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万分温暖

不要摘下有色眼镜,就戴着它挨揍吧。

普通情节


“玧其好像有忍耐的DNA。南俊呢,是迟钝的DNA。”

“那Jin哥你呢?”

“我吗?都说我有些不懂事来着。”


金硕珍的座位在教室倒数第二排靠窗,春日的风拂动窗帘角掠过他的头发,阳光切割半脸,在书桌上投下小小的侧影。笔记本上的名字差一画写完,握住笔的手长久悬在半空。

“用电影来形容的话,就是《情书》,20世纪是柏原崇,21世纪就是硕珍哥。”闵玧其对着身后的摄像机比划着,“不知道这个镜头在MV中会有多久,但在这里看硕珍哥拍了一小时,真的很享受。”

镜头拉近,监视器中金硕珍脸上有泪痕在发光,眼眶微妙地红着。

“真是不错。”闵玧其称赞道。

身边忽然传来搓鼻涕的声音,一转头,金南俊用纸巾捂住脸,眼下湿湿的。

“喂,你哭了?”闵玧其用胳膊肘捅他,“这么夸张?”

“因为Jin哥看起来真的好悲伤。”


对金南俊有竞争心理是难免的事,但闵玧其认为比起歌曲制作,一切的源头应当是金硕珍。金南俊喜欢金硕珍,这是他的判断。闵玧其喜欢金硕珍,这是他的现实。

录制结束,闵玧其先进保姆车闭目养神。过了一会前排车门开启,只听轻手轻脚的声音都知道是金硕珍。随后“咔哒”一声,想也知道是金南俊又踩到了什么。

“小心些,南俊。”他听见金硕珍说,“玧其在睡觉。”

“哦。”队长用气声回答。

弟弟们不在,车里很安静。闵玧其分辨着金硕珍的呼吸声。在闵玧其渐渐要睡着时,金南俊说:“珍哥,上次和你说过的事,哥考虑得怎么样了?”

“嗯……”金硕珍的声音有些为难。

“果然让哥不好办了吧?”

“也不是。”

闵玧其故意翻身弄了点动静出来,他不太想多听。


“玧其,”化妆的时候金硕珍凑到他面前,小心捧住他的脸,“怎么这么瘦了,是不是病了?”

“哪有。”

“我帮你带隐形眼镜。”

“好。”

金硕珍的技术其实不算熟练,但专注力一流,闵玧其喜欢他为自己全心全意的时刻。

“这样行吗?”

闵玧其转转眼球,有点干涩:“还行。”

“嗯,那就好。”金硕珍满意地看着他,忽然余光瞥到金南俊,急忙道,“南俊你放下,把自己捅瞎了怎么办。”

金硕珍又像救援队一样跑走了,闵玧其揉揉眼睛,不太舒服,郑号锡从背后经过,俯下身看了看,说:“哥,滑片了,重戴吧。”

应该要马上摘下来的,但他竟有些不甘心。


盒饭有七份,最后桌上还留了一份,田柾国捧着问闵玧其:“哥不吃吗?”

“哦,没胃口。”

“那我可以吃吗?”小弟一脸期待。

“吃吧。”

“谢谢玧其哥!”

田柾国还没打开盖子,金硕珍的筷子就拦在了上面:“不行,还给SUGA。”

“哥说了他不吃的。”

“他那么瘦了不能不吃。”金硕珍勇敢地把餐盒从田柾国手里抢回来,坐到闵玧其身边。

闵玧其冲他摆了摆手:“真的不想吃。”

“不行,”金硕珍径自帮他打开,“不是要哥喂你吧。”

闵玧其皱起脸:“别那样。”

“那就是要了。”金硕珍笑呵呵地铲起一勺饭,又用筷子把菜在上面堆好,送到闵玧其嘴边,“啊,张嘴。”

闵玧其嫌弃地瞥了一眼,却听话地张开嘴,金硕珍把饭送进去,露出满意的笑。

朴智旻远远地抱着胳膊问田柾国:“他们在干嘛?”

