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万分温暖

不要摘下有色眼镜,就戴着它挨揍吧。

恋爱谈

答应和金南俊交往的第二天,金硕珍就体会到了不便。

这个队长弟弟对他的爱慕与欲念,他一直都看在眼里,只是从前金南俊还能克制地只是粘在他身后,成为恋人后,他就再也不满足于此。

“硕珍哥,”下班路上,金南俊贴着他的后颈说,“晚上我去找你吧。”

“不行,”金硕珍悄悄把金南俊推开一些,“玧其今晚在的。”

“那我们出去呀。”金南俊顺势抓住金硕珍要隔开他的手,轻轻捏着,“去散步,去购物,去打电动,都可以。”

“南俊啊…”金硕珍有些无奈,但看到他升起的颧骨都写着期待,又说不出什么话来。


晚饭时候,金南俊把惯例坐在金硕珍身边的田柾国挤开,拍了拍金硕珍的肩膀,张嘴等着他投喂。

“真是没有手啊没有手。”闵玧其斜了他们一眼,金泰亨倒很乖,自己包了一块肉,送到闵玧其跟前。

“你有手,你别吃V给的呀。”金硕珍喂完金南俊,又去呛闵玧其。

“真是甜甜蜜蜜啊孩子们。”郑号锡端了一锅海鲜汤,示意田柾国摆好餐垫,刚一落桌,朴智旻和金泰亨就抢着伸勺子。

朴智旻捞到了一只虾,兴致高昂,拍手道:“今晚我们玩大富翁吧。”

“加德国心脏病吧!”金硕珍热烈附和,忽然感到袖子被拉了一下,扭头看到金南俊一脸正直地说:“今晚我有事。”

金硕珍结巴道:“哦哦,我也有事,忘记了。”

“你们是一件事吗?”田柾国随口问道。

“是。”

“不是。”

两人异口不同声。

“不是一件事,但可能一起出门。”金硕珍抢先辩解。

“那我们还玩吗?”朴智旻看向别人。闵玧其和郑号锡都点头,两个弟弟也没有意见。金硕珍在孩子们谴责的目光中尴尬地笑了笑,余光瞥见金南俊毫不在意,只是一心看着他。


因为打过招呼,两人出门时大大方方。一进电梯,金南俊就从后面环抱住金硕珍,轻轻摇晃。

“哥刚才紧张了吧。”

金硕珍鼻子动了两下:“你还喷香水了?”

“嗯,”金南俊满意道,“哥喜欢吗?”

“真是,天天在一起还喷什么香水啊。”金硕珍想把他围在自己腰上的手解开,却反而被握住。

“想让哥看到不一样的我。”

金硕珍笑了,偏过脸看金南俊:“你什么样我没见过啊。”

“作为男友的样子啊。”

电梯叮了一声,金南俊自觉在电梯门开之前松开怀抱。清楚看到金硕珍的耳朵分明比出门前红了。

平时总是被笑话厚脸皮的哥,其实脸皮薄得不得了。


金硕珍也想过,是不是因为热恋期,金南俊才这么粘人,粘到了公私不分。

晚上一起散步的时候,他不让牵手,金南俊也要拿小指头勾他;早上起来趁着闵玧其洗漱的时间,金南俊都要溜进他的房间,抱着他蹭一会,因为舍不得分开,往往让两个人都差点迟到。

如果是别人也就罢,可金南俊是队长,总让金硕珍有些内疚不安。


金硕珍和金南俊,飞机上的座位总是被安排在一起的。

金南俊要了一个飞行毯,盖在两人身上,这样就能在毯下握住哥的手。金硕珍闭目养神,随他十指紧扣还要摩挲自己的掌心。

“南俊啊。”

“嗯?”

“这么喜欢吗?”

“比这还要喜欢。”

金硕珍即使闭着眼,也能想象出他甜蜜满溢的样子。不心动是说谎,可他又不能不管不顾地只是心动。

空姐上了飞机餐,金南俊说要喂他吃,可看他连食盒都不能和平拆开的样子,金硕珍还是自觉坐起,先拿了围兜给金南俊系好,又帮他用塑料小刀切开水果,“这次别把小桌板压坏了啊。”之前饮料撒了他一身的悲剧还历历在目。

金南俊叉起一块蛋糕,送到金硕珍嘴边,金硕珍咬下去时被叉子刺了一下,金南俊慌得用手去揉他的嘴唇。

“喂,南俊,”金硕珍连忙把他的手拿开,“没事,在外面不要这样。”

金南俊皱着眉头,一脸正气:“如果不是在外面,我已经亲上去了。”

“别闹。”金硕珍冲他做了个鬼脸。

近来越发觉得这是因果报应,曾经在懂事的弟弟的庇护下,他可以像个老幺一样耍宝,如今他要操心起因为恋爱而智商骤降的金南俊,久违地端起大哥身份。

过道一边的金泰亨忽然探出线帽脑袋:“硕珍哥,我还想吃萝卜丝。”

“哦,给你。”金硕珍想越过金南俊,把餐盒递过去,却被金南俊一把拦下。

“找空乘小姐要去。”金南俊用下巴支使金泰亨。

“麻烦啊,”金泰亨不自觉提高声音,“硕珍哥不是还有吗?”

“你不知道他也爱吃吗?”

