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万分温暖

不要摘下有色眼镜,就戴着它挨揍吧。

坏伎俩

“哥的红色的房间不会太性感了吗?”

“想在那样的房间里和哥哥做爱。”


短信铃一响起,金振焕就条件反射地抓起手机把屏幕压在桌上。等金东赫慢吞吞地吃完蛋糕离开餐桌,他才敢划开新信息。

“哥换沐浴露了吧?摸起来好像没有差别,能亲口尝一尝就好了。”

金振焕想起昨天的舞台,因为是末放的彩排,大家都玩得有点疯,弟弟们在他的Part时把他拥在中间上下其手,所有玩笑的动作中,有一只手从他的上衣里钻了进去,在他的腰际摸了一把。

腰侧是金振焕的敏感带,在舞台上隐秘的皮肤被手心的灼热摩擦着烫了一遍,金振焕从身体到心脏都有些颤抖。

是队里的成员,可以确认了,这种认识带来的是松一口气还是更深的恐惧,金振焕自己也不太明白。

收到骚扰信息是一周前的事,睡前的音乐时间忽然被短信铃打断,然后就是可怕的文字出现:“哥的红色的房间不会太性感了吗?”“想在那样的房间里和哥哥做爱。”男生的口吻让金振焕脖子都冒了冷汗。

不敢回拨去确认号码,紧急问了经纪人有没有手机泄露的情况,却在经纪人说要帮他查号码的时候改口了:“不用了哥,大概只是粉丝恶作剧,不是什么要紧信息。”

他们刚刚搬家,新房间的装潢没有多少人知道,虽说想到对他虎视眈眈的人就在身边是一件吓人的事,可万一万一,是成员呢?无论是恶作剧还是真心,都不能让经纪人来抓住。

再等等吧。

过了两天又收到信息:“哥不来找我吗?也是,比起找我,哥先找找自己少了什么吧。”

金振焕很清楚他说的是什么,早晨收衣服的时候,一件很喜欢的黑色上衣不见了,偏偏是有些裸露的款式,买来的时候金韩彬就在旁边嫌弃道:“有点色色的。”

如果是成员就罢了,要是外人入侵家里,事情或许就大了。金振焕考虑过是否要和韩彬说这件事,却又害怕他虎着脸就召开了全队会议,把羞于启齿的事弄得更难堪。

然后就是今天的信息,虽然还是不像话的内容,但至少可以确定是成员了。

不论是庆幸还是慌张,当这些冲击消失后,金振焕再去看信息,心里竟然涌起了一股焦灼又酥麻的热潮,像被藤蔓植物抓住心脏,小虫子爬了出来一口口蚕食。

是我们的成员……

会是他吗?


金振焕很久没有恋爱了。公司的禁令是一回事,长期和成员们生活在一起,好像对女生的热情也消退了。虽然时常和粉丝们告白,可拍摄女友视角的录像时,他还是选择了退出:“我来掌镜吧,康妮们也不会吃醋。”

弟弟们乱笑乱叫,只有宋尹亨略带担忧地说:“振焕哥这样没问题吗?”

操作起来才知道,比起没问题,说他天生就适合这样更恰当,以致于具俊会抱怨说“只有身高是女朋友”时,金振焕竟然感受到了一丝自尊心的受挫,他明明努力做,也做得很好来着。

“我也不想要你这样的男朋友。”他有点赌气地说。

台上氛围有些尴尬,金韩彬赶紧转移话题,回到休息室后堵住他说:“哥你也太入戏了。”

“啊……”金振焕拖着长腔不作答,具俊会从旁边正好走过,两人视线交会,具俊会张张嘴,到底也没有说话。

可能是那之后觉醒了,也可能是一直以来都面对着太强势的弟弟们,金振焕渐渐意识到,自己或许在一段关系中就适合处于“被摆弄”的位置。事实上,在长久的恋爱空窗期后,他在隐约需求着一种外在的占有。

但这样被无理的短信摆弄,他还是感到些许不安、气愤,还有一种隐秘的受到监控与羞辱的奇异快感。

会是谁呢。

金振焕是一个极为被动与温吞的人,即使要日日怀着警惕又期待的复杂暧昧心理审视每一个弟弟,他也不打算出手去探个虚实。


专辑活动告一段落,公司给放了两天小假,金振焕宅得不想动,晃到餐桌前,看到金韩彬顶着鸡窝头在视频。

“和谁?”金振焕边喝牛奶边问。

金韩彬不理他,自顾自对着屏幕傻笑,然后手机里传出金知元的声音:“这个要吗?这个呢,也买来尝尝吧?”