“谁知道。”摸摸自己的肚子,实在饿得委屈。


闵玧其是一个喜欢打直球的人,但这不包括对待金硕珍。

晚上金硕珍回到宿舍,闵玧其正躺在床上看书,听他扇着手风说好热,闵玧其从床头柜里摸出遥控器开了空调。

金硕珍舒服地吹了一会才后知后觉到:“玧其,你不太爱吹空调吧。”

“我穿长袖就好。”说是这么说,闵玧其又瘫着懒得动。

金硕珍关了空调,空气很快又燥热起来。“真热,真热,”他一边说着,一边像母鸡挥动翅膀一样动着胳膊肘,踱到闵玧其床边,俯下身一把把他抱住,“玧其啊,一起热起来吧。”

“呀,”闵玧其不满地挣扎,“别把对付他们那套来对付我。”

“什么啊,没劲。”金硕珍站起来,理了理弄乱的衣服。因为怕热,脸色变得有些红。

“哥最近真吵。”闵玧其重新捡起书。

金硕珍做了个鬼脸,说:“那不和你玩了,我去客厅看电视。”走到门口,又问,“要喝什么吗,我一会带进来。”

“不用了,”闵玧其的视线没有离开书本,却一个字没看进去,“我马上就睡了。”

金硕珍关门离开了。闵玧其把书盖在脸上,心里很懊悔。从头到尾他想说的就只有“在我身边好好待着”,可他都说了什么呢。

心不在焉地想了会,听到门口的脚步声,闵玧其迅速把被子拉过头装睡。

“真的睡着了?”金硕珍走到他旁边,轻声自言自语,“真好,我最近总失眠来着。”

在床头放了些什么,金硕珍又悄声走出去,大概只是电视剧的广告时间。

闵玧其睁眼起身,床头柜上多了一杯温柠檬水。


金泰亨和田柾国闹矛盾了。

两人各坐沙发一端冷战,朴智旻在中间一会安慰这个一会劝说那个。

“怎么了?”金硕珍叼着牙刷,还满嘴泡沫。

郑号锡俯到他耳边:“打游戏输了,柾国怪泰亨,泰亨就不高兴了,说他还是哥哥呢却被凶了。”

金硕珍夸张地笑了一声,走到沙发边,把可怜兮兮的朴智旻拎起来,在田柾国和金泰亨的后脑勺上各轻轻打了一下:“田柾国,他是你哥,你带不赢他也是你的失误,金泰亨,这会知道兄长礼了?小国说说怎么了,玧其昨天还骂我太吵了呢。”

闵玧其正从厨房端了早餐出来,听这话脚步停了一下:“哥,我没骂你,我只是随口说说。”

“那我也只是随口说说。”田柾国脸色还很倔,语气却软下来了。

金泰亨不安地看向他,张张嘴又不知道怎么接话。

“行了,”金硕珍说,“一会儿你俩一起洗碗,有什么话那时说。”

晨跑回来的金南俊感到气氛不对,问了一句:“有事?”

“没事,”金硕珍向他走去,“面包买回来了?”

“嗯。”把金硕珍交代的东西递过去,金南俊看到金硕珍嘴角的牙膏沫,觉得好笑地伸手轻轻抹掉,“哥怎么刷牙也乱跑。”

闵玧其沉默地切着煎蛋,刀磕在餐盘上,发出不和谐的声音。


“母亲喜欢花吗?”吃饭时,金硕珍忽然问金南俊。

“嗯,挺喜欢的。”

“那多买一些。”

“好。”

闵玧其状似不经意地问了一句:“怎么了?”

“周末录完节目陪南俊回趟日山。”金硕珍说得很自然。

“我也想去。”朴智旻举手。

“我们不是说好再去漫画屋玩吗?”金泰亨不满道。

“对哦,”朴智旻笑着说,“那我还是去漫画屋吧。”

“那个,”田柾国略带别扭地说,“我也想去,漫画屋。”

朴智旻看了一眼金泰亨,金泰亨含糊道:“那…一起吧。”

田柾国的神色才缓和下来。

“要帮忙吗?”郑号锡看向金南俊。

“不用,”金南俊说,“怪麻烦的,硕珍哥就够了。”

“哦,你倒是很会使唤我。”金硕珍用胳膊肘碰了碰金南俊,又说,“玧其呢?周末什么打算?”

“睡觉。”

“诶,干嘛不出去走走,”金硕珍随口说,“号锡你和他一起出去玩啊。”

“不用了。”闵玧其忽然放下筷子,“吃饱了,田柾国金泰亨,你们收拾。”

闵玧其脾气发得莫名,郑号锡脸色不太好:“我怎么他了吗?”

金硕珍尴尬地握了握他的手:“可能是我。”


田柾国没想到能在健身房碰到闵玧其。

闵玧其对各类器材一点不熟,田柾国小心地问:“哥,要帮忙吗?”

