看。

闵玧其一开起来,郑号锡就开始打电话,表情灿烂:“嗨,好久不见啊,周末?周末有空啊,看电影吗?行啊,你请我看电影我请你吃饭呀。”

闵玧其默默连踩三下刹车,郑号锡捂住电话:“你干嘛?”

闵玧其:“练点刹。”

郑号锡继续:“打球?打球也行啊,听你的,我怎么都行。”

闵玧其一记急刹。

郑号锡骂道:“你有病啊?会车区域刹什么车?”

闵玧其说:“前面有人过。”

“哪有人啊?!”

“我在模拟。”

郑号锡继续:“没事没事,有个学员犯傻,酒吧还是练歌房?都去呗,再续摊嘛。”

闵玧其再次一记猛刹。郑号锡没系安全带,手机都差点甩出去。

郑号锡脸一黑,一脚蹬上副刹:“你当我没刹车啊?!”

闵玧其“哦”了一声,继续开,等郑号锡缓缓拿起手机,又一脚踩上刹车。郑号锡笑容凝固,趁闵玧其开得正顺,又出其不意一脚刹车。

后座的金南俊紧紧攥着上方的把手,说:“两位大哥,还记得后面有人吗?”

闵玧其和郑号锡纷纷把脚收了回来。正好开完一圈,闵玧其说:“大概就是这样。”

金南俊说:“哪样?刹车Battle吗?”


被金南俊告了小状的闵玧其和郑号锡被金硕珍赶下了车,由他亲自指导,朴智旻带着金泰亨和田柾国坐在后座。

金硕珍从头指导:“起步之前先打左转灯,打灯后左右摆头。”

金南俊摆了两下,说:“金教练,你不能坐这。”

金硕珍说:“怎么了?”

金南俊说:“你太好看,我头摆不过去。”

金硕珍头也不抬:“我知道,谢谢。”

朴智旻在后座跟着教导:“一定要摆头,不摆立马挂,知道吗?”

田柾国掏出笔记本记录。

金硕珍继续:“起步挂挡松手刹放脚刹抬离合车动三秒关灯再走一段离合松开,记住了吗?”

田柾国探出头:“起步挂挡然后什么什么什么什么什么什么离合松开?”

金南俊一口气说:“起步挂挡松手刹放脚刹抬离合车动三秒关灯再走一段离合松开。”

金泰亨竖起了大拇指。

金硕珍很满意,说:“试一试。”

金南俊起步挂挡抬离合,车顺利熄火。

金硕珍怒道:“你刚不是说得很顺吗?”

金南俊说:“不好意思,就记住田柾国刚才说的起步挂挡什么什么离合松开了。”

田柾国赶紧捂住嘴。

金硕珍说:“没事,重来吧。起步挂挡松手刹放脚刹抬离合车动三秒关灯再走一段离合松开。”

金南俊:“OK。”

这次很顺利,金硕珍继续教变道。“打灯,摆头,看后视镜,有车吗?”

金南俊说:“有。”

金硕珍说:“行,那等等吧。”

金南俊等着。等了一会,金硕珍说:“那车怎么还没过来?”

金南俊说:“我也好奇呢。”

后座的金泰亨伸头一看:“南俊哥,你视力真好,三千米外的车都看得见。”

金南俊盯着后视镜:“真的!它来了!越来越近了!越来越大了!”

金硕珍喊道:“过!变道!干过去!”

金南俊跟着喊:“不行!这真的不行!要来了!”

金硕珍握着拳头:“干啊!插它前面!”

金南俊一狠心,甩着方向盘过去,开了一会还心有余悸:“哇,居然过来了。”

金硕珍说:“南俊啊,叫你变道,不是叫你炸碉堡,不用那么紧张。现在打灯变回去吧。”

金南俊看后视镜,说:“不行啊,它又去那道了。”

金硕珍说:“那我们再插它前面。”

金南俊说:“这样不好吧,它司机该多憋屈啊。”

金硕珍说:“我现在就憋屈死了!”

