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万分温暖

不要摘下有色眼镜,就戴着它挨揍吧。

烟雾弥漫

许昕醒来的时候是凌晨两点,黑暗中口干舌燥,指针走动的声音倒很清晰。

怕吵醒同屋的马龙,许昕轻手轻脚出了房间,想去客厅倒杯水,却见茶几旁有个人影,呼噜呼噜地在吃着东西。

“方博?”

“咳……”那人被呛到,压低声音咳了几声,抬起头,果然是方博。“靠,你吓死我了。”

许昕倒了水,坐到他旁边,笑着说:“没吃饱啊,半夜泡面吃。”

“嗯。”方博闷声回应,不知是被吓的还是面泡得太辣,额角渗了点汗,在许昕的视线里,恰好闪着一点不明确的光亮。

许昕把头凑到他跟前,说:“分我口吃,我也饿了。”

“不给。”方博把碗又向自己拢了拢,“要吃你自己泡去。”

“小气。”

许昕喝了口水,含在嘴里,没舍得咽下。他视力不好,方博却正好在他视线可以看清的范围内,不由自主地就用视线描摹起他的眉眼,没有小时候清秀了,也不是第一眼就会讨人喜欢的样子,却奇怪地让他很难移开视线,每天都相处在一起,但这样安静地看着方博的时刻却很少。

“发什么呆呢。”方博大概吃累了,放下碗,抽出纸巾擦了擦嘴,一转头就看到许昕托着下巴,腮帮子微鼓地看着他。

“没什么。”许昕“咕咚”一声吞下了水,起身说:“我给你去做个荷包蛋。”

“干嘛啊,”方博小声说,“吃饱了。”

“我也想吃东西,陪我会儿。”

方博没再说话,因为舌头太辣,趁许昕去厨房的时候,拿起他的水杯大大灌了一口。

许昕很快端了两个碗过来,路上踢到了椅子,两个人都吓得一缩。

“吃吧,溏心的。”

“谢了啊,我把最后这口面吃完。”

看着方便面像卷曲的胡子一样挂在方博嘴边,许昕脑子一热,忽然猛地凑上去,咬住了那截面条。

面没有吃到嘴里,鼻子却撞得很疼,还有方博的一脸惊恐和不可置信:“你有病啊?”

许昕在心里笑了自己一下,拿纸巾擦了擦自己的嘴,又帮方博擦了擦他沾上了汤汁的下巴。半真半假地辩解道:“说了我也想吃了。”

“那你再和我说啊。”方博长长吐了口气,“吓死了。”边说,边把筷子伸向荷包蛋,一个不注意戳破了蛋黄,溏心顺着流了出来,融到了汤水里。

许昕看了他手中的碗一眼,说:“流出来就不好吃了。”说着把他们的碗换了一下。

方博叹了口气,说:“今晚吃太多了。”

“最近反手练不顺?”

“嗯。”方博三两下把荷包蛋吃完,说:“一周多了,不顺。”

许昕点了点头,他知道方博一有压力就会忍不住多吃东西,从小就是,为此挨了不少训。

想了想,还是说:“明天我去申请帮你练。”

“别,”方博皱起脸,说:“你忙你的,我自己练就行。”

许昕没接话,把自己的荷包蛋吃完,说:“你去睡吧,碗留着我洗。”

方博笑了,说:“你别这么殷勤行不行,我自己来。”

说着快速地收拾了茶几,走向厨房的时候,忽然转过身,问:“瞎子,你……”

“怎么了?”

“……没什么,早点回去睡吧。”

许昕重新躺回床上时,对床的马龙翻了个身,好在没醒来,许昕绷起的神经也渐渐放松,只是在指针机械的声音里,忽然又想起了方博鼓着个腮帮子,像仓鼠进食一样的样子。还有自己莽撞地去抢面条的时候,不知道有没有不小心触碰的嘴唇。

一些心事就像扔进大海里的瓶子,忽上忽下,忽隐忽现,起起伏伏,到底沉没不了。


第二天许昕还是给方博陪练了,回头补自己的训练量时不小心着急闪了腰,在队医的房间躺了半个小时。

中途马龙来探望他,递过来了一块巧克力。许昕拿巧克力看了很久,说:“方博怎么不来看我,没良心。”

马龙笑道:“他干嘛非得来看你。”

许昕说:“要不是给他陪练耽误了,我也不这么用劲。”停了停,许昕又说:“师兄你别跟他说这个。”

“知道啦。”马龙坐在旁边玩手机,说,“我在你这儿偷会懒。”

“我没事,”许昕夸张地说,“师兄你就和方博说吧,我没事,我会敷够再走的。”

马龙忍不住惊讶道:“你怎么知道是方博让我来看着你的?”