金振焕走到金韩彬身后,对着镜头说:“哦,好啊。”

金知元不满道:“呀,是买给韩彬的,金振焕你走开。”

金振焕对金知元故意气他的手段已经免疫了,摇摇晃晃地走开,等金韩彬挂了视频,他才慢悠悠地说:“他去便利店你们也要视频,会不会有点夸张。”

“哥嫉妒了吧。”

“我有什么好嫉妒的。”

金韩彬像小傻子一样蹭过来,胳膊一伸揽住金振焕:“哥放心吧,Bobby哥会给你买的。”

“我不是说这个。”金振焕对于他捏住自己肩膀的手有些在意,却又觉得那动作十分老实,想着或许可以将这两个小子排除在外。

“韩彬啊。”

“嗯?”

“如果,我是说,如果,Bobby不是说过他的理想型是你么,那他要把你当女朋友对待的话,你怎么想?”

金韩彬的脸皱了皱,随即又松开,笑着说:“那随便他咯。”

“我说认真的,就是要交往的那种程度。”可能还会到下一步的程度,但金振焕没说出来。

听了这话,金韩彬不笑了,变成了久违的面无表情的脸,然后他抓抓乱发,丢下一句“他不会真的喜欢我的”就回了房间。

金振焕还在回味金韩彬刚才的脸色变化,门外一阵响,脸上流着汗的金知元就闯了进来。“呀金馒彬,冰淇淋要化了!”

没有人应他,金知元转而问金振焕:“韩彬呢?”

“房间里。”然后又补上一句,“好像生气了。”

“为什么?”金知元脚步一顿,一脸疑惑。

“不知道。”金振焕把自己撇开。

“好吧。”金知元嘟囔道,“我回得挺快的呀。”走了几步又停下,在袋子里找了一下,掏出两盒巧克力丢给金振焕,“给哥的。”

其实刚才视频时他根本没有看到金知元在展示什么,一丝的感动过后,他看了看包装上标注的热量,决定拿去投喂一天七顿也吃不胖的具俊会。

在具俊会吃得开心的时候,金振焕轻飘飘丢下一句:“Bobby给买的。”然后满意地收获他尴尬的表情。

“今天是什么节日吗?怎么给买了巧克力。”

“不知道啊,就那么给买了呗。”




窗外下雨了,金振焕倒在自己床上,因为之前忙过了头,现在悠闲地听落雨的声音仿佛都是一种罪恶。短信好几天没有来了,金振焕是在意的,但敏感的心理好像也缓解了一些。

响起了敲门声,金振焕说了一句“请进”,就看到金东赫探了个脑袋。果然只有他还会敲个门。

“哥喝红酒吗?”金东赫晃了晃手里的两个杯子,显然没有给金振焕拒绝的余地,既然如此,金振焕侧身翻滚着坐起来,拍拍床沿:“来吧。”

“酒都醒好了。”金东赫有模有样地倒好酒,把杯子递给金振焕,金振焕也学着他的姿势拿好,抿了一口,尝不出有什么特别,又举起酒杯多喝了些。

“果然还是在哥这样红色的房间里喝红酒有气氛啊。”

金东赫一句轻巧的感叹,让金振焕猛然呛了一下。“红色的房间”几个字对他太惊吓了,看着金东赫沉浸在红酒带来的味蕾享受中的侧脸,金振焕很难想象他是能说出“想和哥做爱”这种话来的人。

“也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就特别喜爱红酒了。”

“因为东赫长大了嘛。”金振焕有口无心地回答。

“长大是早就长大了。”

“唔……”金振焕大脑太混乱,直接就放空了,把他想简单了吗?

“哥还喝吗?”金振焕摇摇头,金东赫把酒杯放到一边,长舒一口气,后仰躺到了金振焕床上:“还是哥的床舒服。”

“这么喜欢我的房间吗?”

“可能因为很放松吧。”金东赫的胳膊上下滑动两下,“有了自己房间是很好,但也常常想念以前叠在一起睡的时候,哥自己住也会寂寞吗?”

“你们不是常进来玩吗?”

金东赫抬眼望他:“别人也?”

