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万分温暖

不要摘下有色眼镜,就戴着它挨揍吧。

初恋

那是郑号锡还没有取名J-hope的时候。

朴智旻最怕的就是他,而不是闵玧其。闵玧其的黑脸一天中也总有放晴的时候,郑号锡很温柔,却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

越是怕就越是总碰上,比起没有舞蹈基础的金硕珍和金南俊,要放下现代舞身段去适应街舞的朴智旻更让郑号锡频频皱眉。

“智旻啊,”郑号锡拖着嗓子念他的名字,“不是这样的。”从身后抓住朴智旻的手臂,“啪——啪”,用力扯动,膝盖顶入他的大腿内侧,“哒——哒”,向外推开,“是这样的,知道了吗?”

“是的,哥。”朴智旻不好意思地低下头,他感到自己像是被绑在郑号锡这个人形十字架上,那哥身上若有若无的香味飘在后方。

“好了,你练吧。”

郑号锡松开手,朴智旻告诉自己要撑住,不要就腿软倒在郑号锡身上。


那是他的青春期。

在舞蹈房里泡了两年,朴智旻每天眼前都是柔软的躯体,以致于第一次看到地下舞者郑号锡,他就被那强烈的动作攫住了心脏。

郑号锡那时有些阴郁,渔夫帽戴得很低,只有和闵玧其呆一起的时候才略显活泼。闵玧其答应给他制作超强势的曲子,前提是“你要快点练好Rap”。

郑号锡的Rap是现学的,盯他们跳舞的间隙,郑号锡就蹲在角落写歌词练韵脚,或许是B-Boy的底子,他进步神速,代价是每天干裂的嘴唇和嘶哑的嗓音。

朴智旻放学路上买了一支小唇膏,去练习室前泡了一杯罗汉果茶,一齐递给郑号锡。

“哥辛苦了。”

手不知道往哪里放,就摸摸后脑勺。

郑号锡愣了一下,笑了,朴智旻发现他笑的时候颧骨会变得饱满。

“智旻啊。”郑号锡拉过他的手,让他蹲在自己身边,朴智旻刚才把自己头发弄乱了,郑号锡长长的手指插进发间,帮他顺好。

“真是善良的孩子。”

朴智旻在心里摇头。不是善良的孩子,是喜欢哥的孩子。


出道前夕,焦虑笼罩着每一个人。闵玧其整天把自己关在工作室,金硕珍时常坐着绞手发呆,看到金南俊同样心事重重,又赶紧扯出笑脸,拍拍他的肩膀安慰说:“南俊啊,没事的。”

他的表情变化不如郑号锡自如。自从取了象征希望的艺名,郑号锡就练成了在镜头前一秒切换活力笑容的本事。

田柾国还是怯生生的年纪,被哥哥们的不安传染着,除了拼命练习,就是小心看着脸色。郑号锡可能心疼他这样,走过去揉了揉孩子的头发:“国儿,别害怕。”

等目光转到旁边的朴智旻身上,那滴水的温柔似乎又不存在了,朴智旻心脏微微发疼。

他和金泰亨每天一起上学,从宿舍到学校的公车上,一人只能睡一半的时间。朴智旻不忍心在这时吵金泰亨,只能在上课时给他写小纸条。

“泰泰,号锡哥是不是讨厌我呢。TT”

金泰亨根本没在听课,瞬间就飞来了纸团:“为什么这么说啊。”

“只是感觉嘛,他好像对小国关心更多。”

“怎么能和那小子比啦。”金泰亨画了一个鬼脸,“你不也对他关心很多吗。”

“跑题啦!”朴智旻还想写,老师从讲台走了下来,他只能把纸条胡乱塞到练习本里。


放学时候金泰亨买了两支冰淇淋,分给朴智旻一支。朴智旻把冰淇淋藏在书包小袋里,回到宿舍,郑号锡不在,又跑到练习室,果然他在教金硕珍跳舞。

“号锡哥。”朴智旻敲敲门,在外面冲他招手。

“哥先练。”郑号锡和金硕珍说了一声,走到门外,“怎么啦?”

