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万分温暖

不要摘下有色眼镜,就戴着它挨揍吧。

无题

练习室里只有东永裴一个人在练舞,权志龙病恹恹走进来,歪在椅子上等着歌曲结束。

东永裴想要再来一遍,权志龙眼疾手快关了音乐。

“永裴呀,我们去食堂吃饭吧。”

“我不去了,”东永裴指了指背包,“孝琳准备了便当。”

权志龙的嘴撇了撇,苦脸道:“你真是获得了幸福的人。”

“你怎么了?”东永裴对于这个一起长大的弟弟很了解,喝光一瓶水后坐到他身边,“昨晚没休息好吧。”黑眼圈盖住半张脸了。

“去Club了。”

“自己?”

“和Top哥。”

东永裴挠头:“又吵架了?”

“也不是吧。”权志龙凝视了他一会,眼神又失了焦,“永裴呀,我感到好累。”




昨晚在Club,本来只想在角落喝个酒,崔胜铉忽然有了感兴趣的人,同他说:“那边的女生,看到了吗,哥过去要号码,有信心吗?”

崔胜铉讲话一直断断续续,权志龙懒懒地抬眼,模糊地“嗯”了一声。

崔胜铉于是整整衣服走了过去,权志龙一眼也不想看,朦胧的目光盯着手机的秒表。

十分钟,度秒如年,崔胜铉回来了,手心是发着荧光的电话号码。

“叫什么名字?”权志龙问。

“啊?”

权志龙笑了,要到了号码却连名字也没有问的哥,是真的抱着纯真的挑战心理去的吗?

“还是我去吧,把名字给哥问回来。”

权志龙从沙发上爬起身,戴好帽子,走过崔胜铉身边时被他拉住了手。

“就坐着吧,坐下,陪我喝酒。”

“不想喝。”权志龙挣了挣,没有脱开他的手,就愣愣地站在原地。

崔胜铉走到他身后:“生气了?”

“没有呢。”

权志龙看向他的眼睛亮晶晶的:“我只是在想,哥真的明白什么叫恋爱吗?”



“啊……”东永裴听着权志龙的诉苦,又觉得口渴起来,他恨自己没有李胜贤的巧舌,能三两句话把人哄好。“胜铉哥不是一向这样吗。”

“怎么说呢,”权志龙用手指搅着衣服上的流苏,“先前和我在床上胡闹了一下午来着。”

东永裴更加不知所措了,权志龙没有为难他,继续自言自语:“我曾经难过,哥喜欢我或许没有我喜欢他那么多,后来我意识到,哥大概不知道什么叫恋爱吧。他不是故意伤害我的,他只是没有习惯。”

“大概是吧。”东永裴觉得他实在可怜,头发染成橘色,整个人变成一颗散发着心酸气息的橘子,“在他的世界里,你应该是很重要的。”

“可我好累。”权志龙把头埋到腿间,“我不想再过买着最昂贵的电视机却一天也没有看的日子,不想再过有着恋人却比谁都感到孤单的日子。”



李胜贤并不看好大哥和队长的恋爱。以他人精

的直觉,一眼看穿缺乏恋爱神经的崔胜铉会让心思敏感的权志龙吃很多苦头。但所谓爱就是哪怕可预见的伤痛也敢往前走。

或者说也不得不往前。

权志龙把自己锁在作曲室里,连同很多酒,这段时间他总是醉得脸颊通红,偶尔身姿摇晃地进出,后辈惊慌地向他鞠躬,他连朦胧的音节都发不出了。

谁能拿G-Dragon怎么样呢。直到有一天崔胜铉在姜大成的催促下以严肃的面孔打开了作曲室的门,空气中有淡淡酒精的香气,权志龙在沙发上蜷成一团。

崔胜铉在他身边蹲下,那孩子的眉毛皱着,崔胜铉想把它抹开,手一碰上,却是冒着热气的触感。

他发烧了。

崔胜铉瞬间扯下自己的大衣给他裹上,将他拦腰抱起往外走,在走廊上一脚踹开旁边练习室的门,不顾里面是谁,大喊道:“快找医生!”