金振焕觉得有些口渴,拿起一旁的红酒杯又喝了一口。

“哥,那是我的杯子。”

“啊,我可能喝醉了。”他的脸和脑袋都有些烧。

“以后和韩彬哥说,我们不编那么激烈的舞了吧。”或许喝了酒,金东赫也变得絮叨起来,“想到哥以前做了那么多危险的动作,虽然一直也心疼,但直到自己受了伤,才理解哥该多害怕。”

“其实也还好啦。”金东赫忽然讲起这样的话,让金振焕有些不好意思同他对视了。

“不要再受伤了,哥。”金东赫把手贴到了他腰上,“这样小小的哥,如果摔就会摔坏的。”

金振焕隔着薄薄的衣服感受金东赫掌心的温度,恍惚在想,这是那天的那只手吗?


某天下午陪金知元去了美容室,皮肤管理后又去买了护肤品,金知元似乎终于意识到自己是爱豆,开始关注形象,拿着一个个产品问金振焕效果。

“你应该问尹亨啊,”金振焕打打哈欠,“他护肤品最多了,我是靠生来好。”

金知元仿佛没听见,继续眯着眼睛挑,金振焕看他一脸无知的痛苦,推了推金知元的肩膀说:“一边呆着,哥帮你选。”

按照金知元的肤质挑了几种,扭头发现他不见了,找了两三个货架,碰上他从对面跑来。

“振焕哥,这不是你换的沐浴露吗,两瓶打折,买吧?”

“你怎么知道我换了沐浴露?”金振焕心里不太相信。

金知元心虚地笑了:“我不是常拿哥的用吗。”

“哇,难怪用的这么快。”金振焕感叹了一句,暗自松了口气。

“买吧?两瓶,哥一瓶,我一瓶,这样我就不用拿哥的了。”

金振焕冷静揭穿道:“只要你来我们房子找金韩彬又赖在这边洗澡你就一定会再用我的。”

金知元挠挠头,说:“哥的Rap真是……”

“怎么了?”

“毫无Flow。”

回家的路上经过了游乐园,金知元兴致大发想去玩,金振焕被他拖了两下,觉得反抗金知元比坐游乐设备更费力,就跟着他进去了。

“被发现怎么办?”

“不会的,没事,又不是坏事。”金知元一脸乐天。

“被拍到会不会被误会啊。”

“哥的身高,确实可能被误会。”

金知元的能量似乎是无限的,一个个项目过去,金振焕已经灵魂出窍了,金知元缓了一口气又去打游戏机,等到金振焕手一滑差点头撞上机器,金知元才停下来,抱歉地说:“哥想做什么,我陪你吧。”

“我想回去睡觉。”

“诶,哥也真是太弱了。”

最后金知元陪金振焕去了海洋馆,站在海底隧道里,金振焕感到心旷神怡,没有跳楼机,没有大摆锤,只有海洋生物悠然地游来游去。

金知元看着金振焕仰头看着隧道顶上的鳐鱼慢慢飞过,凑到他耳边说:“我抱哥起来看吧?”

金振焕飞了一记眼刀,转念一想,又说:“抱吧。”

金知元俯下身,胳膊环住金振焕的膝弯,一下把他抱起来。虽然有点丢人,但金振焕感到自己第一次离天上的海洋生物这么近。

真是好啊。

出了海洋馆,金振焕正好收到具俊会的短信。

“俊内问在哪。”

“怎么说的?”金知元有些紧张地问。

“说和你一起在海洋馆。”眼睛瞥到金知元手里的小鱼钥匙链,问,“这是什么?”

“啊,纪念品。”金知元举着在金振焕眼前晃了晃,“怎么样。”

金振焕一脸嫌弃:“你怎么还买这个。”

“给韩彬买的。”

具俊会的短信又飞来了,金振焕划开,笑了。

“他说要带饭。”

“带什么?”

“生鱼片。”


丢失的衣服没有找到,金振焕在跑行程的车上提了一句,只有金韩彬回答道:“哥的衣服谁穿得下呀。”

金振焕瞄了一圈,找不到嫌疑人。

晚饭是宋尹亨做的,孩子们虽然想点餐,却被宋尹亨一个个按在餐桌前:“拜托,拜托,就试一试吧。”

郑粲右幽幽道:“哥是把我们当小白鼠吗?”