金硕珍看着不妙,拉了一把:“南俊啊…”

“哥别惯他。”金南俊表情莫名严肃起来,“明明可以自己拿到,非要从哥这里抢。”

“这哥搞什么啊!”金泰亨也生气了,毯子一拉,把自己闷起来。

一旁的田柾国摘了耳机,一脸茫然地看过来,金硕珍朝他摆摆手,又转头对金南俊说:“为什么突然为难泰亨。”

金南俊瞪大眼,因为用力,真挚的下巴都跑了出来:“泰亨泰亨,哥也太偏心他了。”

“不是,不管怎么说也不该这点小事……”

“那我也生气好了,”金南俊猛地掀开毯子盖住头,“哥别和我说话。”

“哈?”金硕珍不能接受任性到这种程度的金南俊,不是不知晓他在乱吃醋,只是想到他毕竟是队长。

“您好,不好意思。”金硕珍叫住空乘,“请给那边再一份萝卜丝吧。”

“好的,您稍等。”

空乘小姐甜美的回应后,金硕珍听到毯子下重重“哼”了一声,环顾四周无人注意,金硕珍掀起毯子一角,钻头进去,在模糊的视线中找到金南俊嘴的位置,亲吻了一下。“别生气了。”

然后溜了出来,“啊,闷死了。”想把金南俊的毯子撤下来,却被他紧紧抓住,用力挡着脸。

“真是。”金硕珍哭笑不得,只能帮他把膝盖遮好。


下了飞机,金泰亨完全不搭理人,金硕珍推了金南俊一把,金南俊磨蹭到金泰亨身边,没一会儿两人又勾肩搭背了。

“搞什么把戏。”闵玧其拿眼睛瞟着他们,问金硕珍。

“小孩子把戏呗。”

“哥今晚还和我一间吧?”

“啊,”金硕珍慌张了一下,说,“你和柾国睡吧,那小子总抱怨南俊打呼噜太大声。”

“我不要,田柾国爱在房间吃拉面。”

“那你和朴智旻。”

“总之哥就是要和南俊睡对吧。”

“你说什么呢!”金硕珍敏感到推了闵玧其一把,“我是怕你们都被他吵得睡不着,牺牲自己好不好,这才是大哥啊大哥。”

“那随便哥。”闵玧其丢下一个嫌弃的表情,揽着一旁的郑号锡走开了,前方的金南俊转过身,用口型说:“我听到了。”然后给金硕珍竖了个大拇指。


没有回归的日子,定期的直播成了必要。

金硕珍点了好几份外卖准备做EatJin,田柾国闻香而来,以出演嘉宾的名义蹭吃蹭喝。

近来一直和金南俊粘在一起,久违地和最小的弟弟打打闹闹,金硕珍格外好说话,田柾国从他嘴里抢吃的也毫不在意。

“大家,”对着镜头舔舔手指,“我们柾国最近长得很好呢,哦,胃口也大,胆子也大。”

田柾国凑近看了会留言,说:“阿米说想看演技,哥展现下演技吧。”

“好啊,”金硕珍爽快道,“柾国帮我选曲,我可以配合着情景吃饭。”

田DJ切了几首歌,金硕珍静若处子动若脱兔,完美展现了收放自如,等换了一首悲伤的歌,他又嚎啕假哭。

田柾国看得乐不可支,直到门嘎吱一声被推开,两人都望去。金南俊紧紧皱着眉:“发生什么事了?哥哭了?”

“没有呢,”金硕珍赶紧解释,“和柾国在玩。”

田柾国放下手机,和镜头说了一句“RM哥来了”,又跑向门口和他说明,金硕珍看到金南俊表情不明地说了些什么,田柾国恹恹地走回来,和金硕珍说:“号锡哥叫我去练习室。”

“这么突然?”

“嗯,RapMon哥说的。”

金硕珍心头有一丝怀疑,但还是拍拍田柾国屁股,说:“走吧,早去早回。”马上又想起,拿起桌上的吉事果递给田柾国,“正好买了,给号锡带去吧。”

“我也可以吃吗?”

“给他留一点啊!”

“知道啦。”

田柾国一走,金南俊就走了进来,自动对着镜头打招呼:“大家好,我是新的嘉宾RapMonster。”

“哦~是我们队长呢。”金硕珍嘴上热情,趁着转身拿东西的时机,挡住镜头,朝金南俊做口型,“是不是骗他了?”

金南俊凑近他,低声说:“就当给号锡送饭了。”

金硕珍心头火起,又不好发作,瞪了他一眼,转过身扯出笑脸继续吃饭,金南俊坐在他身后,一边附和着他的话,一边伸手圈住他的腰,桌子挡住了下半身,镜头画面中他们只是贴得近了一些。

本来金硕珍还能继续直播,可金南俊越发过分,作恶的手挑开衬衫扣子,伸进去摸着他腰腹部的皮肤,金硕珍被突然刺激到,膝盖一顶,小桌上的手机翻了下去,等慌手慌脚地捡起,却看到满屏的留言:“天哪,刚才南俊哥哥在抱着硕珍哥哥吧。”“这个视角不是正好看到吗,Jin哥哥的衣服打开了?”“有人截图了吗?是真的吗?”“看错了吧,怎么会这样啊。”

金硕珍心里一凉,脸上干笑道:“大家,南俊在偷我的钱包呢,呀方PD大人,我们队长怎么这么穷了,是不是要给他加工资啊。”

金南俊不慌不忙道:“不是啊,我只是在检查哥吃这么多吃饱了没有。”转向镜头,人畜无害地笑着,“帮阿米们确认了,虽然吃很多,硕珍哥的腹肌还是在的。”

匆匆收尾结束了直播,金硕珍站起身,脸色一沉,说:“呀金南俊,你还记得你是队长吗?”

