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万分温暖

不要摘下有色眼镜,就戴着它挨揍吧。

如果三剑客一起直播了



马龙:“开始了吗?”

张继科:“来吧,拿许昕手机。”

许昕:“为什么拿我手机啊?”

张继科:“我手机得留着自己玩啊。”

许昕:“那拿龙队的啊。”

马龙:“就用你的,别墨迹了。”

许昕:“烦,你俩烦透了。”

马龙:“怎么只有许昕的脸啊,横过来摆吧。”

张继科:“龙这样不行,显脸大,得倒个个儿。”

许昕:“哇你什么时候学会找角度的。”

张继科:“我什么角度都行,还不是为了照顾你。”

马龙:“别吵,看看人来了没有。”

许昕:“得来了吧,没弹幕啊,弹幕怎么开啊。”

张继科:“来人没啊,有人吗,啊?大家好啊,大家好大家好。”

马龙:“哇这个字幕太多了我看不到人了。”

张继科:“刷慢点啊,龙看不到了。”

许昕:“你俩确定要我坐中间?”

张继科:“你就坐中间呗。有人了没?我们来直播了,有没要问的?没要问的?这许昕的号,你们别刷礼物了,要刷刷三份我让他回头分。”

许昕:“你们别送了我这里面车还好几十辆。”

马龙:“什么车?什么礼物?啊,有人送黄瓜。”

三剑客挨在桌前,马龙并腿正襟危坐,许昕叉着腿一脚踩在椅子上,张继科瘫着。桌上的手机屏幕里挤着三个脑袋。

前几天刘国梁说:“听说你们最近都在直播,是哇,特别是继科,是哇,怎么玩的啊?”

马龙:“刘指,继科他没耽误训练。”

刘国梁:“哎呀没怪他的啊,是哇,许昕也在玩啊?你们三个一起啊,别一个个来啊,展现一下我们团队的精气神,是哇。”

张继科:“……”

许昕:“……”

刘国梁:“不要老是这样死气沉沉的嘛,拿了冠军可以适当快乐几天,是哇,不然你还想什么时候快乐啊,来,这个马龙啊,你带他俩一起做个直播,好哇?”

马龙:“我不会啊。”

刘国梁:“那你让继科教你嘛,是哇,三次创业,就要各方面创新,是哇,体现一下我们的凝聚力,展示出乒乓球队的精神,好哇?就交给你了啊。”

于是有了这次的直播。

马龙:“继科你说点什么?”

张继科:“不知道说什么,许昕你唱个歌吧。”

许昕:“我唱歌要很专业的,这样不行,不严肃。”

马龙:“那我来唱吧。”

张继科:“我看看有没人提问啊,你们快提问啊,快点,马上,立刻。”

马龙:“???”

许昕:“等下,这里有人问,去不去成都?我们都去吧,应该?”

张继科:“我不想去啊,不然我去打双打好了,我就躲后面。”

马龙:“不要这样,好像是我和你配双打。”

张继科:“真的?那我就去,好久没和马龙配双打了。”

许昕:“这个,这个我们说了不算,还要等名单,他俩刚才什么也没说。跟你们说,不和我配双打就没法赢,懂不懂。”

张继科:“有人问方博还活着吗,许昕,这个是问你的吧?”

许昕:“方博半死不活吧,他现在跑没影了,基本就是个死人了。”

马龙:“有的人活着,但他已经死了,哈哈哈哈哈。”

张继科:“对,马龙最近也在读诗,我前两天刚借他一本书。”

马龙:“其实方博,方博这个,我们都没有很在意,就许昕比较小心眼,一直想给他怼回去。”

许昕:“不是,他没惹你你肯定这么说啊,他说我瞎啊,这话我就不爱听了。”

张继科:“你那瞎不瞎也差不多……”

许昕:“老张你搞我干嘛?我以为我们一个战线的啊,我近视但我审美没问题啊,你看你。”

马龙:“继科审美有问题吗?”

张继科:“有吗?”

许昕:“……?”