到医疗室挂了点滴,权志龙埋在被子里,又薄又透明,像一张纸片。

崔胜铉在旁边坐着,想握一握他的手,青绿色的血管却插着针,于是只能摩挲着他的指尖,让他长处了一点点的指甲在自己拇指指腹上反复划着。

在权志龙深睡的这一下午,崔胜铉像要重新认识他一样,仔细看着他生了病的眉眼。直到胸口有了浓到化不开的情绪,站起身拨开权志龙额前的碎发,自己躲到天台去抽烟。

权志龙醒来的时候,床前是默默削苹果的东永裴,他想开口但说不出话,东永裴小心喂了他一口水,他才哑着嗓子问:“哥呢?”

“去买饭了,”东永裴诚实地回答,“是他送你来的,他陪了你很久。”

“是吗?”权志龙连笑的力气也没有。



要过十字路口时,崔胜铉收到了东永裴发在聊天室的信息:“志龙醒了。”

嘴角刚放松,又收到了单独给他的:“他说不想见你。”

又一条:“他说在梦里同哥道别了。”然后是东永裴一个尴尬的表情。

怀里捧着给权志龙买的鲍鱼粥,抬眼看,对面的红绿灯变成了禁止通行。

崔胜铉想起很早以前,权志龙在他身边依靠着,弯起笑眼说:“哥是叔叔,而我是哥带来游乐园玩的小侄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权志龙投给他的笑容里总带着一丝苦涩。“哥真的明白什么叫恋爱吗?”他一直记得权志龙说这话的样子,现在想来,那一天仿佛就已经带着离别的决心。

是不是没有恋爱的时候,我同志龙的相处,让他更愉快呢?崔胜铉忍不住这样想。



就算不受欢迎,崔胜铉还是到了病房,倒好鲍鱼粥交给李胜贤,自己坐在另一张空床边远远看着。

来查房的医生完成工作后犹豫着没有走,崔胜铉于是走过去给他签了名。医生道谢后小心看了一眼权志龙,崔胜铉又拿过他的本子,接着写:“志龙谢谢您的治疗。”

“啊,非常感谢。”医生点点头,带上门走了出去。

崔胜铉转身,发现权志龙一直在看着。

“你现在还不能写字。”崔胜铉解释。

“让胜利签。”

李胜贤愣了一下,连忙夸张地笑道:“谁签都一样嘛。”然后低头看了一眼手机,惊呼道:“杨会长来信息,我去回一个电话。”

病房里只剩两个人。崔胜铉始终站在一张床外的地方。权志龙看着他黄昏中的身影,漂白的头发被窗外的夕阳照上了暖意,眼睛却浅得看不清了。

如果我能不爱这样的他,此刻我也不会躺在这里。

“志龙,我可以过去吗?”

权志龙静静看着他,彼此沉默了许久,终于在崔胜铉准备往前走时,权志龙移开了目光。

崔胜铉因而又停下了。

“在梦里,我同哥道别了。”他注视着窗外渐渐消失的夕阳,“哥,我们分手吧,我想踏实地交往,和可以结婚的人交往。哥,我三十岁了。”

崔胜铉没有说话,他不知道要说什么。

“我好想念交往前的日子,我可以对泡吧回来的哥生气,可那时分明没有立场生气来着,”权志龙终于看向他,很轻地笑出声,“大概因为不抱着能得到的希望,也不怕惹哥生气而让你讨厌,反正我是队长嘛。”

“志龙,”崔胜铉找回了自己的声音,第一次发现它是这么低哑,“你是,我和世界交往的,唯一,唯一通道。”

“撒谎,”权志龙只剩下梦幻的气声,“就算是,又怎么样呢,我关闭了通道,哥也不会死的。而我却因为哥快要死了。”

“不会的。”

“我如果酒精中毒死掉了,哥会难过吗?”

“不要说胡话。”

“夕阳也没有了。哥走吧,”权志龙的轮廓渐渐被涌上的夜幕吞下,“不要开灯。”

我想在黑暗中流泪。



“过得好吗?”

“有空出来吃一顿饭吗?”

“我现在很忙,一会给您回复。”

“祝你身体健康。”

“我过十分钟后到。”

“非常感谢您的帮助。”

“对不起,下次我会多注意的。”

“很高兴见到你,祝你度过愉快的一天。”

“可以帮我买一瓶酒吗?”

“我爱你。”

“你是我的唯一。”

“对不起,我不需要保险业务。”

崔胜铉一条条翻看着手机自设的快捷回复,他想同权志龙说话,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手指来来回回地滑动,又在烦闷中锁上了屏幕。

回想起来,自己对权志龙说的最多的话,似乎是“我不明白”。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我不明白你在不满什么。”

“我不明白你对我们关系的期待。”

“我不明白这有什么联系。”

“我不明白哪里变了。”

也难怪权志龙和他说“哥真的明白什么叫恋爱吗?”