金南俊收了笑意,迎着他的目光,点了点头。

“之前和泰亨吵架就算了,今天又骗柾国,直播差点出事故,这样你也不在乎吗?”

“不是没出事吗?”

“你觉得无所谓吗?”金硕珍心里一阵难受,口不择言道,“我真的对你很失望。”

“失望吗?”金南俊“哈”得一声笑了,笑完表情变得苦涩而愤怒,“哥凭什么?”

金硕珍一脸严肃:“凭我是你大哥。”

“你忘了我们还是恋人吗?”

“那你忘了我们还有成员吗?”

金南俊因为太激动又说不出话,只有“呼呼”地喘气,两眼直勾勾盯着金硕珍。金硕珍渐渐平静,想去牵一牵金南俊的手,却被他避开。

“南俊啊,”金硕珍低下头,放轻声音,“我只是觉得最近你不太像你了,我们的关系中不是只有我们,知道吧?”

“哥不承认这样的我吗?”

“不是的……”金硕珍习惯性地反驳,却又不知该怎么解释,一时说不出话来。沉默片刻,金南俊先开口:“行了,哥,我先回去了。”

“南俊…”

走到门口,金南俊又转身:“我会和柾国道歉的,哥放心好了。”

门关上的瞬间,金硕珍的心有一些碎。南俊又有什么错呢,只是太喜欢他而失了分寸,自己是大哥却没有处理好,享受着他的爱还责怪他,还说了“失望”这样的话,他听了该多难受。

可是不知道怎么说明。金硕珍抱住头,慢慢蹲了下来,南俊啊,哥对自己也好失望。


直播的插曲成为粉丝中津津乐道的话题,索性成员一直爱搂搂抱抱着玩,刺耳的声音也被狂热的喜爱掩盖。

只是为了避风头,金硕珍在镜头前总是与金南俊保持距离,人后又因为吵了架陷入真实的冷战,金南俊身边少见地一片低气压,宿舍里气氛多少有些奇怪。

这天跑弹录制,抽签分队时,金硕珍抽到了和金南俊一队,没和他确认眼神,金硕珍就找了作家,问能不能重新分组。

转过身正好撞上金南俊,脸上是这几天难得的放晴笑容:“哥,我们……”

“南俊啊,”金硕珍咽了口唾沫,“作家姐姐说重新分组。”

金南俊的表情一瞬间僵死。

最后金南俊和朴智旻一组,全程升着个下巴,郑号锡不止一次地笑他“是不是太真挚了”,金南俊脸色却随着金硕珍和金泰亨的默契合作越来越难看,直到朴智旻在一个游戏中陷入黑洞,金南俊忍无可忍,推了他一下:“呀,你会不会玩啊。”

朴智旻一时手足无措,条件反射道了歉,见金南俊仍是黑脸,又觉得有些冤枉:“我是不太会啊……”

“金南俊。”闵玧其站到朴智旻前面,“做游戏这么大反应干嘛,你做得很好吗?硕珍哥你不管他?”

金硕珍本要出于大哥立场来调解,闵玧其一点名,他心虚起来,嘴一快说道:“和我什么关系。”

金南俊看向他,眼里烧着火,那火背后又是一片心凉。

“行了行了,”郑号锡打圆场,“不要话赶话,先休息一下吧。”

“是我不好……”朴智旻小声说到一半,被金泰亨拉了拉衣角,田柾国也递上一个先别说话的眼色。

“你没错,”金南俊接着他的话,眼睛却看向金硕珍,“都是我的错,全部,行了吧。”

“金南俊!”

“玧其!”金硕珍打断真的有些上火的闵玧其,走到金南俊面前,说,“南俊,我们谈谈。”

金南俊摇了摇头:“哥,你是装傻,还是根本没有心。”


摄制组本想中止录制,郑号锡陪金南俊和导演说明了情况,道了歉,成员都打起精神把剩下的部分录完。

回去的保姆车上,郑号锡正色道:“最近大家情绪都不太好,我们是不是该开个会。”

几个弟弟点了点头,闵玧其也支持,目光集中在金硕珍和金南俊身上,金南俊目视前方不说话,金硕珍只能开口道:“是我出了些问题,我先找南俊解决吧,大家不用担心,我会给一个交代。”

“不是交代不交代,”郑号锡无奈道,“几个人的事都是七个人的事。”

“哥,”金南俊忽然出声,却是和司机说的,“前面地铁站停一下吧,我想起来今晚有约,不回去吃饭了。”

金硕珍伸出舌头润了润干燥的下唇,感到一片刺痛。


晚上十一点,金南俊还没有回来,金硕珍每隔十分钟就跑去他房间看一趟,只有田柾国一个人在打游戏。

“哥,”不堪骚扰的田柾国拿下耳机,“你干脆就在这里等吧。我不烦玧其哥都要烦了。”

“哦。”金硕珍坐在金南俊床上,无聊又焦虑地玩着手指。

“你们最近怎么了?”田柾国状似不经心地问了一句,“更年期了吗?”