许昕弯起嘴角,说:“他巧克力都来了,这点心思我知道的。”看马龙不解的样子,许昕又补充道:“这种捏到皱皱巴巴的巧克力,也就他弄得出来了。”

说着,把巧克力放到了胸口口袋里。

“厉害啊,”马龙说,“方博想来看你的,结果以前朋友来了好像,就拜托我了。”

“以前朋友?男的女的?”

“女的吧,我看方博讲电话的样子,估计是女的。”

“是吗?”

许昕趴在床上,胸口被巧克力硌得有些难受。


许昕回到训练场的时候,方博正在补请假外出时训练,看到许昕,他放下拍子问:“没事儿了吧?”

“没事。”许昕走过去,和陪练的队员说了声,换成自己上。

方博把球颠在台子上,慢悠悠地说:“你自己练吧,不用陪我。”

“打吧。”许昕抓好拍子,做好接球的准备。

方博看了他一眼,把球打了过去。

一时两人之间只有球落在台子上“乒乒乓乓”的声音,还有许昕时不时的一句“再来”。

休息的时候方博找不到自己的毛巾了,许昕又递了一块过去,顺带给了一罐功能饮料。

“干净的。”看方博犹豫了片刻,许昕说。

“不是,”方博抬头看他,“给我了你用什么。”

“算你走运,”许昕笑道,“今天正好多带了一块,想换的。”

“哦。”方博放心地擦起汗,从毛巾底下传来闷闷的声音,“明天还你块新的。”

“方博。”

“嗯?”

方博一摘下毛巾,就看到许昕忽然靠近的脸,吓得骂了一句:“你干嘛。”

许昕帮他擦掉粘在鼻尖上的毛巾絮,说:“你跟我瞎客气什么?”

方博愣了愣,说:“那不还了,当你孝敬我的。”


训练结束后两个人都去冲了个澡,收拾好东西一起乘电梯下楼。运行到三四层间时,顶灯忽然灭了,电梯一震,卡住不动了。

“我操,”方博拍了拍电梯,“坏了?”

“先别动。”许昕用手机打着光想去开应急灯,却发现应急灯也坏了,按了几遍呼救键,也不知有没有效果,匆忙把剩下几个楼层都按下,好在终于有了反应,一到三楼的按键都亮了起来。

“我手机没信号了,”幽闭的环境中,方博的声音有点抖,“你看看你的。”

“我也没了。”许昕骂了一句,冷静下来,说,“博儿,过来,到我旁边,贴着墙过来。”

方博挪了过去,站到许昕旁边,许昕教他靠着墙,膝盖微曲。

“你哪学的?”方博还不忘问一句。

“这用学吗?这是常识。”

方博没说话,擦了擦额角的汗,用沉默掩饰不安。

许昕关了手机的光,轻轻抓住方博手腕,说:“没事,估计他们一会儿就能发现。”

“我……没怕,谁说我怕了。”方博动了动手,到底没抽出来。

许昕笑了,轻声说:“我没说你怕啊。”

“见鬼,这电梯怎么忽然就坏了。”方博深深吸了一口气,说,“瞎子,你说,三层楼的高度,死不了吧?”

许昕松开他的手腕,方博条件反射地去捞了一下,整只手就被许昕握住。

许昕问:“如果死了,和我死在一起,亏不亏?”

方博“哼”了一声,说:“祸害遗千年,你死不了的。”

“那我也不能让你死了。”

黑暗中,不平静的呼吸声,彼此身上沐浴露的香气,皮肤互相接触的感觉,比任何时候都要清晰。

许昕忽然说:“玩会儿游戏怎么样?我在你手里写字,你猜猜是什么?”

“不玩。”方博抽回手,“没心情。”

许昕自顾自又抓住他的手,摊开手心,在上面一笔一划地用指尖写着字。

方博说着不玩,还是全神贯注去感受了,等许昕写完,他猛地把手甩开,说:“靠,你又骂我。”

“我骂你什么了?”许昕声音里都带着笑。

“你写‘猪’啊,还不是骂我?”