“呀我最亲的双胞胎弟弟,”宋尹亨摸摸他的脑袋,“哥会给你多加的。”

“我呢?”具俊会翘着二郎腿,一脸理所应当。

“你也,你也。”宋尹亨又跑去他跟前安抚。

金韩彬拍拍桌子:“哥要做饭拜托快一点吧,不然就叫餐了。”金知元在旁边迅速举起手:“我要炸酱面。”金东赫附和道:“我要紫菜包饭,金芭!”

金振焕看了金韩彬一眼,看到金韩彬看了金东赫一眼。

弟弟们像地鼠一样捣乱发言,宋尹亨疲于应付,郑粲右又拿手叩叩桌子:“哥要开始倒计时了吧。”

“呀小子们,”金振焕终于开口,“安静点吧,非要用饭堵住嘴吗?”

宋尹亨向他投去感激的目光,系好围裙,拍了拍手,正色道:“那,我们今天就开始了!”

“别再做主持了!”具俊会和金韩彬异口同声。

等吃的孩子们总是很可怕的,正处于精神敏感的金振焕面对着一桌子嫌疑犯总是有些不安,“谁要吃零食,我去拿。”

具俊会和金知元立马喊出“我!”两人目光撞在一起,又不说话了。

“幼稚。”金振焕起身,金韩彬拉住他衣服:“哥,我也要。”旁边的郑粲右一脸“你自己看着办”的表情。

“东赫呢?”金振焕看向唯一省心的弟弟,金东赫却自己站起来,说:“哥你坐吧,我去拿就行了,哥要什么?”

在一片“哦~东赫”的起哄声中,金振焕平静地说:“巧克力。”

金知元打了金东赫一下:“呀,讨好错人了吧你小子,队长在这边啊。”

金韩彬配合地做了个凶恶的鬼脸。

金东赫拿了零食回来,瞬间就被哄抢一空,金振焕拿了两块巧克力,分给金知元一块。

金知元吃得开心,郑粲右飘来一句:“振焕哥真是偏心。”

金振焕已经咬下一口了,听到他这话,只能又把手里的巧克力伸过去:“好吧,给你。”

“哥喂我。”

金振焕决定无视身边的所有目光,站起来把手送过去,郑粲右一点不配合,逼着他只能踮脚往前够,金韩彬扶了他腰一把,给郑粲右递了个眼神,郑粲右才站起来,一口咬走了金振焕手里的巧克力。

坏小子们。金振焕在心里骂了一句。

宋尹亨终于完成了炒饭和炖鸡,在厨房喊着要人帮忙,郑粲右对他的双胞胎哥哥还算仗义,起身就往厨房去了,宋尹亨给人分好了饭和小菜,又端出一盘煎蛋,一人分了一个,又多了一个放到了金振焕碗里。

“因为振焕哥最好了。”宋尹亨还抓着筷子的手忽然捧住金振焕的脸,在他颊边亲了一口。

金振焕愣住,旁边的金韩彬大喊着发出不满的声音,具俊会也把筷子一拍,粗声道:“啊真恶心。”

金振焕抬头,看到宋尹亨满眼笑意地正看着他。“哥先尝一尝啊。”

“哦,嗯,好的。”


陪宋尹亨洗完了碗,听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说些家里的事,金振焕又晃回自己房间,路过具俊会在看电影,拒绝了他一起坐下看的请求,看他好像有点不高兴,金振焕又走到他旁边哄了几句。

等躺回自己床上,金振焕感到一阵阵的疲惫和空虚袭来。划了一会手机,忽然一行文字跳入眼前:“哥,巧克力好吃吗?”

金振焕忽然为自己的心神不宁找到了源头。

对方似乎有些激动,一条条地发过来。

“别再对谁都好说话的样子了。真的以为是大家的女朋友吗。”

“别再让我做偷拿哥衣服的事情了。”

“收到消息也和没有事一样,哥是在无视我呢,还是害怕得说不出话。”

“不要害怕啊哥,虽然我真的很想伤害你。”

“金振焕,这样的你,最讨厌了。”

盯着最后一条信息,金振焕皱起了眉。讨厌吗?

“你是谁?”他终于回了过去。

等了很久,才收到回复。“不知道吗?”

用着半语,真是让人不快。

想着干脆打个电话过去吗,犹豫的片刻,门忽然被推开了,金振焕慌忙把手机塞到被子下面。

“哥干嘛呢?”郑粲右直接走了进来,坐在他骗给金振焕的旧椅子上。

“哦,粲右啊,没什么,在发呆呢。”

郑粲右怀疑地看了他一眼,倒没有深究,倚在靠背上,说:“哥借我件衣服穿吧。”

金振焕一下紧张起来,问:“做什么?”