马龙:“他审美挺好的啊,哦,我看字幕都说他蓝鞋,蓝鞋是李宁一起买的啊,我也有的。”

许昕:“我没有。”

张继科:“那你审美有问题你别说话。”

许昕:“……?”

马龙:“哈哈哈,他们都说你和方博是CP,前两天不是有人说CP就是夫妻的意思吗?”

许昕:“可拉倒吧,那我眼睛是真瞎了。方博也就身高能跟姚彦比一下。”

张继科:“他俩要是夫妻就好了,双双开除。”

许昕:“张继科我跟你说近期我都不会和你打双打了,等着双打被虐吧。”

马龙:“那你先保证明天训练的安全吧。”

许昕:“跟你们说,不要把我想得这么善良啊,我真的可以搞你们啊。”

张继科:“你来搞啊,就怕你不来。”

马龙:“哎你们两个人好吵,待会关了直播再打,有人问龙队你打得过刘指导吗?为什么最近都问打不打得过他?”

许昕:“上次继科说让他八个球都行,我说那只能多不能少。”

马龙:“那我再让不是直接送赛点了,刘指导,刘指导应该还是能打得过的。”

许昕:“弹幕有人说你以前说打谁都没把握,哈哈哈哈。”

马龙:“是有点没把握,但是刘指导应该没问题,他人肉发球机?啊,他也就能发球了。”

张继科:“跑不动,跑得比许昕还慢。”

许昕:“你过来,我们立马跑一下比比看。”

马龙:“刘指导会不会看直播啊?”

许昕:“肯定不会,我上次看到有个刘国梁送小黄瓜,吓我一跳,后来问一下是假的,他肯定不会玩这个。”

马龙:“等下,我好像看到了,孔……”

张继科:“用户孔令辉送了您一个小黄瓜。我操……”

许昕:“这肯定假的假的,孔指那要是送肯定不是就送个小黄瓜,多磕馋,他要送肯定送个车。”

马龙:“用户孔令辉送了您一辆兰博基尼……”

许昕:“啊?怎么卡了?这个网不行啊,看不到什么都看不到,刚才串房间了?怎么回事啊?”

张继科:“怎么都没东西了?人呢?人都去哪了?看不到啊,看不到,没东西看不到,要不要重新登录啊?大蟒你重新登陆一下。”

马龙:“……”

许昕:“没看到孔令辉了,多半是假的,我估计,我那么一猜测。”

马龙:“你赶紧把兰博基尼给人退回去,罪证。”

张继科:“没事,反正是许昕收的,跟我俩没关系。我看看还问什么啊,女队谁好看?你们怎么整天问这个啊,都差不多我觉得。”

许昕:“你们不要整天问谁最好看,肤浅,你可以问谁打得最好,然后我们就可以说自己去看比赛。”

马龙:“我觉得都挺好,方博说打乒乓球的女的都不好看?他瞎说,他这一看就是没被削过。”

许昕:“他被削过,削完了还敢瞎说,很执着。”

马龙:“其实我觉得,可能要按我来说,我觉得继科小时候特别好看,跟女孩子一样好看,很白净。”

张继科:“……”

马龙:“你们可以去看以前的比赛,如果能找到录像的话,真的,继科他这个……”

张继科:“我们可以聊点其它的,龙。”

许昕:“哈哈哈哈,我跟你们说,老张有次跟我说觉得自己不够Man然后就去美黑哈哈哈哈哈。”

马龙:“其实我觉得继科一直挺Man的。”

许昕:“他就是想要有压倒性优势。”

马龙:“什么?”

许昕:“压,倒,性,优势。”

张继科:“许昕你脑袋快掉了。”

马龙:“啊,我们这个一会儿讨论一下。这个,战术问题,继科啊。”

张继科:“许昕他要不是现在唯一的直板,他都活不到这么大你们知道吗?有时候我们要搞许昕,刘指都说你们要看在直板的面子上放过他。”

许昕:“他什么时候这么说了?他不是都主动要怼我?”