“我写个‘猪’怎么就骂你了,你和猪攀亲戚啊。”

“懒得和你说。”方博看了看手机,还是没信号。

许昕摆弄了一会儿手机,安慰他说:“再等等吧。”

“我最近挺不顺的,”方博自嘲地笑了笑,“是我做的哪件缺德事叫老天爷发现了?”

“谁知道呢,你做的太多了。”许昕又牵住了他的手腕,说,“最近不疼了吧?”

“还行。”

“你今天……去见的是谁?”

“什么?哦,就以前朋友。”

“女的?”

“嗯。”

许昕拖长声音,说:“不会是前女友吧,请了假也要出去。”

方博沉默了一会儿,说:“嗯。”

许昕捶了捶胸口,忽然摸到了那块巧克力,就掏出来拆了包装,掰给方博半块。“是你以前边写日记边哭那个?”

方博把巧克力含在嘴里,磨了半天,说:“嗯。”

许昕长长叹了一口气,说:“你现在不喜欢她了吧?”

“不喜欢了,”方博慢慢咬着巧克力,说,“见到面了,才发现真的不喜欢了。”

“真的?”

“你管我真的假的。”

“我……等等,”许昕的手机忽然亮了起来,屏幕被新信息占满了,“老张他们收到了,马上就来。”

方博脸上终于露出点笑意,借着一点光亮,许昕看到的却是有些疲惫的脸色。

“方博。”

“嗯?”

“你觉得打球快乐吗?”

“干嘛忽然问这个,”方博挠了挠头,说,“赢就快乐,一直输就不快乐,打不出来也不快乐。”

“是啊,什么有球打就快乐,都是鬼话。”

方博做了两个挥球拍的动作,说:“我觉得我能打出来的,怎么就打不出呢?”

“行了,整天愁眉苦脸的,”许昕捏了捏他的掌心,里面长着他很熟悉的因为常年握球拍而生出的茧子,“你才几岁,打就是了。”

“熬过这阵再说吧,前一阵我都……”

电梯外忽然传来了声音,许昕拉了拉方博,大声向外喊着,很快电梯门被打开,一堆人心急地站在外面,只是电梯卡在楼层之间,他们要自己爬上去。

许昕马上把方博拉到门口,弯下腰,说:“踩着我上去。”

“你疯了?”方博瞪大了眼。

“快点,我腿长,一会儿好上去。”

上面的人也在催促,方博一狠心,踩在了许昕的背上,门外的队员马上伸出手,合力把方博拉上来。

方博刚踩到地面,立马转过身,把手伸向许昕,许昕手一撑,腿一蹬,在大家的帮助下也顺利出来。

“兄弟们,谢了。”许昕拍了拍衣服上的灰,顺手接过张继科递过来的水,转头给了方博,看到方博手里已经有了一瓶水,才拧开自己猛灌了几口。

头脑清醒后,许昕说:“下次自己先站稳了再来拉我。”

方博揉了揉太阳穴,说:“别下次了。”

“也是。”

这么说着,脑海中却被某种混乱的频率给占据了,许昕想了很久,才认出这是刚才在黑暗中,站在自己身边的方博的心跳声。


晚上刘指导给他们俩放了假,说好好休息,压压惊。许昕看方博最近都闷着,就带他出去吃夜宵。

近期都没有比赛,两个人才放心地吃起烧烤。就着气氛,酒量都不好的两个人也喝起了酒。

其实许昕喝得少,方博却一杯接一杯。

一瓶啤酒下去之后,方博的脸已经红了起来,不知是否是酒气熏的,眼睛也变得有些湿。

许昕默默给他掰毛豆,慢慢地在方博面前堆了一座小山。

“你不吃吗?”方博把毛豆送进嘴里,目光已经有些失焦。

“你吃吧。”

又喝了一杯酒,方博长叹口气,说:“你记得我以前边写日记边哭吧?”

“记得啊。”

“我以前特别喜欢她,觉得我要是不娶她我这辈子就白活了,结果呢……”

“结果呢?”

“结果今天看到她,忽然就什么感觉也没了,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挺难过的。”

许昕给自己也倒了一杯酒,说:“难过什么?”

“难过我以前那么喜欢她,怎么就不喜欢了。所以说,没什么能一辈子的。”

许昕笑了,满满地喝了一杯酒,说:“你哪个世纪的人?一开口就一辈子,想太远了。”

“是吧?”方博扯了扯嘴角,“那该怎么着?及时行乐?”

