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万分温暖

不要摘下有色眼镜,就戴着它挨揍吧。

空中飞行



夏天下午的阳光太盛,从拉起的窗帘顶部的缝隙中漏进来的一道,都让房间里扬起的细尘无所遁形。
方博盯着那一点缝隙,不自觉就数着窗外树影的枝桠出神了。
许昕从后面拍了他一下。“专心点。”
“唔。”方博有些烦闷地偏过头,许昕的吻就落在他的脖颈。
太温柔了,这个人如果没有这么温柔,他的日子可能会好过很多。
“他们说你胖了,”许昕的手从后方绕到方博身前,搂住他的肩头,“哪里胖了?”
“不知道。”被一打扰,树枝数乱了,方博干脆闭上眼睛。
“骨头太明显了。”许昕的手覆在方博背上,将他的肩胛骨完全盖住,温热的手掌下是骨骼硌手的触感。
赤裸的皮肤相贴,是非常危险的信号,因为闷热和欲火而渗出的汗水好像要将两个人融成一体。
“再胖就没有了。”方博认命地仰起头,许昕的手当真如蟒蛇一般游移到他暴露出的喉口。
“不会。”许昕在他耳边说。“我能感觉到。”
大概是空气里温度太高,水分太重,方博整个人都变得涣散。被入侵时的胀痛都唤不回神智。
是不是这种失去自我的感觉太美妙,勾引得他次次走入情欲禁区?

方博不太会眨眼睛。
许昕时常在旁边看着,他每眨一次眼睛,就在心里计数一下。方博很容易入神,一入神,就忘了眨眼睛。
他入神的时候还会不自觉地咬嘴唇,这时许昕的右手拇指总有泛起一点痒意。身体的记忆总比人心主动,一个动作就能记起拇指蹭过他嘴唇的触感。
想要流连忘返,不得流连忘返。只有一瞬的时间。
许昕都忘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方博产生了欲望。成为分水岭的那一天意外从日历上消失了。前一个方博、后一个方博,忽然就在记忆里断层了。
“让哥抱抱你。”
这句话忽然就有了不同的含义。
方博看向自己的时候,会眨眼,慢慢眨眼,好像有千万种含义,又好像只是走神时无意的困惑,像敞着柔软肚皮的动物。
他该被吃拆入腹。
每每这时,许昕只有这一个念头。

许昕的手太好看。
方博有时会不自觉看着他的手发呆。他蹭过球的时候,把球落在球台上的时候,让球停在手心的时候,方博总觉得,那活泼泼跳动的,被温柔停留的,不是一颗白色乒乓球,而是他的心,是他明明就跳得极缓慢、极缓慢的心。
可每每被情欲浪潮冲碎的时候,方博又觉得被交到许昕手里的,不是他的心,分明是他的身、他的心、他的灵魂、他的整个人、他的全部。

评论(29)
热度(488)

© _万分温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