“你小子,”金硕珍对着空气踢了一脚,“没什么啊。”

“金泰亨都看出来有什么了。”

“你又不叫他哥,小心他生气。”

“现在这种气氛,谁还敢生气啊。”田柾国说得无心,金硕珍却哽了一下,尴尬得四下环顾,随手抓起床上的衣服:“柾国你又把衣服丢南俊床上。”

“对啊,”田柾国坏笑道,“他最讨厌这个了。”

金硕珍把衣服叠好,放回田柾国床上,看到孩子又戴上耳机投入战斗,默默走出了房间。十一点半了,南俊还没有回来,是不是该打个电话呢。

掏出手机,却收到闵玧其的消息:“他在工作室。”

回头看自己房间,空无一人,也不知道闵玧其什么时候出的门。回信息问他饿不饿,闵玧其秒回:“我不饿,他就不知道了。”

金硕珍叹了口气,进厨房准备夜宵便当,中途金泰亨穿着睡衣晃过来,看到新鲜出炉的鸡蛋卷就伸手去拿,快送到嘴边时忽然问了一句:“给南俊哥的?”

“嗯。”金硕珍一边煮解酒汤一边回答。

“那我不吃了。”金泰亨连忙放下。

金硕珍心里一揪,转身道:“泰亨,你别怪南俊,他只是……”

“压力大吧,”金泰亨自觉接上,“我知道,快回归了嘛,可他最近怪可怕的。”

金硕珍拿起一块鸡蛋卷塞到他嘴里:“是我的错,别这么想他,早点去睡,乖。”


去工作室的路上,金硕珍想了很多,脑子却还是一片混乱。抱着食盒走进金南俊的工作室,果不其然一阵酒气袭来。地上散着几个空瓶,金南俊撑着下巴在作曲。

金硕珍深呼吸一口,向他走去:“果然是南俊啊,这样也在认真工作。”

金南俊扣着耳机没听到,金硕珍就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惊吓过后,金南俊关了设备,平静道:“是哥啊。”

金硕珍把食盒里的便当一一拿出,摆在桌上,又给他倒了一杯解酒汤:“先喝这个。”

“哥知道我喝酒了?”

“猜的。饭也没吃吧。”

“嗯。”

金硕珍夹起一块鸡蛋卷,手托着去喂他,金南俊神色有些抗拒,拗不过金硕珍不肯放下的手,还是一口咬了吃下。

金硕珍又盛了年糕汤递给他,金南俊喝了几口,觉得好笑,自嘲道:“哥真是会打一个巴掌送一个甜枣,而我就这么乖乖地挨打乖乖地吃。”

“你哪里乖了。”说是这样说,金硕珍心里特别酸。“南俊,是哥不好。”

金南俊仍苦笑着摇了摇头:“我也没想到自己会变成这样。”

彼此沉默了会,金南俊忽然抬头:“是哥不好,我因为和哥的恋爱,变得这么奇怪,哥却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一样,哥,你是怎么做到的?”

金硕珍不知该说什么,不住咬着嘴唇,金南俊伸手揉他的嘴角:“哥,别咬,我不说这种话了。”

“南俊,”金硕珍握住他的手,“我只是觉得,你是那么温柔的人,因为我变得爱生气的话,我会感到很罪恶。”

“我以后不生气了。”

“恋爱本来不该这么累的,是不是?”

“哥,累吗?”金南俊的瞳孔第一次有了动摇。

“不是的,”金硕珍连忙否认,“因为我们还要顾及别人,对不对?”

金南俊点点头:“我知道。”

大概是太疲劳,又喝了酒,把夜宵吃完,金南俊困得迷迷糊糊,金硕珍扶他到沙发躺下,让他枕着自己大腿睡。

半梦半醒间,金南俊向他嘟囔着说:“阿珍,多给我一些关心多给我一些特别吧,我不要只是你弟弟。”

“嗯,嗯。”金硕珍不住答应,终于哄得金南俊睡着。

看着恋人空前脆弱的睡颜,金硕珍心里无比挣扎。南俊想要什么,他很清楚,不过就是区别于其它弟弟的,更亲密的对待,可他有能力平衡好南俊的渴望和身为大哥的责任吗,一直以来他都习惯了把个人的需求放在组合后面,也因为把南俊当成了“自己”,只能去委屈他。

但不会太委屈他了吗?金硕珍轻轻摸着金南俊染成白金的发丝,不住地在心里道歉。

可是,金硕珍刻意不去听自己心里的声音,它在说:难道我不想放开去爱吗。


金南俊说,为了让成员们安心,他们要展现出亲近的样子。金硕珍任由他借此肆意依赖,金南俊喜欢从后面抱着他,金硕珍也安慰地仰着脖子,蹭一蹭他的脸颊。

“你们是极与极吗?”朴智旻已经清楚自己在二人战争中的炮灰位置,报复性地调侃他们。

金硕珍刚朝他伸手就被金南俊压了下来:“不准叫他也来。”

“知道了。”金硕珍小声说。

“你们这样真的很奇怪。”朴智旻继续作出汗毛竖起的动作,金硕珍揶揄他:“Hobi亲你的时候你不觉得奇怪了。”

“我有抵抗好不好,”朴智旻做了个嫌弃的表情,“可是哥看着真的很享受。”

金南俊发出了满足的笑声,金硕珍三两句把朴智旻打发走,转头说道:“他们发现了怎么办?”