“没衣服穿了呀。”郑粲右难得用上有点撒娇的语气,金振焕不为所动,说:“你的个子,去找俊内借吧。”

“他自己都没有干净衣服了,这几天不是下雨吗。”

“那去找Bobby吧,啊,拜托,”金振焕朝他拱了拱手,“或是去买新衣服吗,要哥给你钱吗?”

“振焕哥……”郑粲右顿了一下,“很讨厌我吗?”

金振焕被他受伤的表情吓住,来不及辩解,他又说:“巧克力也是,等我要求了才肯分给我。”

是这个小子吧。金振焕心里只有一个想法,这种闹别扭的恶劣脾气和信息里如出一辙。

但即使冒着被他戏弄的风险,金振焕也不能对眼下的郑粲右冷眼旁观,磨蹭着从床上起来,金振焕蹲在了郑粲右椅子旁边。“粲右啊,我们粲右孩子~”

金振焕都不知道自己的声音里有没有灵魂,心里恨不得把孩子揍一顿,却还是要耐着性子哄他,或许他心里也在恶意地玩味着自己现在的样子。

果然郑粲右就是在玩笑,很快露出了狡黠又可爱的笑容,大胆伸手摸了摸金振焕的后脑勺,郑粲右站起身,自顾自地走到金振焕的衣柜前,边说“大号的衣服总有吧”边拉开了门埋头找起来。

“呀,你。”金振焕懒得阻止他,甚至就地倚着椅子坐下,“别翻乱了。”

郑粲右钻出脑袋,说:“哥那件衣服真的不见了呢。”

金振焕也不知他是不是在装傻,接着话说:“对啊,你看到过吗?”

“韩彬哥很讨厌那件衣服呢。”

“所以被他扔掉了?”

“不知道哦。”

郑粲右抓了一件衣服,朝自己身上比了比,说:“就这个吧。谢了,哥。”

金振焕眯眼看了一会儿,说:“哦,这件衣服好像是俊会的呢,怎么会在我这里?”

“是吗?”郑粲右挑了挑眉毛,“怎么会呢?”

金振焕心里想:又要闹别扭了吗,今晚又要收到短信了?

向他招一招手,要他过来,郑粲右拿了衣服,乖巧了很多,又走到他跟前。

“粲右啊,”金振焕慢腾腾地说,“你恋爱过吗?”

郑粲右白了他一眼,说:“当然啦。”然后赶紧补上:“现在没有在了。”

“喜欢什么样的人?”

“小个子的。”

金振焕有一种一步步踩进陷阱的感觉,套话的是他,被捕捉的好像也是他。

“哥这种个子吧。”郑粲右歪了歪头,笑起来才会浮现的酒窝又冒了出来。

金振焕挣扎道:“哥这种个子对女生不会太高了吗?”

“不会哦。”

“郑粲右。”金振焕正色道,“你现在不可以谈恋爱,不管是和什么人。”

“哥在学习梁社长吗?”

“反正不行。”金振焕变得有些烦躁。

别人都行,但这个孩子不行。金振焕也不知道为什么有了这样的想法,明明郑粲右也成年了,可总觉得是他的话,像是一种犯罪。

“好吧。”郑粲右似乎不太在意。“虽然这么说有点过分,但如果是韩彬哥说,我或许会害怕,振焕哥你的话,不知道为什么,只觉得很可爱。”

烦死了。金振焕变得焦虑,可看到郑粲右一脸状似无害的样子,又说不出更严厉的话。

“记住了啊。”金振焕朝他指了指,说,“我去喝杯水,你自己玩吧。”

虽然本意不是推拉,金振焕却忍不住想,今晚会再收到短信吗?


结果没有收到,倒是郑粲右大摇大摆地穿着原主人是具俊会的衣服,被具俊会抓住,两个人半真半假地打了场架,金振焕懒得管,和金韩彬凑在一起看视频。

“哥变了呢,”金韩彬在他耳边说,“之前俊会和东赫吵架,哥不是紧张得都冲出去了吗?”