马龙:“你那是活该。好了先看下这边,刷太快了,慢点啊,怎么嫁给继科?这个问题,你们不要老是想这些问题。”

张继科:“事情都是讲缘分,有缘再说吧。”

许昕:“老张好像说过也有可能和粉丝结婚。”

马龙:“我觉得,可能继科现在,心思主要还是在打球上,可能这个要再放一放。”

许昕:“他前两天才说要休息。”

马龙:“我觉得继科这个休息也要专心休息,我觉得球迷这个喜爱的心情我们可以理解,但是这个……”

张继科:“其实我们队很多小伙子都很好,比如方博,大家下次可以问下怎么嫁方博。”

许昕:“她们都说不要哈哈哈哈哈哈,等下,我截个图啊,我截个图发给方博,哈哈哈哈。”

张继科:“问嫁给马龙的这个也是一样,一样的道理,反正我们现在就是专心打球嘛。”

许昕:“都没人问我?有姚彦在,那姚彦现在也不在啊,她也不知道啊是不是,你们问还是可以问的,问完我不回答嘛哈哈哈。”

马龙:“有人问杀神最近怎么样?杀哥,杀哥挺好的,他在省队嘛现在,喂猪?哈哈哈,他现在没有在喂猪,他前两天还和我打电话了,我看到他发的微博了,就我比赛的时候让我好好打,我觉得这个也是给自己很大鼓励吧,杀哥可能就一直对我挺好的,就是自己有个很好的兄长,前辈,啊,杀哥他不凶,其实一点都不。”

张继科:“杀哥最近胖了。”

许昕:“杀哥可能会看直播和你说。”

张继科:“杀哥儿子都多大了,杀哥现在主要都是专注儿子,就可能不会一直看着别人家小孩。”

马龙:“谁家小孩?”

张继科:“这个回头说。”

许昕:“赢球都喊什么?好像很多人问啊,这个就随便喊吧,我反正是随便喊,龙队有时候会喊Got it我记得。”

马龙:“有人说喊自己名字,哈哈,这个有点傻,可以让许昕试试喊姚彦名字。”

许昕:“那你打双打的时候可以喊搭档名字。”

张继科:“这个之后可以试一下。”

马龙:“那我觉得可能都会被刘指喊名字,喊过去骂。庆祝动作有设计吗?我觉得基本都没有吧,看兴头看灵感。”

许昕:“我有啊,我和老张那个撞胸算不算设计?反正每次都是。就这个固定吧,其它都是即兴的?”

张继科:“撕衣服那肯定不是每次都撕,脱裤子?脱裤子那肯定不行,裤子一脱马上就滚蛋了。”

马龙:“我觉得他们那个撞胸,嗯,那我其实也只有团体赛的时候会比较喜欢看到。”

张继科:“接下来不是不和他搭吗?没事。有人说过生日互相送什么礼物?这个不一定,我送过龙仔手办好像,平时七七八八也送过。”

马龙:“送过,我好像送过继科耳机。”

许昕:“你们懂不懂这是三个人的节目?我送过继科香水,放车里面的。送过龙队球衣。他们俩,他们俩一起送过我相机。送完三年没再送我东西。”

张继科:“那个相机太贵了,够你装逼三年了。”

马龙:“其实要说想收到什么,我觉得可能不一定要是东西吧,就是一起去看个球赛也挺好的。”

张继科:“其实平时都在一起,也都还好,没有特殊说什么,但是有特别的节日还是会准备一下。”

许昕:“我觉得你们有点歪题。我看一下啊,讨厌对方什么地方,这个题是不是要搞事啊,这个很难回答啊。”

马龙:“我觉得都挺好的啊,这么久了也没什么讨厌的地方,就是,可能像继科来说,他就比较不会去注意自己身体,可能他比赛一投入就会忘记自己身体状况,其实继科伤还挺严重的他都不说,就一直撑着。”

许昕:“龙队,你要不要戴一下我的眼镜?”

马龙:“怎么了?”

许昕:“我坐你旁边你还看得到吗?”

马龙:“啊,那我还没说完嘛,大蟒,大蟒我就觉得他太浪了,整天摇头晃脑地傻乐,然后宿舍卫生也不好好做,反正继科跟他住的时候都是继科收拾,然后大蟒话太多了,跟他一起训练老是被骂,就说话怎么这么多,说的话比打的球还多。”

许昕:“你有没有觉得你画风变了一下?”