“那就发现吧,我会保护哥。”

“说什么呢。”金硕珍走了会儿神,金南俊把他晃醒,金硕珍冲他笑道,“不要被发现啊,我喜欢地下恋爱。”


晚上录节目回来,朴智旻和田柾国在车上打打闹闹,一旁金硕珍安静地玩手机,金南俊觉得反常,给他发了消息。

“哥怎么了?不开心?”

金硕珍抬头看他,金南俊只是若无其事地看窗外风景。

“你背上长眼睛了?”金硕珍又发了个RJ的表情。

“车窗影子看到的。”

金硕珍也去看车窗,隐隐倒映出金南俊的侧脸,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在笑。

“我和孩子们玩,你又生气了怎么办?”

金南俊肩膀动了一下,金硕珍确定他是笑了,一会收到消息:“哥好乖。”很快又一条:“那这样的地下恋爱,哥觉得我乖吗。”还发了一个卖萌的KOYA。

金硕珍看着他车窗上的侧影,只是隐约的轮廓,也觉得心里柔情满溢。低头划开消息列表,却因为上一条而笑容凝固。

来信人方时赫:“Jin,南俊最近情绪起伏很大,怎么回事?”

半小时前的消息,他还没回复,又翻回和金南俊的记录,给他发了一个飞吻的表情。

我不可以放开去爱吗?

“哥,发什么呆,”朴智旻忽然捅了捅他的腰,“又有消息了。你一直在聊什么啊,滴滴得好吵。”

“哦哦,”金硕珍回过神,偷偷把手机侧过,瞄了一眼,一条金南俊的傻笑表情,一条方时赫的留言:“硕珍,你该明白怎么成熟地处理关系。”


“南俊,”散步回来等电梯时,金硕珍忽然开口,“我们谈谈吧。”

“谈什么?谈恋……”金南俊笑意未散,看到金硕珍严肃的脸色,玩笑话说一半又收住。

“我在想,我们是不是要先冷静一下。你不觉得我们交往之前的相处更舒服吗?”

金南俊眯起眼,看着他:“哥什么意思?”

“我们本来关系就很好,嗯?”金硕珍一着急就加快语速,“不是配合得也很好吗,你是队长我是大哥,每天都在一起,不用害怕被发现,不用害怕惹麻烦,我们也不用分开,难道非得要交往吗?”

“叮”的一声,电梯门开了,金硕珍抢着进去,不安地喘着气,门将要合上时,金南俊一掌插进门缝,又将门拉开。

“南俊…”

两人就这么对峙着。

“哥是说,”金南俊长长吐了一口气,“我们分手?”

“不是分手,”金硕珍低下头,“就当没有开始过,还和以前一样,不好吗?”

“不好。”金南俊走进电梯,按下楼层,紧紧抓住金硕珍的手腕。看着楼层数字一个个变化,金南俊的下颌也越咬越紧,似乎有什么破坏的力量就要在他身体里爆开。

“哥觉得,我在玩是吧?”

到达的前一刻,金南俊一字一顿地挤出:“还是你觉得,这一切很好玩?”

电梯门开了,金南俊拽着金硕珍一路到门口,胡乱地插进钥匙打开门,正撞上朴智旻一脸惊恐:“哥怎么了?”

“滚开。”金南俊像怪物般往房间冲,金硕珍被他扯得险些摔倒,金南俊不管不顾地吼,“叫田柾国滚出去。”

“他…他不在……”朴智旻被吓得不敢说话,半晌才回过神要去拉住他们,却被金南俊一把推开。

“智旻!”金硕珍抵住墙根,却又被扒开手拽走,“南俊你别疯了!”

“南俊哥!”朴智旻爬起身,又去喊别人,“玧其哥!号锡哥!”

“智旻别叫他们!”金硕珍忽然朝他喊,他已满脸通红,挣扎两下直接被金南俊扛到房间。

门一关,朴智旻的声音变得模糊。金南俊把金硕珍死死压在床上,啃咬般粗暴地亲吻,金硕珍用尽力气也推不开他,喘息的片刻,金南俊抓住他的衣领往上拽:“好玩吗,金硕珍?有意思吗?”

“南俊……”金硕珍满脸是泪,“你冷静一些……”

“你别再让我该死的冷静了!”金南俊直接扯开金硕珍的上衣,“你他妈……”狠狠一口咬上他的肩膀,金南俊带着满嘴的血腥气说,“你知道什么叫爱吗?”

金硕珍疼到叫出声,却忽然不再反抗,伸手抱住金南俊,将他的头按在自己胸口。金南俊顺势舔吻着他的身体,一手压在他的裤头,试图单手解开他的皮带。

“我来……”金硕珍抓住他的手,“南俊,我来。”

就在一边解着皮带,一边被金南俊胡乱亲吻脸和身体时,郑号锡的声音和拍门声一齐炸开:“开门!南俊,硕珍哥!开门!”

金硕珍一下弹起,又被金南俊重重压下,“南俊!”金硕珍几乎悲鸣,“以后再……”

金南俊直接咬上他的嘴,一手用力扯着他的裤子,皮带卡着金硕珍的胯骨,勒出深深的红痕。

“南俊,求求你……”金硕珍嘴角的血被簌簌的眼泪冲开,“停下,不要再!”