“不用。”他随便试了几种,两下就累了,躺在按摩椅上休息。

“哥心情不好?”田柾国在一旁举哑铃。

“没有,我一直这样。”

“今天硕珍哥有点不安呢。”

听到那名字,闵玧其微微睁开眼:“他太敏感了吧。”

“你知道他其实脸皮很薄的。”

“别背后议论哥哥。”

“诶,”田柾国抗议道,“这有什么关系。”

安静了一会,田柾国又说:“SUGA哥,我还是没想好要送南俊哥母亲什么贺礼,你准备的是什么?”

闵玧其皱了皱眉,才想起来近期好像确实是南俊母亲的生日,算算应该是五十大寿。

“啊,”田柾国忽然想起来,“忘了上次南俊哥提的时候哥你正好不在。他还请了硕珍哥帮忙策划呢。”

是因为这个吗?闵玧其想起最近金南俊和金硕珍的互动。


在工作室呆到凌晨两点,闵玧其才收拾东西回宿舍。

大厅电视还开着,无声地播着电视购物,朴智旻坐在地上,歪在沙发旁睡着了。

闵玧其走过去,本想踢他两脚,想想还是蹲下,轻轻捏住他的鼻子。

朴智旻“哼哼”两声醒了,咕噜着说:“哥回来啦。”

“回去睡觉,”闵玧其拍拍他的肩膀,“诚心想着凉吗?”

“号锡哥睡了,”朴智旻揉揉眼睛,“我怕吵醒他。”

正说着,卧房的门打开,郑号锡穿着睡衣晃出来:“智旻?怎么还没回来睡觉。”

“哦,哥!”朴智旻很快起身,跟着他回了卧室。留下乱糟糟的地毯和一地零食包装袋,闵玧其看着哭笑不得。

“真是。”弯腰把垃圾一一捡起丢好,拉平地毯,关了电视。四周忽然变的很安静。

硕珍哥也该睡了吧。闵玧其想,干脆去金泰亨那里挤一晚上好了,他大概还在熬夜打游戏。

可路过房间,又看到灯光从门缝中爬出。轻声打开门,正看见金硕珍坐在书桌前的背影。

“哥?”

他带着耳机,没听见。

闵玧其走到他身后,想着要怎么才能不吓到他,金硕珍却忽然平静地摘了耳机,转过身:“回来啦。”

“哥怎么知道?”

“闻到你的香水味了,”金硕珍还是有些疲惫地笑了笑,“我送的不是吗?”

“嗯。”闵玧其边换衣服边说,“怎么还不睡?”

“睡不着,起来写点文章。”

“写什么呢。”

“写我们一起去过的地方。”

“能看?”

“写完再看吧。”

“嗯。”

洗漱完,金硕珍还坐着发呆,闵玧其拍拍他:“写不出来就明天再说,睡吧。”

金硕珍向后仰头,看着闵玧其:“你最喜欢哪里?”

“都行,”闵玧其想了想,又说,“果川,和你一起回家的时候。”

说完这句话,心里砰砰直跳。

金硕珍很开心,说:“以为你喜欢迪拜呢。果川不错吧。”

“嗯。”

“所以旅行去哪里不重要,还是要看和谁一起。”

“嗯。”闵玧其这句答得很含糊。


睡前又给宠物喂了点酸奶,躺下已经后半夜,黑暗中闵玧其听到金硕珍小心翻了两个身。

“还是睡不着?”

“嗯。”金硕珍干脆坐起来,“脑子总是太清醒了。”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好啊。”

闵玧其张口就来:“小时候学校旁边是个农场,下课时也会翻墙去偷苹果。有一天看到一只兔子,就跟着它走了,才发现树下有个兔子洞。把苹果放在洞口,第二天再去就没了。我从没看过它是怎么拿走苹果的,但每天都是这样,直到有一天,我发现洞口放了一瓶苹果酱。”

“怎么会这样?”金硕珍来了兴致。

“神奇吧,所以有一天星期六,我放完苹果,就远远地蹲守着。”

“然后呢?”