张继科:“我觉得讨厌的地方,这个说不上讨厌,就是会担心,像马龙可能想得比较多,有时候心事重重,而且你也不懂怎么开导他,因为这个可能很多情况下就是你带来的,就不太懂,这个时候会比较,你要说比较讨厌也行吧。许昕你别踢我,你那些毛病我都不乐意说了。”

许昕:“没有讨厌他们的地方,因为我觉得他们脑子瘸了都很可怜,不能对他们要求太严格。”

马龙:“你看大蟒这样就很讨厌。问喜欢吃什么?我什么都挺喜欢的,继科比较挑食,他比较会吃,我都可以。”

许昕:“除了狗粮什么都爱吃。”

张继科:“你们都说拍黄瓜,其实还行,甜品里面相对比较喜欢拍黄瓜,也没有那么喜欢,但是上次和马龙吃过的一个拍黄瓜挺好吃的,忘了在哪里吃的了,反正是和马龙一起去的。”

马龙:“业余时间爱做什么,这个应该大家都知道吧,我们都会看球赛看新闻什么的,我比较喜欢看电影,继科会去看车展,继科最近还老看书,我觉得这样也挺好的,可能提高各方面素质。”

许昕:“业余时间希望能离开他们。”

张继科:“会看电视,上网,电视节目都会看啊,也看比赛,除了乒乓球比赛其它体育比赛都看,乒乓球都看吐了啊,天天看录像,也会去踢球,也打篮球,啊等下,小胖让我给他拿个东西,你们先播。”

马龙:“我去吧,你腰不好坐着休息。”

许昕:“龙队你知道刚才张继科还跳了个舞吗?他真没瘫痪。”

马龙:“不要乱讲话,小胖要什么啊我去拿,你俩好好播。”

许昕:“够可以的,我觉得,我觉得马龙真是一个好队长,啊,你们可能不太懂,反正……”

张继科:“马龙去帮我拿东西了,之前和小胖一起住啊,小胖东西落在我这了,小胖,小胖特可爱,而且小胖很懂得尊重哥哥,都是九零后,人和人之间的差距。”

许昕:“……”

张继科:“平常打什么游戏?我,我不打游戏,我就打一些单机游戏,他们会打花钱的那种,许昕好像打,方博就打,整天打。”

许昕:“斗地主,对,会打斗地主,平时坐飞机的时候就爱打,马琳,马琳他很爱打斗地主,而且他很爱抢地主,之前还和教练抢地主,我被龙队炸成猪?以前是,现在技术还可以,龙队这个牌比较好,他通常手气比较好。”

马龙:“我手气不好也能把你炸成猪。”

张继科:“回来了?他拿到了?”

马龙:“嗯。这个糖正好没吃完,我们给他分了。”

许昕:“为什么给张继科两个给我一个?”

马龙:“你想要自己拿嘛。我看看啊,平常经常练习花式乒乓?怎么开发的?这个不一定,有时间有心情就练,有的是老套路了嘛,交换场地啊,用球柄顶球啊,这个你们上网都能看到嘛。”

张继科:“龙仔那个坐在地上的是自己开发的,那个练得很辛苦,停球,停球这个许昕做得比较好,做着玩,用脚踢这个也是做着玩,我有时候会。”

许昕:“我得说啊,那个你们都笑我那个,我和马龙打球,我庆祝的时候马龙又救了一个球,那个是我俩在学奥恰洛夫啊,那个真不是我没救到,你们说我什么球救不到是不是?这个是我演技好,以后退役都可以去演戏。”

张继科:“但是我觉得马龙那个球还是救得好。”

许昕:“行……你说好就好。”

马龙:“以后还会开发啊,会,找到灵感了就会,这个也不是瞎玩,真打起来什么情况都可能出现,这个也是练习的一种。”

张继科:“对。诶,大蟒你跟龙换个位置。”

许昕:“你刚才不是说就让我坐中间吗?”