金振焕白了他一眼,说:“因为被你们耍烦了。”

金韩彬撇撇嘴:“狼来了啊,要是以后真打起来就糟了。”

“都揍死好了,一个个的。”金振焕说的是心里话。

在这之中,宋尹亨似乎是最善良的人,晚上金振焕肚子饿了,还没走到客厅就碰到宋尹亨。

“正要去找哥,我想做个夜宵,哥来吃吧。”

“好啊。”金振焕像小鸡跟着鸡妈妈,和宋尹亨一起拐到厨房。“其他人呢?”

“在打游戏,不管他们了。吃拉面吗?”

“嗯。”金振焕靠着料理台,“我帮忙做点什么?”

“哥陪我说说话吧。”

金振焕发现宋尹亨最近越来越爱找他聊天了。

“尹亨啊,觉得寂寞吗?”

“还好啊,”宋尹亨煮好了水,把拉面放了进去,“不是有哥陪着我么。”

“那,”金振焕问,“有讨厌我的时候吗?”

宋尹亨笑了,甩了甩手上的水珠,用手背蹭了蹭金振焕的头:“哥疯了吗?”

“比如,对谁都那样的时候。”

“哪样?”金振焕分明看到宋尹亨的脸色变了变,但很快又恢复了明亮的笑容。

“就是……暧昧,好说话?”

“哥真是疯了。”宋尹亨搅着锅里的拉面,“但虽说哥是好说话,他们也太混蛋了。”

倒了点牛奶,又放了一片芝士,拉面马上浓郁了起来。

“要长胖了。”

宋尹亨笑着说:“哥该喝点牛奶长高了。”

这时房间里传来一阵嚎叫,具俊会的大嗓门响起:“金韩彬你走,给我出去!”混乱的声音后是金知元哭丧的声音说:“韩彬你这可怎么办啊。”

“韩彬又坑人了吧。”

“八成,”金振焕心领神会,“真是游戏废。”

才说完,游戏废本人就垂头丧气地立在厨房门口,“你也说我坏话。”

“被赶出来了?”

“我饿了,闻到香味了。”

宋尹亨掀开锅盖,看了看情况,又盖上:“没你的份哦,给振焕哥煮的。”

金韩彬拱到金振焕跟前撒了个不堪入目的娇,金振焕顿时同意分给他吃来阻止他的杀人撒娇。

“果然是太好说话了吧。”宋尹亨在他身后说,“哥好像孩子们要求什么都会给的样子。”

“不是哦。”金振焕自己摇了摇头。

宋尹亨切了半颗泡菜,打发金韩彬去拿碟子,自己用手拈起一条,送到金振焕跟前。

“哥,啊——”

金振焕一口吃掉,舌尖无意中舔到了宋尹亨的食指,宋尹亨毫不在意地用拇指擦过金振焕嘴边沾到的泡菜汁,又送到自己嘴里。

“哦,味道不错呢。”

“你们在做什么?”没等金振焕因为宋尹亨的动作而头脑麻痹,具俊会的声音就打断了氛围。

“吃夜宵。”金振焕主动招供。

“也分给俊会吗?”宋尹亨问。

“不,”金振焕自己也笑了,“俊内太能吃了,而且也不需要再喝牛奶了。”


睡前金振焕主动给那个号码发了消息:“是因为好玩才来戏弄我的吗?”

等了一会来了回复:“不是。”

“是我太想要哥了。”

“非常,非常。”

金振焕想起宋尹亨那句:“哥好像孩子们要求什么都会给的样子。”

“但我不会给的。”金振焕回复完,关了手机,却迟迟睡不着。

如果是他们中的一个,其实似乎没有关系。

但谁都没有关系吗?我是这样的人吗?金振焕问自己,我没有自己要去爱的人吗?


那之后信息变得频繁起来,都是些不像话的内容。“哥今天也漂亮,不想给别人看到的那种漂亮。什么时候可以只漂亮给我看。”

“拜托哥不要再穿那样的衣服了,如果我说哥不知廉耻你会生气吗,为什么总是想给人展示自己的身体。”

仅仅只是因为Cody准备了大开领口的衣服,金振焕忍不住想到金韩彬讨厌他那件黑色上衣的样子,心里想着总不会是他吧。

下午练习完毕,金振焕的动作跟不上,被金韩彬留下来特训,练到虚脱的时候,随手把扣子解开,金韩彬看到了,马上走过来把他扣子扣上。

“喂,”金振焕露出一丝苦笑,“你不会这么幼稚吧。”

“有伤风化好不好。”金韩彬一脸严肃。

“Bobby天天在练习室脱衣服,你怎么不管。”

金韩彬不可思议道:“他身材好啊。”

“你走开。”金振焕推了他一下,结果没推动,自己摔在地上,金韩彬哈哈大笑。

“我说,振焕哥,下次再穿女装吧?”