为了不让金硕珍憋屈,金南俊来了一记生猛变道。后面的车从旁边经过时摇下窗骂了一句磨磨蹭蹭,金硕珍忽然说:“加油门,和他并排。”

金南俊赶紧踩油门,追上那车时,金硕珍也摇下窗户,向外伸出中指。

金南俊说:“教练,这样不好吧。”

金硕珍说:“让他知道,马路上最不能惹的就是警车和教练车,你都不知道这两种车会做出什么事来。”


金南俊开完一圈,换金泰亨上。金泰亨开车很六,只是六过了头。

副驾的朴智旻边抓着车门边喊:“降档!降档!要你掉头没要你漂移!”

金泰亨得意道:“我再给你表演一个高档位超车。”

朴智旻无力道:“我给你表演自杀吧。”

金泰亨边开边喊:“泰亨冲呀!”

金硕珍默默遮住了田柾国的眼睛,告诉他,这都不是真的。

田柾国倒是很乖,充分展示了年轻人的优势,学习神速。朴智旻边夸他边那眼睛揶金泰亨:“看看,你看看。”

金泰亨从后座直接连座椅一起抱住田柾国的脖子,威胁道:“不准开这么好!”

田柾国说:“这也太难办了。”

然后挂错档,一阵手忙脚乱。

朴智旻默默转开头当没看到,田柾国转身对金泰亨说:“你看,我对你好吧,立即兑现。”

朴智旻教田柾国作弊的手势:“我手放空调上是加档,下是降档,注意偷瞄我。”

田柾国说:“这个我擅长。”

“还有记得听我的声音,‘嘘’声是停车,这样,‘嘘’,记住了吗?”

后座的金南俊说:“不好意思我下个车,我去上厕所。”

朴智旻继续:“停车的时候我会小声说左右,记得听我的话。”

金泰亨说:“这你怎么都不和我说?”

朴智旻冷漠道:“你去翻上一章,我解释过了。”

田柾国本来不紧张的,但加上朴智旻的手势,他忽然慌乱了。朴智旻叫停了车,把手放空调上:“这是什么?”

“加档。”

手放空调下:“这是什么?”

“降档。”

“2往上加是什么?”

“3。”

“往下减呢?”

“1。”

朴智旻喊道:“你这不都知道吗!”

田柾国说:“我脑子知道,可是没办法,我的手有自己的想法。”

过了会,田柾国又说:“教练,不然你涂个指甲油吧。”

朴智旻满头问号。

“你手太白了,阳光下都白到看不见了。”


晚上金硕珍带他们去看考场,路考外围路段在高架桥下,车流不停。田柾国张大嘴:“开玩笑的吧?”

朴智旻拍拍他:“真枪实弹。”

金泰亨凑近说:“我发现你牙真像兔牙。”

金硕珍边开边讲解:“打灯左转弯,到外道提2档,转过桥弯,下坡路段可以轻带刹车,前面没车就提档,4档要跑够里程,红绿灯路段看我手势。”

田柾国提问:“限时吗?”

金硕珍说:“这里车多,没准还堵车,不限。”

“那为什么不能1档跑全程。”

金硕珍说:“你不怕被全路段司机暴揍就随你。”

金泰亨提问:“可以4档跑全程吗?”

金硕珍说:“朴智旻,把他扔下去。”

换金南俊试开,一坐上驾驶位,紧张得不行:“阿珍,我觉得我有些害怕。”

“我也觉得。你别抖了,你抖的比这车还厉害。还有,在外面要叫我教练。”

“教练,我能走了吗。”

“走,尽管开,听我的,我让这路变成你家的。”

“我听你的,但我的手脚不一定听我的。”

后座田柾国对朴智旻说:“我就是这个意思。”

夜间大货车很多,金南俊开着小轿车,宛如坐着过山车,在金硕珍的指导下,磕磕绊绊开完一圈。

“好紧张。”

金硕珍拍拍他的手:“挺好的。”

金南俊问:“怎么郑教练都不带这段?”