马龙:“继科腰难受了?”

张继科:“有点,龙你坐我旁边给我靠下。”

许昕:“我不好靠吗?”

张继科:“你不好靠。”

许昕:“我头一次听说我一米八多不好靠。”

马龙:“大蟒我们快换一下,继科坐这么久了腰肯定难受。”

许昕:“行行行,换换换,换了我省心。好了,我再看看问题,平时怎么挑衣服的?我觉得这个……”

马龙:“衣服还用挑吗?我觉得我们平常就可能都是运动风,基本就是李宁嘛,好穿就行,然后穿得干净清楚一些。”

张继科:“张继科老穿荧光色?因为我比较喜欢鲜艳一点的,你们不觉得荧光色很霸气吗?”

许昕:“你见过晚上的路障吗?就你那样的。”

马龙:“我觉得继科穿衣服还挺好的,他平常就睡不醒的样子,穿点亮的可能就有精神一些,而且他穿西装什么也很好看。西装配蓝鞋?哪个蓝鞋?李宁那个?因为运动员嘛,我觉得就是穿运动鞋可能更舒服一些。”

许昕:“我觉得我不仅是直板的未来和希望,也是直男的未来和希望。”

张继科:“什么意思?”

许昕:“你不用懂,这不是你的领域。”

马龙:“我看看还有什么问题啊,问继科,继科你为什么老穿马龙衣服,你不是洁癖吗?这个我觉得,就是队员之间偶尔换一下衣服没什么,因为继科有时候衣服没晾干嘛,着急用。”

许昕:“不是队员之间,是队长和某队员之间。”

张继科:“马龙他跟我号比较正好,而且马龙人好,说换就换。洁癖我觉得,不是表现在这种事情上吧。”

许昕:“我第一次听说一米八几的和一米七几的号正好,我上次主动借你洗好的衣服你怎么不要呢?”

张继科:“你都洗好了那我穿脏了还得给你洗?”

许昕:“你仿佛没给马龙洗?”

马龙:“我觉得队员之间都很友爱还是一件挺好的事情,哈哈,继科手洗的比洗衣机洗的还干净,但是他腰不太好,不能洗太多。”

许昕:“我觉得你们问这种问题就很奇怪。再挑一个好了,这个,你们会互相看队友的直播吗?不会吧,没时间啊,而且不用看,第二天不是新闻上都有了吗。”

马龙:“我知道他们直播,但是不会去看,多无聊啊。”

许昕:“你真的觉得很无聊吗?”

马龙:“对啊,天天见的人,非得透过屏幕看干嘛,送小黄瓜吗?”

许昕:“那你上次干嘛老张直播的时候,你搬张椅子在角落坐着看,哦,不是透过屏幕就不无聊是吧。”

马龙:“你怎么知道?我是怕他满嘴跑火车啊,要注重球队形象嘛。”

许昕:“那你怎么不管管方博啊!”

张继科:“方博挺逗,方博上次还去看大蟒直播,他太无聊了。”

许昕:“我那直播就是为他开的好吗。”

马龙:“方博也太闲了,大蟒你得告诉他,主力队员就没有沉浸在网络世界里的。”

许昕:“哦,老张呢?”

马龙:“继科是大满贯啊,方博他是吗,不是啊,还得努力,可能这个差距就在这,知道吗?”

许昕:“龙队,你要不要考虑讲话的时候加一个‘是哇’,你现在超像刘胖子你懂吗?”

张继科:“等等,我刚才好像又看到孔指送礼物了。”

马龙:“许昕都怪你,赶紧换话题。我看下,你们快点问问题啊,快,啊这个,你觉得三剑客之中谁像电灯泡?这个问题什么意思啊。”

许昕:“这是像不像的问题吗?这是是不是的问题吧。”

张继科:“呵呵,这个问题。”

许昕:“我觉得我一个谈了七年恋爱的人,没必要掺和这个问题吧。”

张继科:“我觉得这个答案挺明显的。理由?需要理由吗,许昕都说了啊,他自己有女朋友嘛。心疼他干嘛呀,他和姚彦好着呢。”