金振焕丢了个白眼:“别想。”

“可是我好喜欢啊。”

金振焕想着怎么打消他这个念头,就听他接着说:“我觉得我穿裙子还是挺漂亮的,哥我们再一起穿吧。”

“疯了。”金振焕打掉他拉着自己的手,搞不懂他,边嘟囔边往外走,临出门时回头说:“论漂亮你这个小妮子是比不过姐姐我的。”

等晚上漂亮姐姐金振焕回到宿舍,才想起来因为和金韩彬说傻话,把手机忘在了练习室,如果是平时也就罢了,但现在那短信就像不定时炸弹,就算是其它成员看到也不敢想象,万一被练习室里其它组合的人看到,金振焕觉得简直是世界末日。

先拉住金韩彬问他有没有看到自己手机,金韩彬一脸迷糊,金振焕下了决心,在客厅大声说:“我手机落在练习室了,我现在过去拿。”

“哦,好啊,哥去吧,路上小心。”只有看着漫画的金知元回了他一句,别人都一脸平和。

这种平静更让金振焕不安,但想着如果是成员,至少现在不会再发了。扫了一眼发现具俊会不在,和金知元说:“Bobby,和俊会说一声,我去练习室拿手机了。”

金知元别扭地推了金东赫一把:“你和他说。”

“哎呀这有什么好说的。”虽然抱怨着,金东赫还是打了电话,“哦,俊会啊,振焕哥说手机落在练习室了,现在去拿,也不知道为什么非要和你说,嗯,你在哪里呀,回来吧,顺便买点吃的。Bobby哥吃吗?Bobby哥?哦算了,他挂了。”


金振焕朝着练习室一路狂奔,在门口碰到姜昇润,喘着气问:“练习室有人吗?”

“没有啊。”

“啊,谢了,手机忘了拿。”

“买彩票了吗,这么着急。”姜昇润笑着问。

“嗯嗯,”金振焕随口应两声,“下次喝酒说吧。”

从电梯里出来,金振焕紧张得喘不过气,朝着练习室疾步走去时,忽然四周陷入了一片黑暗。

停电了吗?短暂的惊吓后,金振焕接上了神经线,四处找寻应急灯,但似乎应急灯也失去了作用,手上没有照明,眼睛又有些夜盲,一时有些绝望。

现在先摸着找到练习室吧,如果能拿到手机,至少能联系上人。

弱小又无助的金振焕一手扶着墙,一手探着空气往前走,心里祈盼灯快点亮,又觉得此时亮起灯自己的样子一定很丢脸。在黑暗中才意识到走了这么多年的练习室位置如此陌生,金振焕甚至不确定自己走过头了没有。

拜托,拜托。因为怕黑,金振焕干脆闭眼唱起了歌给自己打气,想着反正没有人,就越唱越大声,直到听到了“嗑嗒”的关门声。

“谁?!”金振焕的声音都在抖。

“振焕哥?”

前方亮起了光源,具俊会被手机光照亮的脸虽然有些可怕,却让金振焕感动得要哭了出来。

“俊内啊……”

“真的来找了啊。”具俊会的声音有些无奈,“就这么紧张吗?”

“嗯?”

具俊会打着光走到他跟前,把金振焕的手机交到他手上:“没电了,我拿到的时候已经没电了。”

“哦,没电了啊。”金振焕把手机收到口袋里,仰起脸望着具俊会说,“俊会啊,谢谢了。”

“行了,走吧。”具俊会的手搭上他的肩膀,把金振焕拉到自己怀里,“跟着我走。”

具俊会的手机光源在前方照出了一道光路:“只能走楼梯了,没关系吧哥。”

“嗯,没事。”

金振焕完全被具俊会夹着,感觉他也不平稳的鼻息落在自己耳尖,后背贴着具俊会的胸膛,一边灼热。

“俊内啊,身材好像练得很好呢。”

“哥现在在开玩笑吗?”

“开开玩笑也没事嘛。”

楼梯走了一半,光源忽然灭了,两个人差点踏空摔跤。

“也没电了吗?”

“西八,”具俊会骂了一句,问,“哥还看得见吗?”