“开门!”闵玧其的声音也出现,金硕珍反抗得更厉害,“都滚啊!”金南俊朝外怒吼一声,猛地扯开金硕珍的外裤,把他腿顶开往上抬。

“南俊……”金硕珍嗓子已经哑了,又听到门外郑号锡和闵玧其的声音交叠着:“智旻你去找钥匙!”“泰亨叫柾国来撞门!”“田柾国人呢!”

“啊!”金南俊被金硕珍一脚踹到侧腹,闷哼两声,爬起来高高举起拳头。

“南俊,你要打我?”金硕珍满身伤痕,不可置信地问,瞪了片刻眼,他又笑了,笑着却被呛到,喉口灼热中有甜腥味。

金南俊看着身下这个人,泪痕中夹着血迹,衣服已被扯得不堪,身上横竖都是被掐被卡着的红痕。

这是金硕珍。

金南俊狠狠扇了自己一巴掌,跌坐在床边,门外的喊声更乱,随后响起了重重的撞击声。

金硕珍慢慢坐起身,用还嘶哑的嗓子说:“去开门吧,别让他们撞疼了。”

金南俊脱下上衣,丢给他,自己朝门口走去。


混乱的夜晚结束得各怀心事。第二天金硕珍早起想做早饭,却看到金南俊已经站在厨房里,脚下是碗的碎片,垃圾桶里还有几个焦黑的鸡蛋。

沉默地看了片刻,金硕珍走过去:“我来吧,你把地板扫了,别扎到脚。”

端出早饭,闵玧其已经在客厅看书,帮金硕珍摆好餐具,三个人先坐下吃饭。

气氛怪异,闵玧其不动手,金硕珍和金南俊也不动,像犯错的孩子等家长训话。闵玧其笑了,第一句话是:“朴智旻昨晚做噩梦了。”

金南俊不说话,开始低头吃饭。

“我会和他解释。”金硕珍放下勺子,“玧其,对不起。”

“和我道歉干嘛?”闵玧其还是满不在乎的样子,身后郑号锡走过来,还没洗漱,却是一脸正色:“后天飞台湾,还记得我们要做什么吧?”

“我吃完就去练习室。”金南俊飞快把早餐塞进嘴里,看了金硕珍一眼,又说,“还是哥先去吧,我下午去。”


飞往台湾的飞机,金硕珍没有换座位,仍是一张毯子盖着两个人。只是金南俊一上飞机就睡着了,发午餐时,金硕珍小声叫了他一句,没有醒,金硕珍也就不勉强他。

下了飞机直奔酒店,金硕珍麻烦前台送一份午餐到金南俊房间,躲在猫眼后面看着服务生又把空餐盒取走,金硕珍才安心。

“何必呢。”闵玧其躺在床上问他。

金硕珍长叹一口气,说:“玧其,我很糟糕,对吧。”

“嗯,”闵玧其理所当然地点头,“最差。”

“怎么跟你哥说话呢。”金硕珍一个枕头飞过去。

仰面躺在床上,金硕珍心里无限悲哀地想,我真的很差劲。

短暂休息后,下午一齐出发去看见面会场地,金硕珍脸上伤痕未退,帽子口罩戴得严严实实,天热了没法用围巾,找金泰亨要了一条复古领巾挡住脖子上的吻痕。

“帅吧。”搭配完有些得意,回头想询问金泰亨的意见,却撞上金南俊的目光。金硕珍想过去同他说话,金南俊却很快走开。

工作结束,金泰亨提议去夜市玩,田柾国第一个举高手附议,也顺口征求金南俊意见:“南俊哥,可以去吧?”

“去吧。”金南俊很干脆。

“我也去,”金硕珍加入,“听说台湾夜市很好吃,上次都没时间吃。”

“那我和硕珍哥一起。”朴智旻站到他旁边。

本来普通的一句话,因为朴智旻动作太过坚定,显得像护卫安全的保镖,金南俊脸色暗了暗,说:“Jin哥带他们去吧,我有点累,不去了。”

“我还是不去了。”金硕珍说,“你们去吧,我和玧其在酒店休息。”

“谁说我不去了?”闵玧其一脸惊讶,“又不是上战场,一起去不行吗?”

大家都不说话,闵玧其表情夸张道:“我一提议就不说话?”

喜欢在闵玧其兴致高昂时无视他本来是弟弟们逗人的乐趣,但最近气氛特殊,金泰亨和田柾国对了个眼神,还真不知道要怎么接。

好在郑号锡笑嘻嘻道:“给玧其哥一个面子啊,难得他肯动弹。”

“那玧其哥请客啊。”金泰亨趁机加码。

闵玧其怒道:“我欠你们还是求你们了?”

