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万分温暖

不要摘下有色眼镜,就戴着它挨揍吧。

搞了个置顶 

然后这个更了几篇

事实婚姻

后来每到田柾国的教育出现了困境,闵玧其和金硕珍就会互相埋怨。

“那时你不把他生下来就好了。”闵玧其一这么说,金硕珍就火冒三丈:“我?我想生就能生?是哪个狗崽子打分手炮不戴套的?”

田柾国出生前一年,闵玧其和金硕珍从中学开始的感情终于走到了尽头。没有第三者,没有欺诈,只是某天醒来,转头看向一侧,发现身边躺着的这个人,自己不爱了而已。

“分手吧。”一方提出,另一方答应。

临别前温柔缱绻地打了一炮,这一炮打出了人命。金硕珍恶心反胃了一礼拜才想起孕测,结果阳性。他给闵玧其打电话,闵玧其懒洋洋地说:“我的?”

金硕珍大骂操你妈。

闵玧其说:“那就生下来吧。我们结婚。”

大概是被骨子里对闵玧...

单向逆行

*含国泰旻剧情


起初没有发现泰亨哥离家出走了。

醒来床边没有人,他的睡衣叠好放在枕头上,浴室和厨房也没有他的身影,即使这样我也没想过他会离家出走。直到打开衣柜,发现他的衣服不是一两件地减少,而是消失了一半。我慌张地打了他的电话,关机。在鞋柜上终于找到他留下的讯息:“国,我走几天。”他知道我有出门前检查鞋柜的习惯,所以这么做了。

与我一起生活多年的哥哥,我的恋人,泰亨,就这么走了。直到昨晚我们都好好的,吃完饭一起看了电视,他中午说过想吃某一家的炒年糕,下班后我去看,正好关了门,他也没有感到遗憾的样子,怎么样也不是要离开的前兆。昨晚没有做爱,但睡前抱着吻了他一下。

来到公司,我给他发了...

驾校的一天

金南俊报名了驾校。驾校在山里,山清水秀的,转完两趟公交还要徒步一段山路,路上有五六只中等体型的狗卧着,金南俊一一打了招呼,到达训练场时就迟到了。

教练是个脸很好看的年轻男人,正在吃早饭,比他矮一点,宽肩窄腰,其实他穿着宽松T恤也看不出身形,但金南俊一眼扫过,认定了他宽肩窄腰。

“教练,不好意思,迟到了。”

“没事。表填一下,交钱,摁指纹,照相。”

“好的好的,怎么交钱?”

教练甩出一张纸:“我的卡号。”

金南俊愣了:“这么直接吗?不用走什么程序吗?”

教练说:“驾校是我开的,走什么程序。”

金南俊交钱,摁指纹,照相,照相的时候他忍不住笑,教练说:“你别笑,你这样不太严肃,这个照...

爱情的可能

国旻:短信(粗口)

南硕:鞭子(M攻S受)

珍糖: (微果糖)

珍旻:裙子 (性别认同障碍)

糖V :冬月(继兄弟)

果珍:镜头(微南硕)

围巾:明信片(微南硕)

糖锡:台风(暴露癖)

果糖:咖啡(微糖珍/南硕)

珍锡:HER(双性转百合向)

霜花/糖锡:谢礼(下药)

国泰旻:同行(九五性转/3匹)

果糖/糖旻:断指(上) (下) 


——

可能持更

我们的时间

九五/南硕/珍旻


#第一章


硕珍哥发来短信时,泰亨正在拯救倒塌的汉堡,他不听我的劝阻,执意要将快餐加热,现在汉堡的废墟旁还有一滩软掉的薯条。

我将沾了油的手指在湿巾上擦了擦,点开信息,硕珍哥说:“智旻,你上次说的碟片找到了,晚上来我家看吧。”

回了个“好的,哥。”附带上可爱的表情。发送后我对泰亨说:“考试院有事,一会我出去一趟。”

泰亨把散掉的汉堡勉强抓在手里,话语因为嘴里塞满食物变得含糊不清:“又加班吗?这份兼职会不会太辛苦。”

“还行吧。”我已经心不在焉。

出门的时候泰亨让我带上钥匙,说他或许会因为戴着耳机而听不到敲门声。我背着包,一副要出远门的样子,事实上却只是去楼...

1 / 5

© _万分温暖 | Powered by LOFTER