“一点点。”

可楼梯间连月光也只能透进一丝,金振焕几乎看不清脚下的阶梯,只能一步步往前蹭,到了一个平台,具俊会拉住他说:“哥,我背你吧。”

“不行,”金振焕摇摇头,“会摔的。”

“不会,哥很轻。”

“不行的。”

“那我抱着哥,抱着不容易摔。”

“别傻了。”金振焕很坚持。

具俊会猛然甩开他的手,带着怒气的声音说:“哥不让我碰你吗。”

“不是的,俊内啊……”

“别人呢?别人就可以?金知元呢?上次哥拿不到东西,他明明踮脚就能帮你拿到,不是也故意把你扛在肩上吗,那样就可以,嗯?哥真的有够偏心他。”

“不是的,俊会!”金振焕忍不住提高声音,“我只是怕你受伤。”

“不相信我吗?”

“我只是怕你受伤。”

具俊会的呼吸逐渐平复,声音仍然生硬道:“哥,手给我。”

金振焕伸出手,被具俊会牢牢牵住。

“疼吗?”

“不会。”

“走吧,相信我。”

具俊会一边牵着他的手,一边扶住他的腰:“我走在前面,往前走吧,没事。”不管金振焕情不情愿,具俊会几乎半抱半拖地把他带下楼。

不透风的初夏的晚上,两个人都出了一身汗,裸露的胳膊贴在一起,一片湿滑。

“真是,”具俊会气笑了,“不觉得这样更累吗。”

“唔。”金振焕有些不好意思,模糊地回答。

金振焕的呼吸间全是具俊会的气息,有些眩晕,在他耳边轻声说:“俊内,香水好像换了。”

“嗯,熟悉吗?”

“我之前,用的。”

具俊会一步一步帮金振焕探着前方的路,金振焕只管跟着他的动作走。

一滴汗流过脸颊,金振焕轻声吞咽,道:“俊会,讨厌我吗?”

具俊会顿了一下,继续拉着他:“嗯,最讨厌了。”

“什么时候?”

“什么时候都。”

金振焕的心砰砰直跳。

就在那一瞬间,灯亮了,金振焕意识到自己完全歪倒在具俊会身上,想到楼道间有监控,很快弹开了身体。

具俊会松开了他的手,在脸颊边扇扇风,忽然回头看着金振焕说:“哥,你脸红了。”

“嗯,因为被你讨厌了。”


回到房间给手机充上电,金振焕看到了下午的信息。

“哥为什么还不来找我。”

“为什么还没认出我。”

“觉得是谁都可以吗?还是不在意,没有在意过我吗?”

之后的信息隔了一个小时。

“哥做过爱吗?”

“我没有。这话说出来不觉得羞愧。但我想和哥做。”

“我们做的话,哥会教我吧?我会学得很快。”

“以后哥就会离不开我。”

“再也不会无视我。”

金振焕被孩子气的话语逗笑了,笑中又觉得眼睛有些湿润。给他回了个信息,拿了衣服去洗澡。

洗完澡,房间毫无动静。金振焕看着自己发出的“晚上过来吧”的信息,微微皱了皱眉。觉得烦心,吹了吹头发就钻到被子里。

迷迷糊糊要睡着的时候,听到开门声,然后有人走到自己床前,似乎是蹲了下来。金振焕伸手,摸到了他的头发。

“来了?”他听到自己的声音甚至有些笑意。

而对方显得小心而委屈:“哥知道,是我吧?”

“当然。”

“什么时候知道的?”

金振焕笑而不答。

对方接着问:“是你想的答案吗?”

金振焕只拍了拍枕头:“过来,哥教你。”

那一瞬间,他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掀翻了,然后牢牢地被压在床上,迎面落下了慌乱而强烈的吻,说是撞击也不为过。

“嗯,慢慢来。”金振焕的手插进他脑后的发间,轻轻拂动着。

吻也被安抚地温柔起来,渐渐嘴唇缱绻间有了湿意,金振焕的下唇被他的舌尖舔了,简单的动作却让他身体一阵颤抖。

轻喘着气问:“哪里学的坏伎俩?”

“什么?”

“全部。”

游走的手从金振焕的领口伸进,一点点向下攻占,摸过的每一寸都要烧起来。

“嗯,因为最讨厌哥了。”

“那,对不起。”金振焕笑着,抬起身体迎合他。





评论(36)
热度(267)

© _万分温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