许昕:“其实要是据理力争一下,我配双打挺好的吧,讲道理应该是你们争抢的对象啊,至少不会打着打着撞一起去。”

马龙:“我觉得我们是一个团体嘛,就都挺好的,感情很好,也不存在什么电灯泡的问题,我可能作为队长来看,他们俩都是很好的队友,那可能作为个人,我会觉得继科可能跟自己共同话题更多一些,当然那我跟大蟒关系也非常好,但是也不能太多占用大蟒和女朋友的时间,对不对,我觉得我们球队还是挺人性化的。”

张继科:“龙啊,我们现在在随便直播,也不是央视采访,你可以放开一点。”

马龙:“许昕是电灯泡。”

许昕:“呵呵,我觉得这个问题主要在于,他俩是八零后,我是九零后,代沟懂不懂?其实我也很不想和他俩一起玩,我现在正在向年轻球员靠拢。我说我们能不能问点对我友好的问题?”

张继科:“这个好了,谁唱歌唱得最好,这不废话嘛,周雨啊。”

马龙:“哈哈哈,我怎么觉得许昕唱得更好呢?”

许昕:“谢谢你啊。”

张继科:“大蟒是唱的不错,大蟒有种专业的感觉,我觉得我也还可以吧。”

马龙:“我也觉得我也还可以。”

张继科:“龙啊……”

许昕:“对啊,龙队唱歌非常认真,而且他还会录下来听哪里唱得不好,所以效果都很惊艳,是吧继科。”

张继科:“……你这话我没法接。”

马龙:“因为我觉得做什么事情都要自我反省,就和打球一样,唱歌也是,可能自己多听多找毛病,就比较能进步。”

张继科:“龙你别跟着他话头瞎跑,唱吧号?我没唱吧号啊,我基本就是用马龙的,你们都知道嘛,一搜就能搜到。”

许昕:“要认真说,尹航那小子唱歌唱得真是好,你们可以去听一下,大力推荐,我们球队被埋没的歌王。跟周雨?跟周雨那是两个概念,对对对,周雨也是歌王,周雨是另一头的歌王。”

马龙:“那其实杀哥唱歌也唱得很好的。”

张继科:“杀哥现在带孩子很忙没空唱歌。”

马龙:“那我邀请他……”

张继科:“你可好好练球吧,有主力队员天天沉迷唱吧的吗?”

马龙:“……?”

许昕:“???”

张继科:“还有没要问的?要没了我看今天就到这里吧,我们去休息行不行啊,问下你们,我们不想播了想睡觉了行不行啊?”

许昕:“我没说想睡觉,是你们俩。”

马龙:“很迟了大蟒你也应该要睡觉了。”

许昕:“那很迟了不如就乖乖睡觉怎么样?”

张继科:“行那我们就结束了,下次?下次不知道,看情况吧,没那么多时间直播啊,你们找方博直播,找方博黑许昕,然后许昕就黑回去,你们就有很多直播看了。”

许昕:“……你快点结束我打算打你一顿。”

马龙:“下次见吧,下次要是大蟒直播,我们可以去看一下,送个小黄瓜什么的。”

张继科:“好了,结束,晚安,晚安晚安,再见,再见,别送礼物了,别送了,都便宜许昕了,送这么多车他也不会分给我开。”

许昕:“再见再见,下次见。张继科我跟你说……”

下了直播后的半小时,马龙接到了刘国梁电话。

刘国梁:“结束了是哇,完成任务啦?顺不顺利啊,有没有发扬精神啊?”

马龙:“有……吧……”

刘国梁:“我听小辉说好像还可以啊,是哇,那以后还可以搞啊。”

马龙:“小……辉……?孔指导他看了?”

刘国梁:“看了啊,不过小辉今晚就是一直笑不说话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哇,我明天要去问一下啊。你们是不是有什么记录啊,回放,是哇?那个别删哈,留着我有空看看哈。”

马龙:“嗯……”

挂了电话,马龙:“继科,不然我们明天装病吧?”

张继科:“……”




评论(154)
热度(4561)

© _万分温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