金硕珍说:“他不禁吓,你开成这样,他能喊得比货车喇叭还大声。”

“你刚还说我开得挺好的。”

“那是我承受能力强。”

轮到金泰亨的时候,朴智旻写了一张纸条,贴在跃跃欲试的金泰亨头上。

“写的什么?”金泰亨自己看不到。

田柾国给他念:“文明驾驶谨记心间。”

“行。”

金泰亨开得很文明,在后面的金硕珍倒很激动,点评个不停:“哇这车挪得这么慢,油门给人灌了胶水了吗?靠,这大货车过弯还抢道,金泰亨喇叭给他滴两声过去!”

金南俊默默道:“教练,你话好多。”

“是为了缓解你们的紧张。”转头对田柾国说,“这些就不用做笔记了。”


实地练完车已经夜里十一点了,金硕珍载他们到附近一个夜宵摊停下。

朴智旻说:“哥,我们不饿。”

金硕珍说:“我饿了。”

田柾国说:“我也是。”

金硕珍开车不能喝酒,他和新晋大学生田柾国两人喝汽水。金硕珍说:“田柾国,你年龄是不是可以喝酒了啊?”

田柾国指了指喝得有点晕乎的朴智旻和金泰亨,说:“我不能醉,我要保持清醒。”

金硕珍问为什么。

田柾国说我要占据上风。

朴智旻和金泰亨两个人摇摇晃晃去上厕所了,金硕珍说:“和你说个秘密。朴智旻其实很能喝。”

田柾国说:“那他怎么这样?”

金硕珍说:“没准和你一个主意。”

过了会儿两个人又摇摇晃晃回来了,但朴智旻脸红了很多,金泰亨路都走不稳,可志得意满。

金硕珍说:“你看,这个和喝没喝醉没关系。”

田柾国放下可乐杯:“我也要去厕所,你们谁陪我去。”

朴智旻摆了摆手,说:“我不行了,我得缓缓。”

金泰亨说:“我也不行,我没尿了。”

金南俊插嘴道:“你还真是去撒尿了啊。”

金泰亨说:“那不然呢?”

朴智旻的脸变得有些白。

田柾国问金泰亨:“你这就不记得了?”

“不记得什么?”

田柾国转向朴智旻,说:“没事,我让他记起来。”说完拽着金泰亨就往厕所走。

过了会两人还不回来,朴智旻有点坐立不安了。金硕珍给他倒了杯酒:“没事,出不了事。”

朴智旻攥着手说:“可我好奇。”

于是朴智旻跑去找他们了。金南俊坐到金硕珍身边。金硕珍给他表演了一个烧酒炸弹,金南俊伸出大拇指:“好帅。”

金硕珍说:“你现在看我都是帅的。”

“何止现在。”

“说是这么说,等你拿到驾照,就不会觉得我怎么样了。”

金南俊表情复杂。他扳过金硕珍的肩膀:“你实话和我说。”

“说什么?”

“这事发生过很多次吗?”

“啊?”

“就是你和学员谈恋爱,然后考完就把人甩了。”

金硕珍看了他一会,把金南俊手打掉:“你有病啊,我开驾校你以为我开什么的。”

金南俊笑了:“那就行了。”

“我是说现在你看我有教练光环。”

“你什么时候都有光环。”

金硕珍赶紧找杯子喝水挡住脸,差点喝成了酒,好险。

金硕珍说:“他们三个怎么还不回来。掉进去了吗?”

金南俊说:“三个人肯定时间久一点。我是说等位。”

“今晚星星挺多的。”

“嗯。”

“月亮怎么就看不到了。”

“不是看得清清楚楚吗?”

“啊?”

金硕珍一低头,发现金南俊正看着他。

气氛很好,话题很好,没有月色但星光很好,身边坐着的人也很好,一切都是爱情最好的样子。

只有从厕所跑回来的三个人不太好。

朴智旻说:“哇,我听到有人说,他听到有人说,有人考驾照考到心脏病发了!”

金泰亨说:“还有人把别他车道的私家车司机拖下来殴打!”

田柾国说:“我现在觉得还是活着最重要。”

金南俊捏着拳头说:“真希望我能让你身体力行明白这句话。”

金硕珍默默喝了口酒,又吐掉:“真希望你们下次去厕所能干点正事。”



评论(62)
热度(883)

© _万分温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