大概他真的不明白。

发点什么呢,再发一句“我不明白”吧,大概他会气到吐血流泪。现在他在做着什么呢?



久违的团体综艺让他又见到了权志龙,因为躲不开,权志龙还是向他微笑了。

“好点了吗?”

“嗯。”

“脸色好像不错。”

“化了妆嘛。”

访谈节目一向交给李胜贤发挥,权志龙负责低头笑,崔胜铉负责语出惊人。

主持人谈到恋爱话题,问如果有女朋友,她生日会做些什么。

东永裴直接说了去年为闵孝琳策划的惊喜,现场羡慕不已,主持人追问是否有结婚计划,东永裴承认道:“适当时候会的。”

“很好吧。”崔胜铉听到权志龙轻声说了这么一句。

主持人也听到了,转而问他:“志龙也有结婚计划吗?”

“适当时候会的。”权志龙始终弯着笑眼。

导演示意不要继续话题,主持人便转移道:“那么如果是吵架时,我们Bigbang成员会做些什么呢?Top似乎是很男人的形象,会强势地挽留吗?”

“啊……”崔胜铉忽然被点名,拖着长音理解完问题,疑惑道,“强势的挽留?这样吗?”猛地伸出手,一脸恳切地大喊“不要走!”

演播室被他出格而拙劣的演技逗笑,崔胜铉也跟着笑了两声,而后说:“不会的。”

主持人问:“那么是很酷的类型吗?”

姜大成在一旁忽然插嘴道:“不,这哥可能意识不到吵架了。”

李胜贤补充说:“吵架或许知道在吵架,但大概一头雾水,对方什么时候生的气也不知道。”

“知道是知道。”权志龙忽然独自喃喃。

东永裴连忙接过话说:“知道可能知道,但知道得不准确,男人总是很难理解女人,是吧。”

大家笑他要被孝琳教训了。

崔胜铉像没有被打岔一样,继续说:“不会挽留,如果他真的想走,会让他走的。”

“为什么呢?”主持人不解,“以Top你的魅力,只要想……”

“我想,”崔胜铉自顾自说,“离开我一定是对的。”



节目结束后,姜大成提议去喝一杯,权志龙裹紧衣服说:“我想回家了,有点不舒服。”

“哥脸色怎么这么差。”李胜贤摸了摸他的额头,“还没好吗?”

崔胜铉这才发现卸了妆的他格外苍白。

“胜铉哥去吗?”姜大成问他。

“我就……”

“去我家吧。”东永裴说,“喝醉了也不用担心。”

崔胜铉摇摇头:“我就不去了,我想去汉江走走。”

“你们真是。”姜大成愤愤道,“扫兴,那我和胜利去永裴哥家好了。”

“别喝太多。”权志龙上了保姆车,探出一个小脑袋,“永裴现在是要顾家的人了。”

姜大成做了个夸张的表情:“志龙哥最近总提这个,不会是想要成家了吧。”

“有朋友要结婚的话,就会想结婚的。”东永裴以过来人的语气说。

“我先走了。”崔胜铉终于听不下去了,“你们,你们随便吧。”

转身上了另一台保姆车,车窗摇上去的一瞬间,他差点关不住眼泪。



回到家里没有再喝酒,听了一会CD,又去书房翻看电脑里的照片。

左边的文件夹是艺术展,右边的文件夹是权志龙,鼠标移动了很多次,还是点开了左边的。一张张扫过去,不期然又跳出了权志龙的身影。

和他一起去看画展来着,他在艺术品前照了相,本来是深沉而冷酷的样子,崔胜铉举起相机的一瞬间,他就笑了,像个小孩子一样在笑。

如果从此以后再也不能拥有他的笑容。

可至少那样,他在别的地方还能继续笑着,在他向往的爱情与家庭中。

夜色转浓时,崔胜铉开车去汉江边。打开车载广播,电台接进了观众通话,申请曲是G-Dragon的《无题》。

崔胜铉关上车窗,把权志龙的声音锁在这承载过他们爱意的空间里,还有眼前挥之不去的香烟的白雾,全部缠绕在一起。

“对于彼此来说,那样的爱情不会有第二次。”