“好了,”金南俊拍手收拾场面,“一起去吧,我请客。”

“哇哥最棒!”田柾国立马竖起大拇指。

金南俊转头,对上金硕珍视线,金硕珍轻轻冲他点了点头。


金硕珍一向爱吃爱玩,夜市对他就像天堂。朴智旻和金泰亨更疯,一路冲到前面,郑号锡被派去看着他们。田柾国知晓待在金硕珍身边吃得最好,干脆寸步不离,闵玧其对吃吃喝喝没有很大兴趣,有时田柾国买来尝尝鲜,剩的不想吃了,闵玧其也接过来不嫌弃。金南俊走在最后面,保持着一点距离,眼睛却牢牢锁着金硕珍的身影。

他真的很开心。吃到小吃会兴奋到两眼发光,被烫得说不出话也兴致不减,会被小摊上的烟火吓到,会挤进人群看热闹,为了买冰淇淋,金南俊看到金硕珍直接抓住田柾国的手冲到店铺前,比手画脚,毫不避讳,等到两手各抓一支高高的甜筒破开人群,又听到他高声喊:“柾国啊,帮哥拍照!”

他是有多开心啊。金南俊失笑,低下头看自己被人流踩脏的鞋子,嘴巴忽然变得很苦,从前这种单纯的开心也时常展现给他的。

呆呆地想了一会,忽然意识到身在台湾,一抬头,冰淇淋铺子前已经没有他们的身影,金南俊一下慌了。

“阿珍!”

金南俊一遍遍地转圈搜索,刚才还热闹的景象忽然变得很陌生:“硕珍!”

“在那边,”闵玧其忽然出现在他身边,阻止了无头苍蝇般的金南俊,“那边捞金鱼。”

“哦—”金南俊还惊魂未定,顺着闵玧其的视线,果然看到他和田柾国蹲在水池前,田柾国手抬起来时被金硕珍撞了一下,大概金鱼又掉了下去,孩子气得打了金硕珍一下,金硕珍大笑着挽起袖子,接过田柾国手里的兜网,俯下身去打捞。

“啊!!”不过片刻,他看到金硕珍一下子站起来,“南俊啊!捞到了!”

金南俊站在离他半道街的地方,忽然被这喊声击中,没人回应的金硕珍也愣了一下,这瞬间一道金色的影子划过,然后是田柾国猖狂的大笑和金硕珍懊恼的声音。

算了钱,金硕珍一转身就找到金南俊,直直走到他面前:“刚才都捞到了,居然兜网破了,又没有了。”

“哦,”金南俊不知该说什么,眼前的金硕珍眼睛晶亮,沿街的火树银花人间烟火都在他身后落下,只有金硕珍站在那里,“大概,不想跟哥回家吧。”

就是在那一瞬间,金南俊做了决定。


台湾的见面会很顺利,回程的气氛缓和许多,郑号锡本想回韩国后大家一起谈一谈,看到飞机上金硕珍和金南俊头抵着头看电影,似乎又没有什么事了。

回归在即,大家都染了黑发,金硕珍完成得最快,挨个弟弟审查过去,一一打趣,等走到金南俊身边,金南俊从手机上移开视线,从镜子中看到金硕珍的笑容:“南俊这么看很善良哦。”

“像以前的青年吧。”金南俊仰头看他。

“嗯。”金硕珍点点头,“像穿越一样。”

“哥,”造型师去拿发油的间隙,金南俊说,“今晚和我去看电影吧。”

金硕珍看了看四周,答应道:“好。”


金南俊买了情侣特座,戴上帽子再戴上3D眼镜,黑暗中就不会被人认出了。一份爆米花放在中间,金硕珍本以为他会玩在爆米花桶中牵手的把戏,可每次自己伸过去,金南俊的手就收回,最后只是他不停在吃爆米花。

“南俊,你不吃吗?”金硕珍凑到他耳边问。

“哥吃吧。”

“我吃多了,怕胖。”

“那我吃吧。”金南俊把爆米花桶取下,抱在怀里。

“喂——”金硕珍又想伸手,但到底没有越过去。

电影结束时已经凌晨两点,金硕珍和金南俊一起走在首尔的大街上,疾驰的车辆不会停下看请他们是谁,金硕珍还在咬着吸管,手中的可乐杯就被金南俊摘下。

“哥早上肚子还疼,别喝太多。”

“嗯。”金硕珍看着金南俊掀开盖子喝了两口,将可乐杯扔到路边垃圾桶。

并肩走了一会,金南俊说:“哥,我们真的是很不一样的人。”

“怎么说?”

“以前就说过,我是热烈生活的人,而哥总是悠游自在。我喜欢表达感情,哥呢,习惯顾虑全局,对不对?”

金硕珍点了点头。

“其实哥担心的我一直都明白,我是队长,你是大哥,我们对防弹少年团的责任比其它成员更多,我们不能被发现,也不能影响到别人,可我最近太任性了,已经打破底线了吧?”

“南俊啊,”金硕珍温柔勾起嘴角,“其实……”

“可是哥,”金南俊打断他,“你记不记得,是你说的,至少在你面前,我可以任性,可以吵闹也可以哭。”

金硕珍停了脚步,他当然记得。那时金南俊自我要求太严苛,是他亲口对他说的:“队长有什么了不起,在哥面前,可以任性,可以吵闹,也可以哭。”

是他先做出了承诺,却没有遵守。是他在金南俊放下一切,只做他恋人的时候,还在用队长来要求他。

“南俊…”金硕珍心里一下乱了,觉得自己近来的一切都很可笑,“是我做错了。”

金南俊的手抚上他的脸,拇指轻轻擦过,金硕珍才意识到自己流泪了。

“哥,”金南俊拉了他袖子一把,示意他继续往前走,“在台湾的时候,我忽然理解了你说的意思,理解了为什么哥说我们本来就相处得很好,本来哥在我面前,也是可以随便笑,随便闹的,本来我也是想握就可以握住哥的手的。”

“不是的,”金硕珍想拽住他,金南俊却轻轻避开了他的动作,“不是的,”金硕珍一再摇头,“南俊,是我想错了,相处和相爱是不一样的,因为我们相爱,所以和以前是不一样的。”

是在金南俊把他压在床上,咬着他的肩膀施暴时,金硕珍听到了那句话:“你知道什么叫爱吗?”