“差不多吧,就好好过每一刻,也算不辜负了。”

“对,你说得都对。”方博笑着要和许昕碰杯,却歪了方向,碰到了啤酒瓶上。“好了,”方博忽然拍起手,“你得喝掉这一瓶了。”

“神经,”许昕拿下方博的杯子,说,“你别折腾我,一会儿没人送你回去,你自己坐地上哭吧。”

方博“嘿嘿”笑了两声, 趴在桌上,不说话了。

店里换了音乐,许昕听着耳熟,就跟着哼了两句:“怀疑你,从来都知道,为何你,从来不倾诉,如路灯,长夜不引路,如十指,同遇一秒便逃。”

方博听了会儿,慢慢眨了眨眼睛,说:“这什么歌,还挺好的。”

“忘了歌名了,梁咏琪的好像。”

“梁咏琪,是唱《勇气》的那个吗?”

“那是梁静茹啊,白痴。”

“你才白痴,”方博坐起身,一个一个地把面前的毛豆吃掉,鼓鼓囊囊地说,“粤语,听不懂。”

转头时对上许昕的视线,忽然心里就酸软起来。

许昕继续哼:“也心烦期待中没停站,如最终和你失散,就衬有限时间里,如流萤夜里飞,一生给你闪一晚。”

方博反反复复地说着“听不懂听不懂”,一杯一杯酒喝下去,又从眼里流了出来。


回去的时候方博已经醉得挺厉害,许昕扶不住他,干脆把他背在背上。方博蹬了两下腿,反抗无效。

这晚月光明亮,偶尔一片乌云飘过,没有遮住它的光华,夜风恰好是舒服的温度,方博的下巴搁在许昕的肩膀上,一下下磕着,带着酒气的呼吸萦绕在许昕耳边。

许昕掂了掂手臂,说:“方博,你好像又重了。”

“吃多了。”方博有些沮丧地说,“我就懂得吃。”

许昕笑了,说:“自我认识还挺准确。”

“靠,你也笑话我。”说着,声音却低了下去。

许昕拍了拍他的腿,说:“博哥最厉害了,别怂,一定打得出来。”

方博顿了顿,说:“你把我放下来吧,我能走。”

许昕说:“你别折腾我,这样还省点事儿。”

深呼吸了一下,方博说:“许昕,你别再对我好了。”

许昕的脚步慢了片刻,又恢复如初,说:“干嘛,觉得无福消受啊?”

方博提高声音,说:“就是让你别这样了。”

许昕深深吸了口气,说:“方博,讨厌我吗?”

“不讨厌。”

“那喜欢我吗?”

沉默片刻,方博说:“不能……”

“有什么能不能的。”

“你放我下来吧。”

许昕到底松了手,方博走在他旁边,脚步还有些摇晃,看向他的眼神却很清醒。

清醒却不清明,像是混杂着许多东西,好像一杯混调到没有道理的酒,连名字都取不来。

许昕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说:“别这样看着我。”

方博笑了一下,却不知如何收回表情,只能沉默地向前走。

许昕抓住他的手腕,方博要挣开,却被说道:“别动,我给你揉揉。”

许昕的手长而宽大,衬得方博的手好像还没长开一样,许昕低头看着,也笑了,说:“你的手看上去挺笨的。”

方博没说话,许昕边走边揉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松开了手,方博愣了愣,把手揣回口袋里。

“方博。”

“……嗯?”

许昕偏过头,问:“告诉我,你在担心什么?”

“我能担心什么。”方博笑了几声,慢慢地说,“等你觉得我不好玩了……”

“傻子。”许昕捏了捏他的后颈,像对付一个小动物,生气又无可奈何。

“我不会怪你的。”方博说,“我今天也体会到了,以前觉得肯定能一辈子,后来就……”

“方博,”许昕说,“我不会强迫你改变想法,你也不要想让我收回什么。我会在原地等你,如果我要走了,我会和你说,如果我没和你说,我就还在这里。”

方博避开视线,说:“你说什么,太绕了。”

“真笨。”许昕走到他前面,微微蹲下身,说:“上来,我背你,回去快一点。”

“没必要吧……”

“再磨磨蹭蹭就赶不上点名了,快点。”

方博慢慢爬了上去,他的意识还清醒,身体却疲惫地快走不动了。

一片乌云挡在了月亮前面,又被夜风吹散了。

“许昕。”

“嗯?”

“没什么。”

方博小心翼翼地,把头靠在了许昕的肩膀上。

“……傻子。”





评论(53)
热度(1232)

© _万分温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