朴智旻从书包里掏出冰淇淋,就算他一路跑得很快,冰淇淋还是化了一半,沉沉地兜在包装袋里。

朴智旻有些尴尬,不知该不该再递给郑号锡,郑号锡倒大方地从他手里拿过,撕开包装,拎出还剩一半的糕体,送到朴智旻嘴边。

“啊——”

朴智旻傻乎乎地张开嘴,冻牙的冰淇淋在他舌尖滚了一圈,滑进喉咙里。

郑号锡两根手指夹着包装袋,掌心拢出一个小洼地,托在朴智旻下巴下方,另一只手还放在朴智旻嘴边喂他。

“是给哥吃的。”这么说着,冰淇淋又融了一滴,啪嗒掉在郑号锡掌心,朴智旻条件反射地伸出舌头,在郑号锡手心舔了一下。

皮肤接触的瞬间,两个人或许都震颤了一下。

“谢谢智旻。”

“是泰泰买的。”

“嗯。”

不知该说什么,冰淇淋又要化了,朴智旻赶紧凑过去又舔了一口挽救危局。心里却在骂自己在做什么,说好了是给哥的。

“哇,冰淇淋。”金硕珍忽然凑了过来,“还有吗?”

“喏。”郑号锡把手中的包装袋给他,练习到口干舌燥的金硕珍不甚介意,接过来撕得更大些,把化成冰奶昔的冰淇淋全部倒进嘴里。

“谢谢啦孩子们。”有洁癖的大哥去扔垃圾洗手。

朴智旻的心口又开始疼了,赌气地要把郑号锡手里的冰淇淋全部吃掉,就在咬上的瞬间,郑号锡忽然也低头,咬住了另一边。

碰到了吗?朴智旻被冻麻的嘴唇感觉不出,眼前却是郑号锡变弯的笑眼。

“不是说给我的吗,怎么自己都吃了?”

融化在哥嘴里的冰淇淋,会是和我尝到的一样的味道吗?


闵玧其编了一首超性感的曲子,混入了暧昧的呻吟声,播放DEMO的时候,金泰亨第一时间捂住了田柾国的耳朵。

郑号锡推荐朴智旻来表演,朴智旻紧张到无措,耳朵早就悄悄红起来。

“我…不行的吧。”

金南俊一脸正直地拍拍他的背:“试试再说嘛。”

练习的时候朴智旻才知道最大的煎熬是撞击着性感声响的密闭空间里,闵玧其和郑号锡两个人抱着胳膊翘着二郎腿,若有所思地在看他。

“做不到。”朴智旻动了两下,僵硬地蹲在地上投降。

闵玧其“啧”了一声,郑号锡立马走过来,拉起他,说:“智旻,你看我。”

他忽然WAVE扭腰靠近,带着侵略与诱惑逼到咫尺之间,手似乎在朴智旻背上摸过一圈,酥酥麻麻的,配合音乐刻意加强的吐息落在朴智旻的后颈,那些呻吟好像就是郑号锡发出的,还夹带着他的名字,智旻,智旻。

朴智旻忽然想推开他就跑。

犹豫的片刻,郑号锡已经收了动作,一本正经地说:“把你的力量消解掉,舒展时不要追求动作干净,呼吸打乱,有缠绵也要有高潮。”

“嗯。”朴智旻小鸡啄米般点头。

“喂,智旻。”闵玧其看热闹般地说,“你不是恋爱过吗。”

恋爱过又怎么了。他偷偷腹诽实权哥哥。

“不会还是处男吧?”

“当然是啊!”朴智旻像受到诬蔑般,大声喊道。看到闵玧其笑到通红的脸,才意识到这或许也不是什么太光荣的事。

去看郑号锡,郑号锡也笑了,眉眼弯弯,掐了一把他的脸,说:“那你不能理解也很正常。”


朴智旻有时会觉得闵玧其和郑号锡有些什么。他们会共用一瓶水,虽然他们七个人都如此,但就是闵玧其接过郑号锡的水瓶时,朴智旻心里就有什么东西在崩解的触感。好像在看他们接吻似的。

和金泰亨在床上打牌时,朴智旻问:“泰泰,你接吻过吗?”

金泰亨尴尬成了括号嘴,说:“干嘛问这个。”

“好奇嘛。”

“其实……”金泰亨把牌捏来捏去,“我昨天亲了田柾国。”

“哈?!”朴智旻吃惊得手一抖,撒了一半的牌。

金泰亨把牌一摔,凑到他跟前,小声说:“就是我昨天问他,有没有接吻过,他说没有,然后问我有没有,我觉得说没有很丢人,就亲了他。”

朴智旻眨巴眨巴眼,金泰亨有气无力地补充:“嘴巴上。”

愣了半天,朴智旻忽然觉醒,抄过枕头就打金泰亨:“你有病啊!”

金泰亨往后退到墙根,朴智旻冷静了一下,又跟着爬过去,悄声说:“那你觉得号锡哥和玧其哥会接吻吗?”