“然后我就看到了一个女孩,从树后走出来,捡起苹果,说:‘啊,又来了,真烦人’,接着她就变成了一只兔子,推着苹果到洞里去了。”

“诶——”金硕珍听出闵玧其又在随口说胡话了。

“我再认真说一个吧。”

“别再骗人了。”

“初三的时候,我给电台写过信,我说,我是大邱的闵玧其,是为了失去的爱情才来写信的。”

“哈哈,这个我知道,”金硕珍笑道,“你是和玩得不错的朋友交往,结果很尴尬,没几天就分手了,对吧。”

“是啊,”闵玧其半真半假地感叹道,“那之后我就学会了忍耐。”

“嗯…”金硕珍没有再接他的话。

“硕珍哥?”

“嗯?”

“我能就叫你硕珍吗?”

“不行哦。”

“硕珍。”

“嗯?”

“这不是应了吗?”

金硕珍沉默片刻,说,“困了,睡吧。”

看着窗外的月光,闵玧其睡不着。曾经因为抑郁症而失眠的记忆又涌上心头,但不远处刻意被平稳控制的金硕珍的呼吸声,却让他觉得那些日子已经好遥远。


闵玧其又开始终日泡在工作室。倒不是都在工作,有时也只是躺在沙发床上睡觉。

金硕珍打扫房间时,意外发现闵玧其掉落的U盘,送到工作室给他,就看到闵玧其单薄地蜷缩着。

找了半天也没看到薄毯,金硕珍只能把外套脱下来盖在他身上。

闵玧其睡着的时候,金硕珍就坐在他的工作椅上晃着腿发呆。

“哥?”闵玧其只是浅浅睡着,很快就醒了,看到金硕珍,微微皱起眉头,“你怎么来了?”

“啊,”金硕珍连忙站起身,“这椅子不能坐是吗?”

“不是,你坐吧。”闵玧其想,他大概把自己的表情理解成不满了。

金硕珍仍是站着:“我来给你送U盘,你上次掉的。”

“好险,”闵玧其一下放松起来,“还好找到了。”

金硕珍看看挂钟:“到时间了,一起去吃饭?”

“叫外卖吧。”

“哦,好,中国餐馆?”

“嗯。”

在餐送到前的这半个小时,两人一直沉默地对坐着,闵玧其还披着金硕珍的外套,彼此不觉得尴尬,却也与以往安静的气氛不同。

“SUGA。”

“嗯?”

金硕珍忽然开口,闵玧其看向他,他正低头玩着手指。

“对哥有什么不满吗?”

“没有的事。”

“总觉得疏远了。”

“前几天还在给哥讲睡前故事呢。”

“你不理我的话,我会难过的。”

“哥又在演什么情景剧。”

手机忽然响了,闵玧其去拿餐,回来金硕珍已经把报纸在地上铺好了。

“就坐着吃吧,”金硕珍说,“一会帮你拖地。”

“不用,阿姨会来。”

炸酱面送得久了些,已经不太好拌开,金硕珍一手扶着碗,一手握着筷子搅动。

“真费劲,”他小声说道,“刚才应该多翻两下。”

闵玧其忽然覆上他的手背,握住金硕珍的手一起动作。

“怪奇怪的。”金硕珍说。

“是吗?”闵玧其松开手。

“玧其,”金硕珍忽然说,“你又在忍耐了。”

闵玧其抬眼看他,金硕珍像是什么话也没说过,仍在和炸酱面作斗争。

“哥,有人说过你很不懂事吗?”

“都这么说来着,”金硕珍冲他眨了眨眼,“我倒不太在意。”

“我以为南俊喜欢你。”

“他该觉得冤枉了。”

闵玧其给两人倒上酒,金硕珍喝了一口,发出满足的声音。

“尴尬也没关系?”闵玧其问。

“其实,”金硕珍看着他,“很好奇会有多尴尬。”

“哥真的很不懂事。”

这么说着,闵玧其坐起身,一手搭上金硕珍肩膀,一手扶住他的后颈,轻轻吻上他的嘴唇。

没有深入,但贴在一起,长久地交换着气息。

“感觉还行?”分开后,闵玧其问。

“还不坏。”

闵玧其点了点头:“那就这样决定吧。”

金硕珍狡黠地笑了,说:“我分明只是来送U盘来着。”

闵玧其若无其事道:“哥一偷懒,炸酱面都要成石头了。”

“你真是不肯多坚持一下。”金硕珍把什么炸酱面丢到一边,跪坐着朝闵玧其探身,在他嘴角落下吻,“喏,我的回复。”

闵玧其没有再将嘴角的弧度藏起来。




评论(22)
热度(707)

© _万分温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