唱到这一句,崔胜铉为他感到由衷的悲哀。如果他一生一次的这样的爱情是与自己发生的,未免太可怜了。

歌曲将要结束的时候,车子忽然抛锚了,崔胜铉才想起没有和权志龙约会,也就好久没有开这台车。下车设置了故障标志,要给维修打电话的时候,忽然停住了手。

志龙睡了吗,还没有过十二点,大概还不会睡,可他今天说了不舒服。

这一刻忽然想见他。

打开和权志龙的聊天框,备注还写着“志龙 孩子”,崔胜铉忽然有了很多话想说。

“在汉江边听着你的歌,因为太难过了,车也伤心地故障了。”

“我已经很久没有和你说晚安了,但现在我很想你。”

“你在梦里和我说再见的时候,我做了什么,挽留你了吗?”

“我曾经以为恋爱就是亲密,今天忽然明白,恋爱是失去之后更觉得痛苦。”

“如果是别的事情,我会说,我们不可以再坚持一下吗,但如果是我的错,你总是很聪明,我想现在停止对你一定是好的。”

“志龙啊,晚安。”

“江边真冷,今夜我会好好反省。”

靠在车门上打完了这一串话,手机又跳出了快捷回复,崔胜铉在“我爱你”那条犹豫了很久,没有点下去。



他在车里睡着了。本来只是因为夜风太冷而上车取暖,不自觉就睡了过去,也忘记给公司打个电话。

吵醒他的是拍打车窗的声音,崔胜铉迷迷糊糊醒过来,觉得或许是交警,摇下车窗,却看到权志龙被吹得通红的脸。

“为什么不接电话?!”他哑着嗓子质问。

崔胜铉慌忙去看手机,全是来自权志龙的未接来电。

“我问了经纪人,为什么故障了也不找人处理,为什么说完让人担心的话又消失,为什么害我打着车一路找过来!”

权志龙哭了,边哭边说。

崔胜铉手忙脚乱地把他带上车,发现他周身都凉透了,衣服被吹得又冷又硬,是不是这一路都探着身体在搜寻着他。打了电话给4S店,等待着的时候,崔胜铉转头去看权志龙,权志龙始终侧着脸凝望着窗外,偶尔吸一吸鼻子。

崔胜铉轻轻去握他的手,也是冰凉的可怕。

权志龙任他握着,脸上滑落下泪水也不再擦了。

崔胜铉终于靠过去,另一只手放上他的肩膀,把他半带到自己怀里。“我又要害你生病了。”

“我真的会因为哥死掉吗?”权志龙的气息落在他胸口,他能感到是那么的微弱。

“志龙,”崔胜铉用脸颊蹭了蹭他的发间,“在梦里,我怎么做了?”

“不知道。”权志龙静静地说,“在梦里我没有和哥道别。我做不到预演的,我无法两次。”

崔胜铉渐渐收紧了怀抱:“你知道我不是善良的人,如果我请你收回分手的话,我也收回放你走的话,或是简单一些,我们重新开始,你觉得好吗?”

权志龙笑了。崔胜铉觉得他应该在笑,他的肩膀在抖动着,呼吸的声音也抖了起来,后来他意识到,权志龙可能是又哭了。

“不好,”他确实是哭了,仰起头时满脸是泪,“我再也不要和哥恋爱了。”

“可是今晚你来了。”崔胜铉笃定地说,“看到你我就全部反悔了。你知道我不会恋爱,我不知道什么是对的,但我再让你走一定是错的,对不对?”

权志龙渐渐平静下来,轻轻把崔胜铉推开,理了理头发,从口袋里摸出墨镜戴上,又顺手帮崔胜铉拍了拍胸口被他弄皱衣服。

“要有人来了。”

崔胜铉不知该再说些什么。

这时手机响了,和维修员确认了位置,崔胜铉看向权志龙,他意识到这可能是最后的时间。

“志龙,再给我一次机会,我真的会学会好好爱你。”

权志龙轻轻摇了摇头。

崔胜铉笑出了声,差点笑得要掉泪,慌忙摸出一根烟点上。

权志龙拿过他手上的烟,吸了一口,掐灭了。

“哥,”他看向崔胜铉,“无论你爱不爱我,我对你的爱都无法改变,这就是我最悲哀的地方。”

后视镜看到有车缓缓驶来,崔胜铉紧紧握住了权志龙的手。


评论(16)
热度(121)
  1. 老东甲的李俊京_万分温暖 转载了此文字

© _万分温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