金泰亨推了一把朴智旻,报仇道:“你有病啊!”

枕头战一触即发,金泰亨造作起来,一个扫腿,放在一旁的可乐撒了一床。

“我的裤子!”金泰亨抱腿假哭。

朴智旻气得掐住他的脖子乱摇:“那我的被子呢!!!”


可能就是祸兮福所倚,朴智旻在金硕珍的帮助下洗晒好了床单被单,又被郑号锡收留了一夜。在小小的宿舍床上,他要被郑号锡完全包在怀里,两个人才能安然躺下。

鼻尖全是郑号锡的体香,身体的皮肤好像也会呼吸,沉醉在充满郑号锡的空气氛围中。朴智旻不敢同他面对面,怕心脏咚咚的跳动被他感觉到,也害怕青春期男生气血旺盛的秘密被他发现。

“智旻,生病了吗。”郑号锡从身后抱着他,头抵在他的肩膀上,小声在耳边说,“怎么身上这么烫。”

朴智旻只敢摇头不敢开口,害怕发出令人害羞的声音,他后悔只穿着背心短裤了,郑号锡的胳膊和腿与他紧紧相贴,皮肤接触处似乎因为透出汗水而变得湿滑,大概觉得好玩,郑号锡还在他胸口摸了两下:“软软的。”

朴智旻不自觉哼了一声,身体轻微一抽,不结实的宿舍床晃了一下。

“嘘。”郑号锡重新把他抱紧,“不要吵醒小国。”

上铺的田柾国似乎小心翻了个身,朴智旻不禁猜想起他被金泰亨亲过后的心情,那孩子会为此辗转难眠吗?

“号锡哥?”

“嗯?”

朴智旻在他怀里轻轻转身,怕压疼郑号锡垫在自己身下的手,又微微弓起身,脑袋便靠着郑号锡的胸口。耳边是他结实、沉稳的心跳。

哥就不会为我心跳加快吗。朴智旻忽然感到心里难过。

把手掌贴在郑号锡心口,朴智旻用气声问:“哥会帮我跳好舞吗?”

“会的。”郑号锡低头去找朴智旻的耳朵,无意中嘴唇在他耳廓上蹭了几下,伸手覆上朴智旻放在自己胸间的手,一松一紧捏着把玩。

“智旻的手真的很小。”

“哥,帮帮我吧。”朴智旻假装撒娇地蹭动,在黑暗中偷偷吻郑号锡的手指。


如果他不是因为疲惫和紧张早早睡着,大概也会听到郑号锡逐渐雷动的心跳,以及身体渐渐升起的灼热。


出道后日程骤然紧张,朴智旻和金泰亨只能一人做一半作业,在睡前互相抄完另一半。

休息的间隙,朴智旻抱着练习本在工作室走来走去。

“怎么了?”郑号锡抬头看他。

“硕珍哥不在吗?”

“和南俊出去买东西了。”

“这样啊,”朴智旻沮丧地低下头,“想叫他教我写作业。”

“拿过来吧,”郑号锡放下手机,“哥帮你做,你去玩一会。”

“真的可以吗?”朴智旻闪烁着惊喜的眼神中也有一丝怀疑。

“小子,你哥不用学习也很聪明的。”

郑号锡接过练习本,翻了两页,笑道:“这种程度,就算田柾国也会做啊。”

朴智旻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泰亨也不会啊。”

“两个笨蛋。”郑号锡拿起笔帮他解题,一边用下巴支使他,“去玩会吧,别整天这么累。”

朴智旻很乖地没有去玩,和田柾国一起练了舞,去便利店吃了饭,自己买了最便宜的,给郑号锡热了一份豪华便当带了回去。

工作室只有闵玧其一个人,说郑号锡太累了先回去睡了。朴智旻心里很愧疚,回到宿舍,悄声进了房间,郑号锡蒙着被子,只露出头顶的头发,自己的练习本好好地放在床边。

朴智旻蹑手蹑脚拿过练习本,折了脚的页数都被郑号锡工整地写好答案,朴智旻心里热热的,伸手摸上郑号锡的字迹,也像他本人一样温柔沉静。

忽然一张纸飘落到脚边,朴智旻蹲下拾起,看清内容的一瞬间心脏骤停。

是他和金泰亨的纸条。

“泰泰,号锡哥是不是讨厌我呢。TT”

最下面是郑号锡的回复:“不是讨厌,是喜欢。”

下一句被划掉了,在那模糊的空隙中,朴智旻还是读懂了:“是不能太喜欢。”


有时想来,陷入爱恋中的人总是诡计多端。就像他明知夹着这张纸条,还是把练习本给了郑号锡;就像郑号锡划掉了这句话,却留下了那么多破绽让他去读。


郑号锡睡醒了,和朴智旻一起坐在床上吃着豪华便当,朴智旻早就吃饱了,还是贪恋郑号锡喂他的动作。

田柾国的睡裤从上铺掉了下来,郑号锡一把抓住,又甩了上去。

“号锡哥,你说,我们以后有可能搬到大宿舍吗?”