那一刻他解开了自己的症结,从朋友到爱人,跨过了安全界线,也就跨过了人与人之间的缓冲区,因为亲密而独一,就会有过分的在意,过多的期待,会有独占欲,也会有不讲理的冲撞。南俊没有做错什么,只是把恋爱中的情绪放大到了生活的全部。是因为爱他才有了一切摩擦。他本该好好和南俊说清楚,最后却偷懒又怯弱地想着退回原本的舒适界限。

他忘了南俊爱他,也忘了他爱南俊。他们之间的本质已经变了,本质是爱,已经回不去了。

“南俊,”金硕珍终于牵住他的手,“是因为我没有给你安全感,才害你发脾气吧。是因为我一直反反复复……”

金南俊看着他,视线有一些模糊:“哥,我不怕你反复,只是怕你对这段感情没有一点期待。”

金硕珍心里的委屈一下子要决堤,他怎么会没有期待,他只是不敢去期待。

“哥,我们往前走吧,晚上很凉,不要停着。”

金硕珍跟着他的步伐,两人的手浅浅握着,似乎随时要松开,慢慢走到小区门口,金南俊说:“哥先上去吧,我再走走。”

金硕珍皱起眉头:“晚上很凉,而且他们都知道我们一起出来了。”

“哥,”金南俊轻声笑了,“其实我想说,我答应你。”

“答应什么?”金硕珍不记得自己要求过什么。

“答应你就当没有开始过,不用害怕被发现,不用害怕惹麻烦,不用分开。不是分手,哥,”金南俊仍是温柔笑着,“只是退回去而已。”

金硕珍终于明白,哪怕是自己慌不择言的话,金南俊也全部记在心里,现在一一还给他,他才知道被扎得该有多痛。

“还有一个东西,我想给哥。”金南俊从衣服内兜里掏出一个小盒子,放到金硕珍手上,“现在,哥先上去吧。”

“南俊……”

金南俊轻轻退了金硕珍一下,金硕珍没有灵魂地往前走,直到进了电梯间,才想起来打开小盒子。

不是什么戒指信物,只是一盒糖,看包装就是劣质巧克力。金硕珍却瞬间泪水决堤。

他记得这种巧克力,出道之前他为了减肥,每天除了一点鸡胸肉就什么也不吃,直到有一天他和金南俊路过便利店,实在太馋了,就买了几颗这样的巧克力,又硬又甜,浓厚的代可可脂的味道,金硕珍却当成宝贝一样。

吃完手上的,他还不满足,金南俊就把自己的递过来,说:“难吃死了,哥都吃了吧。”

他一边念叨金南俊都没拆开就说难吃,一边细细品尝着那粗劣的甜味。

后来金南俊偶尔也给他带,就一两颗,每次他吃完感到空虚时,金南俊就又递上,说还有一颗。再后来他不再节食,也就没再尝过。

剥开糖纸,把外形也歪歪扭扭的巧克力放进嘴里,太硬了,硌得牙生疼,舌头上也全是廉价的触感,金硕珍不甘心地抹眼泪,为什么他要被这样的劣质巧克力彻底打败。

却身体却不由自主地往外跑,原来从那时候就……原来从那时候金南俊的原则就不存在,就只是一味地迁就他。

“金南俊!”

坐在小区长椅上发呆的金南俊一抬头,就看到金硕珍朝他跑来。

“硕珍……”习惯性地起身,被他撞了个满怀。

“这是什么,”金硕珍举着糖盒,冲他又哭又笑,“你真的很小气。”

“只是正好看到了……”

金硕珍捧住他的脸,认认真真吻了上去,金南俊的脸颊被他的泪水濡湿一片。

“哥!”金南俊把他一把推开,环顾四周找着监控,“你疯了?!”

金硕珍笑了,一滴眼泪还挂在睫毛上,“我们都这么聪明,分明可以过得更好,对吧?”

“哥…”金南俊用指尖接过他那滴泪珠,“阿珍。”

“对不起,南俊。”金硕珍环抱住他,下巴搁在金南俊的肩膀上,“这是我最后一次道歉,以后不会再让你委屈了。我想接受你的爱,也想被你爱,明白吗?”

金南俊缓缓抬手,挣扎片刻,用力回抱住金硕珍。“我明白。”

金硕珍要他和他们都好,这只有金南俊给得起。

“我明白。”


后来金硕珍给方时赫发信息:“老师,我想所谓的成熟地处理关系,不是阻断也不是退却,如果是既成事实,就该去引导它变得更好,您觉得呢?”

过了很久才收到回信:“我相信你。”

几分钟后又一条:“们。”

那时金硕珍正躺在金南俊腿上听歌,把手机高举起给金南俊看,而后收到他迎面落下的笑容和亲吻。


评论(22)
热度(738)

© _万分温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