“没准呢。”

“那我还想和号锡哥住一个房间。”

郑号锡停下吃饭的动作,转头去看朴智旻,他的嘴角沾了鸡蛋碎,郑号锡不想用手拈去,就突袭亲了上去,用舌尖扫走。

朴智旻瞪大了双眼,郑号锡却像什么都没有发生,继续吃饭。

“哥!”朴智旻忽然提高声音,拉住郑号锡的袖子,柔软的嘴唇瘪了起来,委屈而愤怒道,“哥为什么总是戏弄我。”

郑号锡勾起嘴角笑了,日常的温柔中藏了些危险的强势,一手捧住朴智旻的脸,大拇指腹蹭过他的下唇:“因为你太狡猾了,朴智旻。”


朴智旻的性感舞蹈进步飞快,闵玧其讲话一向直接,玩笑中带着点认真:“像是被谁开窍了一样。”

这开窍显然说的不是舞蹈教学,大概与“性”一类有关,朴智旻害羞之外,心里又有点倔劲,抬头去看郑号锡,他宛若无事地划着手机。

“玧其,”金硕珍出来收场,“说什么呢。”

闵玧其向来不反抗金硕珍,只是留下意味深长的目光。

朴智旻心里知道自己是故意的。那天的突袭亲吻后,他对郑号锡生出了一些不甘心,甚至是挑衅。他想揭开所谓温柔哥哥的面具,裂缝中看到的一点又挑逗又不负责的郑号锡,意外让他更加着迷。

越是看上去乖巧的人,心里越是蠢蠢欲动。

晚上的练习室,郑号锡一个人在做着编舞设计,朴智旻开门走进去,熟视无睹地开始播放歌曲,外套半褪不褪,动作稍微一大就滑落肩头,里面是空荡的背心。

郑号锡放下工作,饶有兴致地看了他一会,又继续低头写写画画。

朴智旻觉得没意思了,跳了一会又坐到另一边,摸了摸背包,居然忘了带矿泉水。

赌气得要发作的瞬间,忽然眼前出现了一瓶水,还有郑号锡修长的手指,视线顺着往上,郑号锡站在他面前,居高临下看着。

朴智旻想去接,郑号锡却忽然丢了水,直接握上朴智旻的手,拉着自己半跪在他身前,借着靠近的力,又一次吻上朴智旻渴望的嘴唇。

这次不是轻轻一碰,郑号锡的舌头细细润过朴智旻的唇舌,教他怎样的缠绵才算接吻。

分开的时候朴智旻的眼睛,脸颊,耳朵和嘴唇都是红的,在软白皮肤的映衬下更明显。

“是我的初吻,哥。”他用泛着水光的嘴巴说着。

“我的初BoBo,初Kiss,都是和哥。”

这么说着,朴智旻觉得自己都要哭了,如果郑号锡这次再不明不白地走掉,他真的会掉下眼泪。

“我知道,”郑号锡轻轻摸着他的脸,“智旻,我在等你长大。”


后来他们如愿换了大宿舍,郑号锡和朴智旻住一个房间。

七个人的入住庆典结束后,郑号锡为朴智旻举行了他们自己的仪式。关上门的一瞬间,朴智旻就被郑号锡抓住手腕,压在了门板上。然后是鬣狗一般密集又强势的亲吻攻击,他们一路拥吻到床上,朴智旻手忙脚乱地帮郑号锡脱衣服,铺天盖地的情欲因子中,朴智旻好像看到郑号锡的面具终于碎落一地。

被满满地占有,用力地撞击着往前蹭时,朴智旻又想起了初见郑号锡的时候,那个地下舞者那样霸道与强烈,好像天生就是来捕猎压制他的一般。

两人汗津津地抱在一起,直到呼吸逐渐平静,朴智旻微微撑起身,主动吻上郑号锡的侧脸。

“哥,我撒谎了,我没有恋爱过,哥是我的初恋。”

“我知道。”郑号锡揽住他的腰,一下下轻拍朴智旻的背,“你一直是我的孩子。”


评论(14)
热度(430)

© _万分温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